🏡
PTT小說網
x
    噗通!啞巴最終還是沒能逃過林逸這一巴掌,五行殺氣對於他這樣一個築基初期高手而言是絕對致命的超級殺人技,憑空留下一道淒厲的血弧之後,整個人直接就沉屍海中,公海殺人倒也省事,連毀屍滅跡都用不着了。

    “老……老大,這樣就完事了?”大豐哥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從剛纔發現啞巴是臥底之後他就雙腿忍不住有些發軟,尤其聽說這傢伙居然還是天道期高手,更是嚇得心驚肉跳,結果轉眼之間就被林逸一巴掌扇死了,這個轉折來得實在太快,他有點接受不了。

    “要不然還怎麼樣?”林逸看了他一眼,心道自己這次突然過來雖然是令大豐哥暴露了,但同時也相當於替他解決了一個天大的隱患,算是沒有來錯,要不然日後什麼時候大豐哥同吳臣天他們聯繫被這傢伙發現,而自己又不在的話,那才真正要命。

    “太嚇人了,中心總部爲了調查我這個小人物居然出動如此高手,還真看得起我啊!”大豐哥後怕得渾身發抖,連忙抽根菸壓壓驚。

    “你還是趕緊再好好想想吧,看看手底下還有沒有其他可疑人物,有的話趕緊收拾掉,免得日後性命不保。”林逸提醒道。

    大豐哥皺着眉頭仔細想了半天,搖頭道:“沒有了,這兩年新人就啞巴一個,其他都只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外圍,要不老大你再幫我看一下?”

    他本來是很自信,但出了今天這檔子事後也覺得不踏實了,萬一遊輪分部這些小弟裡面還藏着別的二五仔呢?

    “遊輪上這些人我上來的時候就看過了,都是些普通人,就算不是也實力不高,應該不會是中心總部的人手。其實也不難理解,這次中心總部爲了調查你出動一個築基初期高手已經綽綽有餘了,再派其他人也是畫蛇添足,你現在真正的麻煩其實還是在這個啞巴身上。”林逸微微皺眉道。

    “老大你的意思是,他死了之後中心總部還是會懷疑我?”大豐哥又是一驚。

    “不錯,我們不知道他是怎麼跟中心總部聯繫的,也不知道他以前彙報過什麼東西,他這一死,中心總部肯定會有所動作,不過不幸中的萬幸是,他是一個築基初期高手。”林逸忽然笑道。

    “什麼意思?”大豐哥沒聽明白。

    “以他築基初期的實力,你們肯定是殺不了他的,所以中心肯定不會把嫌疑放在你們身上,剛好現在太古聯盟出來世俗界歷練,只有太古聯盟的人才有這個實力殺死他,所以中心的注意力肯定會放在太古聯盟身上。”林逸分析道。

    “原來如此,那敢情好,我還真得謝謝這個什麼太古聯盟替我背黑鍋了。”大豐哥頓時鬆了一口氣。

    “不過你也不要太大意,中心總部說不定還會再派人過來,接下來你就儘量保持低調吧,沒什麼事也不要去跟吳臣天他們聯繫了,一切事情等風頭過了再說。”林逸叮囑道。

    “老大放心,我們紅色海螺國內分部好歹也是一大勢力,以現在的情況中心總部真要對我下手,那就相當於把整個分部連根拔起了,除非他們發現確鑿的證據,否則應該不會拿我怎麼樣的。”大豐哥總算恢復了鎮定,拍着胸脯自信道。

    “嗯,還是那句話,小心無大錯,切記切記。”林逸再三叮囑,不管怎麼說大豐哥都已是自己人,他不希望大豐哥出事。

    大豐哥連連點頭應是,林逸這邊卻在心中生疑,中心什麼時候弄出築基初期高手了?要說這是太古聯盟的人,那倒一點都不奇怪,可這是半年前就派出來的臥底啊,以世俗界的靈氣條件怎麼可能會出現築基初期高手?

    “林逸老大,你說我要不要借這個機會試探一下中心總部的反應?”大豐哥這時候忽然靈機一動道。

    林逸聞言眼睛一亮,這倒確實是一個機會!不過隨即就搖頭道:“這個啞巴是中心總部派出來的臥底,理論上你是不知道他身份的,你怎麼跟中心總部彙報?冒然提出來沒有任何意義,反而只會平白增加你的危險,一旦中心總部對你的猜疑加重,那你的處境可就不太妙了。”

    中心總部既然有能力派一個築基初期高手過來潛伏臥底,那麼想要取大豐哥的性命更是易如反掌,只要他們下定決心。

    “是是,我也知道這很冒險,但這確實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老大你不覺得嗎?”大豐哥仍舊爲自己這個神來一筆的點子興奮不已。

    “好吧,確實是個難得的機會,那你準備怎麼說?總不能說一不小心發現了啞巴的身份,然後又一不小心弄死了這個傢伙吧?”林逸看着他道。

    “當然不會,老大你剛纔不是說了那個什麼太古聯盟嘛,我把黑鍋全部推倒太古聯盟頭上去就行了,而且算算日子也差不多到例行彙報的時候了,順嘴跟他們提這件事應該不會太突兀吧?”大豐哥很是自信的嘿嘿笑道。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既然真要這麼做,那就得好好設計一下措辭,不說天衣無縫,那也至少得讓人聽不出破綻才行。”林逸沉吟了片刻,嘴角忽然彎起了一絲弧度:“我倒是有個不錯的點子。”

    半小時之後,大豐哥帶着林逸來到了他的專屬辦公室,裡面除了一張書桌一臺電腦之外,其他什麼都沒有。

    大豐哥給林逸使了一個眼色,隨即便打開電腦,桌面上總共就只有一個程序:請求通話。

    這是大豐哥唯一的權限,每月他都可以請求跟中心總部通話彙報,當然決定權不在他身上,有沒有這個機會全看上頭的意思。

    十分鐘之後,電腦屏幕忽然畫面一變,變成了一個漆黑的人影,一個帶着幾分沙啞的中年男子聲音隨之從中傳來:“距離例行彙報還有兩天,這次爲什麼要提前?”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