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冷冷臉色一白,不過腳下卻沒有任何動作,就這麼倔強的看着冰無情,咬牙道:“冰師叔,對不起,我現在還不能回去。”

    “我說跟我回去。”冰無情的語氣不容置疑,身上強大而冰冷的氣勢陡然爆發,瞬間壓迫於在場每一個人的頭頂。

    衆人雖然都是天階大圓滿高手,但對方卻是金丹初期,彼此實力差距實在太大,單是冰無情這份氣勢就已令他們有些吃不消了,一個個頓覺不妙,如臨大敵。

    “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冷冷是絕對不會跟你回去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應子魚跳出來叫道,語氣神態儼然還有幾分當年小太妹的影子,她跟冷冷相處的時間雖然不多,不過出乎意料的是她居然是衆人之中跟冷冷關係最好的一個,天知道她倆是怎麼找到共同語言的。

    “哼。”冰無情冷哼了一聲,不見他有任何動作,那股無形之中的冰冷氣勢居然強壓嚮應子魚一個人,應子魚雖然也是天階大圓滿,但卻升級不久,她無論實力還是基礎都是衆人之中墊底的存在,哪裡經得住如此壓迫,膝蓋一軟差點就要當場跪下,不過最後還是被她強咬着牙死死撐住了。

    宋凌珊和吳臣天衆人見狀連忙將她護在身後,只可惜他們的實力同樣好不到哪裡去,面對冰無情的壓迫,他們能夠站穩身形就不錯了,根本做不了其他任何事情。

    無情冰勢!辛易捷看着這一幕皺了皺眉,他雖然沒有跟冰無情交過手,但對冰無情這一手標誌性的招牌能力卻是有所瞭解的。

    照理來說即便是金丹期高手,想要單憑氣勢壓迫住這麼多天階大圓滿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冰無情卻能做到,因爲他的氣場與他體內的真氣已經合爲一體,所以他的氣場纔會如此具備壓迫性和攻擊性,也正因此站在他身邊的人都會被冰凍得瑟瑟發抖。

    當然,冰無情現在肯定沒有動真格,要不然這些人早就變成一具具冰雕了。在他招牌性的無情冰勢面前,根本沒有幸存下來的可能。

    看着衆人辛苦堅持的表情,辛易捷有些猶豫要不要出面阻止,不過冰無情到目前爲止並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只是單純用最輕程度的無情冰勢震懾衆人而已,他即便想要阻止也有些師出無名,最終還是決定暫且袖手旁觀。

    這時候,冷冷已經站了出來,冰無情是衝着她來的。無論如何都不能連累大家。

    “不跟我回去會是一個什麼下場,你應該很清楚。”冰無情面無表情的看着她道,他跟冷冷沒有交情,跟冷冷的師父也沒有交情,跟雪劍鋒和他那個副掌門老子同樣沒有交情,他只是執行任務,僅此而已。

    不過今天見到冷冷之後,他倒是生出了幾分淡淡的欣賞,不管雪劍鋒怎麼挑撥離間,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連升兩級本就證明了冷冷的超強資質。換做其他人即便給他嗑再多丹藥也是白搭。

    當然欣賞歸欣賞,冰無情人如其名,他可不會因爲這點觀感就影響自己的行動,如果這時候冷冷敢說一個不字,那就是叛門弟子,他照樣說殺就殺,絕不會有半點拖泥帶水。

    “我……”冷冷的表情十分掙扎,就這麼跟冰無情回去就意味着她將從此與林逸天各一方,說不定這輩子都不會有再見的機會,她纔剛剛心有所屬。怎麼可能就這麼離開林逸?

    可如果她不跟冰無情回去,大家勢必都要因爲她而遭殃,這些都是林逸的紅顏至愛和過命兄弟,對她又都十分友好熱情。她又怎麼能因爲一己之私連累大家?

    兩難之選,冷冷此刻就像站在沒有退路的山頂,前進一步是萬丈懸崖,後退一步同樣是萬丈懸崖。

    冷冷猶豫的同時,壓迫在衆人身上的無情冰勢漸漸加重,實力最弱的應子魚第一個支撐不住。噗通一聲跪了下來,不過卻仍然在大喊:“冷冷姐不要猶豫,我們跟你同進同退!”

    “對,同進同退!”其他人也跟着大喊道。

    離她最近的宋凌珊拉了拉她的手,強行擠出了一個溫和的笑臉:“從你跟林逸走到一起的那一刻開始,我們就是一家人,生死相從的一家人,你沒有跟他回去的理由,所以你不需要猶豫,知道嗎?”

    “凌珊姐……”冷冷從來都不是一個容易動感情的人,但她此刻的鼻子卻不禁有些發酸,強忍着落淚的衝動道:“還有大家,請幫我跟他說一聲,我先回去了,我在太古小江湖等他來,一輩子都等他來。”

    說完,冷冷便不顧衆人的勸阻,邁步向冰無情走去,她比誰都不願意離開這裡,但是現在她必須離開這裡,衆人如此有情有義,她更不能因爲一己之私害了大家。

    冰無情看着這一幕微微點頭,既然冷冷如此識相,對他來說也不是壞事,省了不少麻煩。

    至於站在一旁的辛易捷,對此也沒有多說什麼,這個結果對他而言算是皆大歡喜,冰無情這邊可以交代,林逸那邊也可以交代,如非必要,他實在不想鬧出什麼亂子來。

    眼睜睜看着冷冷走到冰無情的身後,宋凌珊和吳臣天衆人羣情激奮,但卻一個個被無情冰勢壓迫得根本喘不過氣來,更別說站出來阻止了。

    “走吧。”冰無情說了一聲,扭頭就要帶着冷冷離去。

    就在這時,靈眼旁邊的小木屋來忽然傳來一個帶着幾分玩味的聲音:“就這麼走了,不跟我這個老頭子打個招呼嗎?”

    伴隨着話音,林東方和青姨緩緩從小木屋中走了出來,完全無視周圍無處不在的無情冰勢,就這麼旁若無人的走到了冰無情面前。

    冰無情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林東方在他眼裡就是一個平凡無奇的老頭,但正因爲如此才令他覺得不可思議,用腳趾頭也想得出來,能夠站在這裡的人自然不會是什麼平凡老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