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現在見識了林東方深不可測的恐怖實力之後,辛易捷要是還敢隨隨便便自作主張,那絕對是腦子進水了。

    “無所謂,放了也行,殺了也行,你覺得怎麼方便就怎麼來,我沒意見。”林東方一臉的無所謂。

    “那就放了?”辛易捷小心翼翼道,雖然嚴格來說冰無情二人其實是上門挑事,照着太古小江湖的規矩就算直接弄死也無話可說,不過這就意味着同雪劍派徹底撕破臉皮,畢竟無論冰無情還是雪劍鋒對於雪劍派都不是可有可無的小人物,如非必要,辛易捷並不想把樑子結得太深。

    “可以。”林東方隨口應道。

    “好,那我這就讓人把他倆擡走,免得擾了林前輩的清靜。”辛易捷鬆了口氣,要是林東方不好說話一點硬要殺了兩人,他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那樣麻煩可就大了,不僅是往死了得罪雪劍派,回頭連自己北島青雲門的高層都得落埋怨,落個裡外不是人。

    兩人當即被人當成死狗一樣拖走,消息傳出,不僅是雪劍派這些弟子,其他所有太古門派的歷練弟子集體轟動了,無論冰無情還是雪劍鋒,在太古小江湖那可都是名人啊,居然被打成這副樣子,着實令人大跌眼鏡。

    終於,雪劍鋒昏迷了不知多久之後,幽幽轉醒過來,一股蟄伏已久的劇痛在他恢復神智的那一刻瞬間遍佈全身,雪劍鋒頓時倒抽一口冷氣,痛嚎不已。

    然而更讓他絕望的事情還在後面,全身上下傳來劇痛之後,他竟一時站不起來,而一旦他強行運轉體內真氣,那種劇痛就會立馬暴漲數倍,簡直令人慾仙欲死。

    “怎……怎麼會這樣?!”雪劍鋒強忍着鑽心劇痛,強行掙扎着跌跌撞撞的從牀上滾了下來。

    這時背後不遠處忽然傳來一個毫無感情的聲音:“經脈斷成這個樣子還能爬起來,你這個所謂的太古聯盟築基第一人倒也不是一無是處。”

    “冰師叔?”雪劍鋒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不知何時已經被人搬回到了房中,而背後角落陰影處赫然斜坐着一個人影,正是冰無情。

    冰無情沒有吭聲,整個人就這麼靜靜的坐在陰影之中,全身上下仍然透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冰寒氣勢,不過卻遠遠不如之前那般盛氣凌人,反而變得有些陰冷起來。

    “冰師叔,那些傢伙居然膽敢這麼對我,您可得替我做主……”雪劍鋒話說到一半忽然愣住。

    他是沒看到冰無情被林東方一拳摧毀丹田的那一幕,不過他畢竟不是瞎子,此刻冰無情的悽慘狀態他還是看得出來的,右手彎成一個詭異的弧度明顯已經被廢了,而且冰無情整個人的狼狽狀態跟他之前如出一轍,從頭到腳分明就是丹田被廢的表症啊!

    “那個老頭深不可測,我不是對手。”冰無情的語氣仍舊沒有半點波動,不過陰影籠罩下的眼神卻分明多了幾分怨毒。

    從他練成無情冰勢一直到今天,還從來沒有遭遇過如此之大的打擊,沒想到這一次離開太古聯盟居然踢到了鐵板,而且還把自己生生摧殘成了一個廢人,他要是這樣都不心生怨恨那就不是人了。

    “怎麼可能?”雪劍鋒被他這話震驚得目瞪口呆,直到這時候才明白過來自身處境,冰無情右手和丹田全部被廢,成了一個廢人,而他自己經脈斷裂,同樣成了一個廢人!

    押送冷冷,以冰無情的強大實力再加上他本來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他哪想得到事情居然會發展成這個樣子,太離譜了吧?!

    “那……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雪劍鋒慌忙問道,眼下這種情況已經完全脫離了控制,他已經有些手足無措了。

    “等。”冰無情語氣冰冷的吐出一個字。

    “啊?”雪劍鋒一愣。

    “我已經把消息傳回雪劍派,如果一切順利,我們可以得到療傷丹藥,而且會有實力更強的幫手。”冰無情沉聲道。

    在旁人眼裡他是一個傲氣十足的天才高手,然而事實上他從來不把所謂的面子當一回事,正如之前形勢不妙他毫不猶豫就拿冷冷做文章一樣,如今既然知道林東方實力深不可測,那麼從雪劍派叫幫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並沒有絲毫猶豫和顧慮。

    “那如果不順利呢?”雪劍鋒聞言不由皺了皺眉。

    冰無情沉默以對,這個問題不需要他回答,他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如今他和雪劍鋒都是毫無實力的廢人,如果雪劍派不給他們療傷丹藥,不派出實力更強的高手,他倆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不,不會的,有我老爹在,門派高層不會置之不理的,絕對不會!”雪劍鋒只得如此自我安慰,然而這一次即便他心中也沒有什麼底氣,可一不可再,他老子畢竟只是門派副掌門啊。

    太古小江湖,雪劍派。

    議事大廳氣氛一片凝重,所有門派高層全員到齊,而衆人面前則擺着一份求援信,來自於冰無情的求援信。

    聽完求援信上的內容之後,所有門派高層集體面面相覷,這上面的內容實在是匪夷所思,世俗界居然存在着能夠一招廢掉冰無情的高手,這可能嗎?!

    當然,誰都知道冰無情不可能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只能說時隔千年,無論他們也好,還是其他太古門派高層也罷,都對世俗界瞭解得太少太少了。

    掌門洪慶元用手指頭輕輕點了點桌子,神色平靜的開口道:“好了,信上的內容大家都已經瞭解了,說說你們的看法。”

    “報復!當然是報復!”雪立平第一個跳出來叫道,他是雪劍派副掌門,同時也是雪劍鋒的老子。

    衆人的目光集體落在他身上,等待他繼續說下去,雪立平當即義憤填膺道:“我雪劍派捉拿叛門弟子乃是理所應當的事情,誰都無權阻攔,北島青雲門非但私藏冷冷不說,還出手打傷我們的人,將冰無情和我兒子雪劍鋒打成廢人,這也太猖狂太囂張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要是我們連這種欺負到頭上的惡氣都能忍下去,那可是會被其他太古門派看扁的,身爲十小門派家族之一,這個臉咱們雪劍派恐怕丟不起吧,諸位以爲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