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知道就好,還有一點你記好了,從現在開始叫我黑衣神秘人,尤其當着其他人的面,絕不能叫我眼鏡博士,知道嗎?”眼鏡博士正色道。

    “黑衣神秘人?”大豐哥一愣,心想估計是這傢伙擔心暴露真實身份,不想以真面目示人,所以才弄了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代號。

    殊不知,眼鏡博士之所以這麼做其實更主要是故意模仿天階島上的黑衣人,如今世俗界中心總部一舉一動都在向天階島那邊看齊,不僅是技術,就連人員配置和行事手段也都在跟風模仿。當然,眼鏡博士這麼做還有另外一個更主要的目的,裝逼。

    不過也並不完全是爲了裝逼過癮,眼鏡博士說白了就是想趁這次機會轉型,雖然他提出了太古計劃,但如果他一直只是頂着眼鏡博士的名頭,以後必然還是會被先入爲主的當成科研人士,他畢竟沒有像藍小茹那樣的背景,只靠一點科研成果是不可能真正擠進高層圈子的,所以轉型勢在必行,這次就是絕好的機會。

    “記着,千萬別再喊錯了。”眼鏡博士不厭其煩的又叮囑了一句。

    “是是,眼鏡……哦不,黑衣神秘人,那咱們接下來怎麼辦?”大豐哥請示道,他只是一個明面上的幌子負責人而已,具體每一步行動都必須向眼鏡博士請示,一旦擅自行動引起懷疑,後果不堪設想。

    “咱們先在神農架外圍駐紮,然後你讓京太揚去裡面探探情況,摸清楚虛實再定下一步計劃。”眼鏡博士沉吟道。

    在這十五個築基期高手之中,京太揚並不是實力最強的那一個,不過卻是最可靠的,因爲他是第一個被抓。被藥物洗腦控制的時間最長,一個月來各種監測反應最爲穩定,藥物副作用也已被降到最小。就算放他出去單獨行動也不太會出現意外,而要是換做其他人。如果沒有人在一旁盯着還真不好說。

    “明白。”大豐哥點點頭,當即就去安排。

    一日之後,京太揚從神農架深處回來了,帶回來的消息卻令他們大吃一驚,作爲太古聯盟歷練弟子聚集點的那座山門居然人去樓空,京太揚四處晃了一圈,愣是沒有找到半個人影。

    “怎麼會這樣?”眼鏡博士百思不得其解。

    “會不會這些傢伙提供的情報有誤?”大豐哥忍不住猜測道,他指的自然是這些被藥物洗腦控制的太古聯盟築基期高手。畢竟神農架這個聚集點就是從他們身上得知的。

    “不可能。”眼鏡博士果斷搖頭,雖說藥物洗腦控制這個辦法必然有副作用,尤其會對大腦造成不可逆的損傷,哪怕以中心總部的技術也只能做到儘量控制減小副作用,而不可能完全消除。

    就拿狀態最好的京太揚來說,他現在看起來幾乎跟被控制之前沒什麼兩樣,但如果跟他熟悉的人接觸多了就能發現,京太揚早已不是原來的京太揚,破綻太多了。

    說到底,藥物確實可以洗腦。但這只是用來控制人心的下策。

    不過凡事都有兩面,藥物控制雖然會有副作用會留下破綻,卻有一點是其他辦法怎麼都比不了的。被藥物洗腦控制的人不會撒謊,這可是最深層次的超級催眠,這種情況下要是還能撒謊,除非那人是神仙。

    “爲什麼?”大豐哥雖然掛着一個外圍研究員的身份,對這些事兒卻是一竅不通。

    眼鏡博士看了他一眼,懶得具體解釋,便隨口道:“神農架這個聚集地的情報,是分別從他們十五個人的口中問出來的,就算其中有人撒謊。難道還能全部人一起撒謊不成?”

    “那怎麼會這樣?”大豐哥仍舊一臉疑惑。

    “依我推測,估計是太古聯盟這些人近期發生了什麼變故。所以纔會突然之間人去樓空,而京太揚他們又一直都在外單獨行動。從來不跟這裡聯繫,不知道這個情況也不奇怪。”眼鏡博士分析道。

    “眼……哦不,黑衣神秘人,那您說咱該怎麼辦?”大豐哥只得問道。

    “接下來就該是你建功的時候了,國內的情況你比我熟,而且還能動用紅色海螺的人脈,我估計這事兒動靜肯定不會小,由你出面應該不難打探到消息,至於京太揚他們就先在這裡駐紮下來吧,由我親自看着。”眼鏡博士說道。

    大豐哥聞言眼睛一亮,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機會,當即連連點頭道:“行,您就瞧好吧。”

    從駐紮地出來,一直遠離了神農架地界,確定眼鏡博士和京太揚那些人都沒有跟着自己,大豐哥這才連忙撥通了林逸的電話。

    焦急等了片刻,電話這才終於打通,對面隨之傳來林逸的聲音:“喂?哪位?”

    聲音雖然平淡,不過這都是僞裝出來的,他很清楚這就是大豐哥的號碼,只不過是爲了防中心總部一手,所以才故意裝作不知情的樣子,這樣即便是中心總部的人拿大豐哥手機進行試探也不至於在自己身上找到破綻。

    與此同時,林逸也忍不住暗自慶幸,虧了這些日子反應過來手機不能習慣性收在玉佩空間之中,所以寧可拼着多耗費一些神識能量也要隨身攜帶,要不然玉佩空間之中沒有信號,大豐哥根本找不到他。

    “林逸老大,是我,大豐。”大豐哥連忙道。

    “你可算出來了!情況怎麼樣?一切還順利嗎?”林逸連忙問道,難怪他喜出望外,整整一個月音訊全無,他甚至都一度以爲大豐哥已經被識破遇難了,只是抱着最後一絲僥倖心理才繼續在外界逗留。

    “有些波折,不過總體還算順利,我打探了一些中心總部的消息,相信對老大有用,咱們是約個地方見面細說,還是就在電話裡說?”大豐哥有些壓抑不住興奮道。

    “你現在什麼處境?”林逸問道。

    “我在神農架出口,他們讓我出來打探消息,所以獨自一人,還算安全。”大豐哥嘿嘿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