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人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們打電話的同時,神農架駐紮地之中,眼鏡博士冷笑着將他們的通話一字不落全部聽在了耳中。■■▲〓一看書

    真要說起來,大豐哥其實已經很小心了,哪怕在中心總部的時候沒有半點信號,他的手機也一直都是貼身攜帶,爲的就是防止被中心的人暗中做什麼手腳,否則到時候他跟林逸的電話一旦被監聽到就會直接暴露身份。

    只可惜他還是太低估了中心總部的手段,以他們的科技實力,想要監聽一個電話那不過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根本都用不着在他手機上做手腳,直接進入通訊網絡就能輕輕鬆鬆搞定,畢竟他們這個又不是加密電話,只不過是普通電話而已。

    眼鏡博士不僅聽到兩人的通話,而且還將錄音轉給了中心總部的藍小茹,咬牙切齒道:“哼,這傢伙果然是吃裡扒外的內鬼,當初一號的事情肯定就是他跟這個林逸弄出來的,什麼辟邪門什麼血屍蟲,故事編得還挺圓乎,我還差點真信了他的鬼話!”

    “我倒是不覺得有什麼意外,大豐雖然這個月來表現得很老實,行事也沒有露出半點破綻和馬腳,但就是這樣才讓人覺得可疑。”藍小茹淡淡道。要看書.書1書k◆a書n◆s一h看u_._c

    “藍博士,我這就讓人把這個混賬王八蛋抓回來,替咱們中心總部清理門戶!”眼鏡博士惱怒道。

    “慢!”藍小茹卻阻止道:“你非但不能抓他,反而還要好好把他留在你的身邊,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生,懂我的意思嗎?”

    “藍博士你是想放長線釣大魚?”眼鏡博士聞言一愣。

    “不錯,我們現在對太古聯盟的消息掌握得還遠遠不夠充分,而那個林逸明顯對此瞭如指掌,留着大豐這個‘內線’,很多事情都能方便一些,只要是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就讓大豐去做,相信他會給我們好消息的。”藍小茹微微一笑。

    “將計就計。果然還是藍博士高明啊!”眼鏡博士順勢拍了一記馬屁,不過隨即又問道:“既然如此,那咱們不如干脆順藤摸瓜,把那個林逸抓起來不就得了?”

    “不妥。林逸這個人我早就在關注了,只不過前些年突然消失,應該是去了天階島,不過我現在有些不太明白的是,他怎麼突然又回來了?還是說他當初壓根就沒去成?”藍小茹不禁有些疑惑道。△一※看書.書1一k要a□

    “對了!”眼鏡博士聞言突然一拍腦袋。興奮道:“藍博士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前兩年天階島那邊不還傳來過一份信件,我當初機緣巧合瞄過一眼,寄件人好像就是林逸,應該是同一個人吧?”

    “嗯,我也有點印象,具體是不是讓人覈查一下就知道了,不過如果真是同一個人的話,我們就更加不能打草驚蛇了。”藍小茹沉吟道。

    “爲什麼?”眼鏡博士不禁有些奇怪,林逸就算真的去了天階島。在他看來也不過是區區一介小人物而已,還用得着藍小茹這麼上心?

    “天階島和世俗界之間的傳送通道是咱們中心的最核心機密,而就算是咱們這個傳送通道,也不可能輕易傳送一個活人回來,這個林逸卻活生生的出現在了世俗界,你不覺得這裡面必定大有玄機嗎?”藍小茹頓了頓,深吸一口氣道:“而且據我所知,這人的身份並不簡單……”

    “怎麼個不簡單?”眼鏡博士頓時越好奇了。

    “也沒什麼,該你知道的時候自然就會告訴你。”藍小茹臉色一變,她雖然有心扶植眼鏡博士做自己的左右手。不過就眼鏡博士現如今的地位還沒資格接觸這種層次的消息,只得中止話題道:“算了,這件事我會問問天階島那邊,你只要記住一點就行了。千萬不要打草驚蛇。”

    “是,我明白了。”眼鏡博士沉聲點頭。

    三天之後,大豐哥風塵僕僕的回來了,之所以要花這麼多時間,純粹就是爲了裝樣子,要不然他若真是隨便出去晃了一圈就帶着消息回來。正常是個人都得起疑,哪怕他是紅色海螺分部一把手也不可能效率這麼高,畢竟這可是連中心總部的情報網都打探不出來的事情。

    “怎麼樣?有什麼收穫嗎?”眼鏡博士果然照藍小茹吩咐,裝着茫然不知情的樣子迎了上來。

    “我這幾天試了所有辦法,你猜怎麼着,還真被我打聽到一個消息。”大豐哥故意賣關子道。

    “到底什麼消息?你快說啊!”眼鏡博士其實早已知情,不過還是在陪着他演戲。

    “我打聽到神農架深處的這座山門之內有個傳送陣,不過並不是直接通向太古小江湖,而是通向一箇中轉地,太古聯盟的人很可能就集中在那裡!”大豐哥故作興奮道。

    “哦?竟有這種事?”眼鏡博士故作詫異,這倒不完全是裝出來的,當初監聽電話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確實震驚了一把,就連藍小茹也是一樣,他們藥物控制了十五個太古聯盟高手,如果問得仔細一些,原本是可以知道這個情況的,只可惜他們誰也沒有想到太古小江湖和世俗界之間居然還有一箇中轉地,他們不問,這些太古聯盟高手自然也就不會主動提起了。

    “眼鏡……哦不,黑衣神秘人,要不咱們現在就去看看?”大豐哥有些迫不及待的提議道。

    “好,你叫上京太揚他們,現在就出。”眼鏡博士當機立斷。

    一衆人當即來至神農架深處的山門,跟原來一樣,這地方還是一個人影都沒有,在京太揚這些人的指引下,大豐哥和眼鏡博士很快就找到了後院角落的傳送陣。

    “這玩意……怎麼用啊?”大豐哥研究了半天不由有些傻眼,對於他來說傳送陣可是實實在在的稀罕東西,別說沒有用過,就連見都從來沒有見過。

    “傳送陣需要靈玉才能開啓。”京太揚湊上來說道,雖然是藥物洗腦控制,但他自己可沒有什麼被強迫的感覺,反而很自然的將自己當成了中心一份子,見縫插針的想要立功往上爬,不僅是他,其他那些人也都一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