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這個元神狀態來去無蹤,神不知鬼不覺,一般人很難察覺得到,而眼鏡博士顯然又不是什麼高手,壓根就沒察覺到林逸就飄蕩在自己頭頂上空。:3w.しwxs520.com

    至於其他分散行動的京太揚衆人,林逸並沒有刻意去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一來是沒辦法全部監視,二來他只要盯着眼鏡博士和大豐哥這邊,自然一切都能瞭如指掌,根本犯不着那麼麻煩。

    跟眼鏡博士一樣,大豐哥渾然沒有察覺到頭上的林逸,還在暗暗着急該怎麼聯繫林逸呢,眼珠子一轉便找眼鏡博士抱怨道:“這都過去大半天了,怎麼京太揚他們一點動靜都沒有啊,不會出什麼事了吧,要不要我偷偷出去瞄一眼?”

    “你?你又不是太古聯盟的人,出去瞎晃被人看到了怎麼辦,這些可都是築基期高手,甚至還有金丹期的,你小子不怕死啊?”眼鏡博士瞥了他一眼道。

    “應該不會吧?這羣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聚集在這裡的人也不算多,只要我小心一點,不會被人發現的。”大豐哥自信道,他其實就是想出去碰碰運氣,依他推測這麼幾天過去林逸也該回來了,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被他碰上,免得不明不白中了眼鏡博士這些人的陰招。

    眼鏡博士聞言心下暗笑,早就知道大豐哥的底細,他當然能猜出來大豐哥在想些什麼,如果在外面的話倒是可以將計就計,只不過這個羣島是太古小江湖和世俗界的中轉地,理論上只有太古聯盟的人才會出現在這裡,一旦大豐哥被人發現很容易壞了大事,所以只能放棄這個念頭。

    “稍安勿躁,這纔剛剛過去一天而已,我相信很快就會有消息的。”眼鏡博士說罷不給大豐哥繼續囉嗦的機會,直接道:“就這樣吧,我先休息一下,你來盯梢。”

    大豐哥只能無奈作罷。之後沒過半天,京太揚這些被派出去調查的築基期高手便陸續找過來彙報情況了,他們畢竟本來就是各自門派的弟子,而且也不是一起出現。只不過是各自回去各自門派專屬的小島罷了,故而並沒有引起衆人太多的疑心,很快就打聽到了各自門派最近的情況。

    綜合了衆人稟報的情況之後,眼鏡博士若有所思道:“這麼說來,其他太古門派都相安無事。最近風頭最盛的就是北島青雲門,還有吃了大虧的雪劍派嘍?”

    “不錯,大家一直都在議論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雪劍派這回可真是灰頭土臉,顏面大失啊。”立功心切的京太揚搶着回道。

    在場衆人之中雖然沒有雪劍派弟子,但這件事鬧得如此之大,他們想不知道都不可能,何況羣島就這麼大,難得鬧出點新鮮事件。衆人平常聚在一起除了議論這個實在也是沒別的談資可說了。

    “一個金丹初期的冰無情,一個築基大圓滿的雪劍鋒,前後兩任太古聯盟築基期第一高手,如今卻都被人打成了廢人,這倒是有點意思了。”眼鏡博士捏着下巴沉吟道。

    “不僅如此,這倆人自從被打廢掉之後,據說就一直躲在林間小木屋中不出來,連他們自己雪劍派的人都不見呢!而且事情過去這麼多天,太古小江湖那邊只是象徵性的傳了一封信回來,既沒丹藥也沒派人增援。都說雪劍派高層已經放棄掉這倆人,嘿嘿。”京太揚繼續道。

    “不會吧?既然是這麼牛逼哄哄的高手,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被放棄了?”大豐哥聽得一臉莫名。

    “大豐哥您有所不知啊,太古聯盟的人說好聽了是務實。說難聽了其實就是勢利!冰無情和雪劍鋒雖然都是聲名大噪的天才人物,如果只是正常受傷的話,那雪劍派無論說什麼都會保下他們,畢竟日後培養起來可都是門派棟樑,可他們現在都成了廢人,廢人還有什麼用。被他們雪劍派高層放棄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一點都不奇怪。”京太揚連忙搶着解釋道。

    大豐哥跟黑衣神秘人一樣,對他來說都是頂頭上司,爲了往上爬,當然要討好賠笑了。

    “不錯不錯,我就怕他們一點事情都沒有,現在麼,倒是剛好可以做做文章了。”眼鏡博士忽然饒有興致的笑了。

    “這個怎麼做文章啊?”大豐哥問道。

    “招攬人心,爲我所用!”眼鏡博士興奮的一拍手掌,他這次帶着京太揚衆人進來雖然說是爲了對付太古聯盟這些高手,但無論是他還是藍小茹,都從來沒想過要跟太古聯盟正面爲敵,畢竟那麼做不僅毫無意義,而且全然沒有半點好處。

    他們真正想要做的其實還是跟之前一樣,伺機招攬控制更多的築基期高手,如果在這個地方有太古聯盟弟子落單,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下手,能多一個是一個,只是這種機會顯然不多,所以只能改成更加溫和隱蔽的方式,從強硬直接的藥物控制變爲暗中招攬滲透了。

    正所謂蒼蠅不叮無縫的雞蛋,如果太古聯盟這些人一點事情都沒出,眼鏡博士衆人即便潛入進來也是無機可乘,因爲正常的太古聯盟弟子根本就不會搭理他們,甚至反而會直接動手,而現在,冰無情和雪劍鋒二人則是剛好送上門來的機會!

    “呃……這個要怎麼招攬啊,難道咱們直接過去找人?”大豐哥連忙問道。

    “這個麼……”眼鏡博士想了想,朝向京太揚衆人問道:“你們剛纔說,那個冰無情和雪劍鋒一直都躲在林間小木屋之中不出來見人?”

    “是的,只是我們之中沒有雪劍派的人,更具體的情況就不得而知了。”京太揚回答道。

    “如果那個小木屋位置偏僻的話,我和大豐倒未嘗不能過去走一趟,可現在摸不清具體情況就不好說了,萬一周圍有其他雪劍派弟子活動,被他們撞見就麻煩了。”眼鏡博士說到這裡語氣一頓,看着衆人道:“這樣吧,保險起見只能在你們中間挑個人代勞了,你們誰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