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辦法,都是名藥門在搞鬼,無論咱們這邊弄出一點什麼促銷策略,他們那邊就立馬做出針對性的佈置,尤其還有鄭東昇坐鎮,七品煉丹師的號召力畢竟不簡單,咱們的客源被搶了不少啊。”魏申錦跟着苦笑道。

    “是啊,上次蔡中揚大哥還收到風聲,說名藥門一直都在利用他們的人脈詆譭中傷咱們天丹閣,爲了跟咱們搶生意簡直無所不用其極,太卑鄙了!”雪梨說起這事兒就氣憤不已。

    名藥門這麼做雖然是不擇手段,說出去根本上不了檯面,但以它在中島上百年的底蘊和人脈,效果卻是毋庸置疑,時間一長足可對天丹閣辛苦營造的口碑形成致命影響,而最讓人無奈的是,天嬋幾人就算知道了也是束手無策,因爲詆譭都在暗中進行,他們根本就掌握不到證據,自然也就無從控訴。

    “其實仔細想想,堂堂名藥門居然被逼到這個份上也是夠可笑的了,畢竟有奧田島主的關照,他們明面上不敢對咱們天丹閣下手,所以只能用這種不上臺面的卑鄙手段,一羣小人啊。”魏申錦不屑道。

    “林逸說過對付這種流言中傷,最好的辦法莫過於來一次正面對決,把他們名藥門徹底比下去,流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了,只可惜我的煉丹實力不夠,要是林逸在就好了,去了世俗界整整四個月,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唉……”天嬋有些擔心的看着躺在牀上的林逸肉身,雖說過去這麼久看起來一點都沒有變化,但還是令人擔心不已。

    “這個……上次我陪林逸老大去元神投射的時候,聽那個傳送殿孫管事和南天極光的意思,一次能夠在世俗界待兩個月就已經很不錯了,現在都四個月過去了,不會有什麼意外吧?”魏申錦忍不住嘀咕道。

    兩女本來就有些擔憂,聽他這麼一說頓時更加心慌了,雪梨忍不住道:“要不咱們還是去找人問一下看看吧,要不然心裡總覺得不踏實。”

    “也好,可是這種事情要去問誰呢,總不能去找那個南天極光吧?”天嬋皺眉道。

    “上次元神投射的時候,奧田島主曾經說過咱們林逸老大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如果需要幫忙的話可以去找他,要不我陪天嬋嫂子去島主閣走一趟?”魏申錦建議道,雖說奧田州確實說過這話,可他的身份太低了,只是他自己的話別說求見奧田州,估計連島主閣的大門都進不去,但天嬋就不一樣了,不僅是林逸的紅顏,同時還是天行道的妹妹,在島主閣還是有幾分面子的。

    “好,那就這麼決定了,不管怎麼樣,至少總能求個心安。”天嬋當機立斷決定道。

    與此同時,名藥門這邊佟仰吸也在跟鄭東昇彙報情況。

    “哦?最近這陣子的生意每天都在增長,看起來還不錯嘛。”鄭東昇看着賬簿滿意道。

    “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畢竟咱們明裡暗裡做了這麼多努力,再加上有您這個七品煉丹師親自坐鎮煉丹,要是這樣子都還不能挽回生意,那才真是見了鬼了。”佟仰吸嘿嘿笑道。

    “對了,天丹閣那邊怎麼樣,是不是冷冷清清門可羅雀啊?”鄭東昇一臉玩味道。

    “呃……咱們暗中不斷放出的那些流言已經起作用了,天丹閣這陣子確實是每況愈下,不過總體來說對他們的打擊並不是很大,只能說差強人意了。”佟仰吸攤了攤手。

    “怎麼會這樣?”鄭東昇臉色一沉,林逸和天丹閣早已成了他的眼中釘肉中刺,如今林逸元神投射去了世俗界,正是藉機把天丹閣踩得萬劫不復的好機會,爲此他甚至都不惜利用自己七品煉丹師的影響力親自參與造謠,這樣居然都還只是差強人意?

    “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是不得不說,天丹閣確實不簡單,有一句說一句,它的丹藥稱得上物美價廉,而且這幾年來靠着極品丹藥的噱頭塑造了相當不錯的口碑,只靠咱們幾句流言蜚語,想要讓它傷筋動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佟仰吸無奈搖頭道。

    “這麼說豈不是白費工夫了?”鄭東昇皺眉道。

    “那倒也不是,咱們能做的就是趁林逸不在的時候徹底搶佔高品級丹藥市場,這樣至少對咱們名藥門來說是十分可喜的事情,不過想要藉此真正打擊到天丹閣卻不太現實,畢竟這幾年他們本來就不出售高品級丹藥,頂多就是維持原狀罷了。”佟仰吸苦笑着攤手道。

    “嗯,想想也是,如果只靠這麼點上不了檯面的小伎倆就能解決天丹閣,之前就不會摔那麼大的跟頭了,我們倒是有點想得太過天真了。”鄭東昇這次倒沒有發怒,反而出乎意料的心平氣和。

    “那咱們怎麼辦?那個林逸元神投射的時間也該差不多了,如果等他回來,咱們再想對付天丹閣可就更難了……”佟仰吸不禁有些心急。

    “這個你不必擔心,既然用商業手段對付不了天丹閣,那咱們不妨另闢蹊徑。”鄭東昇若有深意的笑了起來。

    “另闢蹊徑?”佟仰吸不明所以。

    “不錯,你有沒有想過,對付天丹閣的關鍵點並不在我們名藥門,也不在他們天丹閣,而在於另外一個地方,準確的說是另外一個人,奧田州。”鄭東昇故作高深道。

    “代理島主奧田州?”佟仰吸聞言一愣,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確實如鄭東昇所說,奧田州纔是造成眼下這種尷尬局面的源頭所在,要不是有這位大佬在上面罩着,天丹閣早就已經被他們整垮了,根本不可能活到現在。

    “明白了吧,想要對付天丹閣,如果不想辦法對付奧田州,那隻能是隔靴搔癢,註定不可能成功的。”鄭東昇點撥道。

    “話是這麼說,可是對付奧田州?”佟仰吸一臉古怪,不說奧田州本身就是深不可測的大佬,其背後的奧田家族更是天階島有數的超級世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