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以別說區區一個鄭東昇,就算把整個鄭家都搭進去也未必能夠解決得了這種大人物吧?

    “哼,看你這點出息,一聽說奧田州的名字就嚇得腿軟了,就你這樣怎麼能成得了氣候?”鄭東昇冷哼道。

    “可那是奧田州誒……”佟仰吸苦着臉道,鄭東昇好歹還是鄭家的一員,面對奧田州多少還有點說話的底氣,可他不過是鄭家的一條狗而已,真要站到奧田州的對立面去那註定是妥妥的炮灰啊。

    “行了行了,瞧你這副慫樣,我有說過一定會跟奧田州正面衝突嗎?”鄭東昇撇嘴道。

    “不正面衝突?那咱們怎麼對付天丹閣啊,奧田州跟那個林逸的關係似乎相當不錯,他應該不會坐視不管吧?”佟仰吸疑惑道。

    “就算他有心要護着天丹閣,但你別忘了他可是代理島主,這個身份固然代表了無與倫比的權力和地位,不過同時也意味着他一舉一動都必須照章辦事,要不然不僅威信蕩然無存,就連中島長老會也不會放過他。”鄭東昇嘴角咧着一道玩味的弧度。

    佟仰吸臉上滿是不明覺厲,他不是聽不懂這番話,可是想要借島主閣的規矩來對付奧田州,應該沒那麼容易吧?

    “不用露出這種表情,雖然想要做一點確實不容易,但只要計劃到位,並不是沒有可能,只不過咱們這邊在官方目前沒有大靠山,所以暫時只能低調行事。”鄭東昇頓了頓,這才繼續說道:“島主閣一向都是投票決議,如果能夠製造出對天丹閣不利的投票結果,那麼就算奧田州這個島主也不能違背,懂了吧?”

    “是是,可咱們在島主閣的可靠盟友目前就只有吳淼吧,雖然他是常務副島主,可話語權跟奧田州還是沒法比啊?”佟仰吸還是心中沒底。

    “目前是這樣,不過很快形勢就會不一樣了。吳淼已經想方設法去找高層活動,他會把南天極光弄成代理副島主,而且還會把我弄成島主閣首席煉丹師,你要知道這個職位跟島主副島主一樣。對於中島很多事情都有着投票話語權的,這樣一來單單我們三人抱團就已能和奧田州抗衡,如果再想辦法拉攏一個副島主的話,就算奧田州也不可能爲了天丹閣一意孤行,你說呢?”鄭東昇胸有成竹道。

    “原來如此。鄭大師果然英明,如果這個計劃能夠成功,距離天丹閣萬劫不復的日子可就不遠了!”佟仰吸聽得眼睛大亮,這些天他爲此沒少傷腦筋,可謂茶不思飯不想,這下總算可以鬆口氣了。

    “呵呵,你就好好等着看吧。”鄭東昇得意的捋着鬍鬚。

    中島島主閣,天嬋和魏申錦順利見到了奧田州,將林逸的情況說了一遍。

    “不瞞你們二位,其實我最近也在想這件事。林少俠元神投射了這麼久都沒有回來確實讓人意外,不過這種事情我也沒有經驗,知道得實在不多。”奧田州對着兩人搖頭道。

    “呃……”天嬋和魏申錦一陣無語。

    “不過你們也不要擔心,這樣吧,我把南天極光找過來問下,畢竟他是唯一有元神投射經驗的人了,他應該能夠知道點什麼。”奧田州提議道。

    “好,那就有勞奧田島主了。”天嬋感激道,其實一開始他們也是這個念頭,只不過南天極光畢竟是對頭人物。他們就算冒然去問了也不會有結果,如今有奧田州代爲出面那就再好不過了。

    “不必客氣,林少俠的事就是我的事。”奧田州笑了笑,隨即便吩咐人去傳喚南天極光。

    片刻後。南天極光急吼吼的趕了過來,如今正是吳淼幫他運作代理副島主位置的關鍵時候,無論如何都不能得罪奧田州,一聽到奧田州傳喚,自然就第一時間趕過來了。

    不過等聽完奧田州的問題之後,南天極光不由嘴角抽了抽。他還以爲是關係着自己前途命運的大事情呢,一路上搞得躊躇滿志做好了各種心理準備,沒想到居然是叫他來給天嬋兩人解惑,這種心情實在是讓人無奈。

    但是既然奧田州發問了,他也不敢不答,只得回道:“根據我的經驗,正常來說兩個月就差不多已經是極限了,至於四個月,這個時間實在是長得有點過頭,我覺得很有可能是出什麼意外了。”

    “什麼?”天嬋和魏申錦同時嚇了一跳。

    “提醒一句,你最好只說你有把握的事情,至於那些沒有把握的猜測就不用拿出來擾人視聽了,可以嗎南天副院長?”奧田州手指頭點着桌子淡淡道。

    “呃,是。”南天極光連忙點頭,心下冷汗直流,他故意這麼說確實是存着刺激天嬋二人的心思,沒想到卻惹來了奧田州的不滿,看來還是老實一點不要自作聰明爲妙。

    “林少俠非同凡人,一般人的極限是兩個月,他能撐四個月甚至更久都不奇怪,所以兩位不用太過擔心。”奧田州安慰了一句,隨即對着南天極光道:“繼續說下去。”

    被奧田州敲打了一句之後,南天極光接下來的話果然中肯了許多:“雖然我有一次親身體驗,但你們說的這個情況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肉身沒有變化是不是就代表着元神沒有出問題,這個真不好說,畢竟我也沒有試驗過,尤其時間跨度這麼長的,恐怕整個歷史上都沒有過這樣的先例。”

    聽着這番話,天嬋和魏申錦齊齊無語,這傢伙說了簡直就跟沒說一樣啊!

    “算了,你先回去吧。”奧田州也很無奈,看這樣子從南天極光身上是問不出什麼來了,只能先把這傢伙打發回去。

    看着南天極光離去的背影,魏申錦苦着臉嘆氣道:“這下怎麼辦?”

    “其他事情都還好說,不過這件事就算是我也沒什麼辦法,不好意思,讓你們失望了。”奧田州愛莫能助的攤着手道。

    “奧田島主言重了,您肯替我們傳喚南天極光,我們就已經很感激了。”天嬋這時候反而倒是出奇的平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