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至於另外一個,則是來自於千刃派的京月明,由京太揚出面拉攏,兩人之間是堂兄弟,再加上這個京月明在千刃派的處境比京太揚還要糟糕得多,基本上就是隨時處於被掃地出門的邊緣,所以很容易就被京太揚說動了。

    除了這兩人之外,其他那些鎖定的目標人物目前都還處於套近乎階段,距離真正拉攏還差着十萬八千里呢。

    這很正常,畢竟大家平時都在修煉,就算是同門師兄弟也很少有聚在一起的機會,真正有交情的就更加少了,這種情況下還要滿足對太古聯盟心存怨念這個前提條件,概率自然極低,而且太古聯盟的人一個個都戒心極大,之前要是沒有足夠的交情平白無故就去套近乎,那個難度簡直難如登天,一個月只能拉攏到兩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時間一晃而過,從準弟子們進入中轉地羣島開始,眨眼便已過去了整整三個月時間,這一天辛易捷破天荒將所有人都聚集到了傳送陣所在的小島上,雖然這個島嶼並不大,跟那些真正的島嶼相比起來只是算是立錐之地,不過站個百十號人還是綽綽有餘的。

    等到所有人全部到齊之後,辛易捷這才朗聲開口道:“諸位,三個月時間過去,相信各個太古門派的準弟子們也都已經熟悉這裡的環境了,而且實力也都有了長足的進步,不少人都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老夫在這裡恭喜了,不過諸位還是要再接再厲,爭取早日衝擊築基,不要辜負了各自門派帶隊師兄的期望。”

    “是!”衆人齊聲回道。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情,也是今天將諸位召集過來的主要目的,這麼久過去,相信諸位都該聽說過太古試煉的事情了吧?”辛易捷問道。

    衆人紛紛點頭,這並不是什麼機密的事情,就算是這些世俗界準弟子也可以從帶隊師兄或者其他師兄那裡瞭解到,畢竟太古試煉可是一衆太古聯盟弟子最爲期待的事情,隔三差五就會有人提起來,想不知道都不可能。

    “很好,所以從明天開始我們就要爲太古試煉做準備了。”辛易捷宣佈道。

    “準備?什麼準備?”衆人不禁面面相覷,莫非是在提醒大家在太古試煉開始之前好好提升實力?

    據說這次太古試煉非比尋常,如果實力不足的話,冒然加入不亞於找死,當然對於一衆準弟子來說,當務之急是衝擊築基,要不然他們根本就不算太古聯盟的一員,至於太古試煉什麼的更是扯淡了。

    “不要誤會了,老夫說的準備可不是你們個人的事情,而是我們所有人的準備,因爲進入太古試煉需要靈玉開啓傳送陣,這個傳送陣塵封已久,若想重新開啓就需要一比數目極大的靈玉,要是達不到這個條件的話,傳送陣開啓不了,那麼大家的太古試煉也就泡湯了。”辛易捷向衆人解釋情況道。

    “靈玉?這個要去哪裡弄啊?”這下不僅是準弟子,就連各個太古門派的歷練弟子也都在面面相覷,他們又不是門派高層也沒有什麼深厚背景,他們怎麼可能弄得到靈玉這種稀罕貨,而且要的還不是一個小數目?

    “不必擔心,根據太古聯盟的記錄,在這片羣島的海底下有一個靈礦點,雖然開採起來沒那麼容易,但相信應該難不住諸位,所以從明天開始,在場每一位都需要義務勞動去海底靈礦點開採靈玉,如若不然就沒有參加太古試煉的資格,明白嗎?”辛易捷朗聲道。

    “請問辛長老,開採出來的靈玉是要全部充公嗎?”有人舉手問道,這也是幾乎所有弟子都關心的問題,哪怕拋開太古試煉不提,單單海底靈礦點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不小的誘惑了,如果開採出來的靈玉能夠歸自己所有的話,相信絕大數人都絕不會偷懶。

    “那倒不是,考慮到大家的積極性,只要當天開採出來的靈玉超過一塊,多餘的就歸各自所有。”辛易捷笑了笑道,這個規則乍聽起來很粗糙,似乎有很多漏洞可鑽,但這畢竟只是權宜之計,用來調動大家積極性足夠了,相信到最後能夠收集到的靈玉應該不會少。

    果然,衆人聽到這個規則之後眼睛都亮了起來,超過一塊就能歸自己所有,這個條件聽起來一點都不苛刻,還是很令人心動的。

    不過還是有少數人皺着眉頭,他們之中不少都是處於即將突破的關口,這個時候去參加海底採礦簡直是浪費時間,畢竟採礦未必就能有什麼收穫,辛苦一天很可能還是徒勞無功。

    “當然,爲了照顧大家的修煉,海底採礦將會分爲兩組進行,三天一換,如果有人輪到的時候不想去也可以,只要繳納一塊靈玉,就可以免去一次,誰有異議嗎?”辛易捷問道。

    衆人紛紛搖頭,這麼安排已經很人性化了,再想提出異議很難站得住腳,何況如果不參加的話就沒有參與太古試煉的資格,這個風險沒人敢冒。

    “慢着!”這時雪劍鋒忽然站了出來,不懷好意的瞥了瞥林逸一衆人,道:“既然是大家都去的話,那他們這些人也該去吧?”

    “他們名義上並不是太古聯盟的弟子,也沒說一定要參加太古試煉,自然可以不去。”辛易捷搖頭道。

    宋凌珊和吳臣天衆人如今正是衝擊築基的關口,自然不會去海底採礦,何況正如辛易捷所說,他們到目前爲止並不打算要去參加太古試煉,這次海底採礦跟他們毫無關係。

    “沒關係?怎麼會沒關係?他們白白佔據着島上的修煉資源,到了該出力的時候卻屁事不管,這麼做恐怕無法服衆吧?”雪劍鋒冷哼道。

    “可是……”辛易捷仍想反駁,不過其他那些太古門派弟子卻已嘀咕了起來,自己這些人都需要辛苦採礦,唯獨宋凌珊衆人卻逍遙自在,確實讓人不爽。

    這時林逸忽然攔住了辛易捷,在衆人注視之下緩緩走到雪劍鋒面前,淡淡道:“你想讓我們這些人都去採礦是嗎?”

    “天經地義!”雪劍鋒理直氣壯。

    “好啊,你說的很有道理。”林逸點點頭,忽然扔出一個大箱子,打開之後頓時亮瞎了全場所有人的狗眼,滿滿都是靈玉!

    “這……這……”雪劍鋒衆人瞠目結舌,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吶,這些都是請假條,不夠再管我要。”林逸淡淡一笑,宋凌珊衆人雖然人數不少,但一塊就能免一次,這一大箱靈玉足夠請上好幾個月的長假了。

    雪劍鋒頓時傻逼了,應子魚看了他一眼,仰頭不屑道:“偶們錢多,就是這麼任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