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緊張觀察着自己體內發生的這一幕,秦淵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心下又驚又疑,突然把隱藏至深的毒氣抓出來,林逸這傢伙到底想要幹嘛?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更是令秦淵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林逸的這股真氣居然就在他的丹田之中,跟那股毒氣開始了極爲慘烈的廝殺,兩股真氣都極爲強勢,頓時攪得丹田之中天翻地覆,秦淵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痛得在地上來回打滾,慘嚎不已。

    不知過了多久,秦淵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快散架了,那股子無與倫比的劇痛這才終於漸漸淡去,劫後餘生,秦淵渾身上下俱被冷汗浸透,整個人都已虛脫了。

    “看來你毅力還算不錯,居然能夠熬過這一劫。”林逸倒是有些詫異,見對方一臉莫名,便道:“既然還活着,那就仔細觀察一下自己體內的情況吧。”

    秦淵聞言愣了半晌,等他再去內視丹田的時候,臉上頓時現出狂喜之色,林逸那股溫熱真氣已被緩緩收回,而中心改進版丹藥的那股毒氣則已蕩然無存!

    這一點絲毫不出林逸所料,他的五行殺氣乃是所有真氣之中近乎無敵的存在,即便到了五毒蛟龍那種層次都依然大有用處,中心改進版丹藥的這股毒氣雖然難纏,但終究逃不脫被絞殺的下場。

    “多……多謝師叔祖!”秦淵反應過來連忙給林逸磕頭,今天東窗事發,他本以爲必死無疑,沒想到事情竟會峰迴路轉,反倒被林逸解了威脅自己生死的那股毒氣,實在讓人意想不到。

    “謝我幹什麼?”林逸反倒有些好笑了。

    “這個當然是謝師叔祖活命之恩,弟子日後必當唯師叔祖馬首是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秦淵連忙表忠心道,他不是傻子,林逸這個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發現他背叛之後非但沒有殺他,反而出手替他解了毒氣,毫無疑問顯然是要收他爲己用。

    背叛這種事情一回生兩回熟,秦淵第一次被雪劍鋒拉下水時還扭扭捏捏。不過這個時候倒是變得十分利索,他既然可以背叛北島青雲門,現在沒了毒氣威脅,自然也可以輕易背叛中心,轉投林逸門下。畢竟現在林逸如果想要他死的話太簡單了,甚至都不用親自動手,一句話就足夠了。

    “哦,你好像誤會了,我並沒有要救你的意思,純粹就是研究研究,現在既然研究完了,也該送你上路了。”林逸撇嘴道。

    “什麼?上路?”秦淵再次嚇得魂飛魄散,今兒他的心情就跟過山車一樣,心臟再好也經不起這麼折騰啊。

    再也顧不上半點自尊。秦淵一邊給林逸磕頭一邊拼命求饒,這個時候他身上那點僅存的傲氣早就被剛纔的劇痛磨沒了,爲了活命他什麼都肯做。

    秦淵本就已經被折磨得半死,求饒半天之後整個人都趴在地上爬不起來了,看着他氣喘吁吁的狼狽模樣,林逸這纔開口道:“也罷,我這人一向心軟,既然你這麼誠心誠意的,饒你一命也未嘗不可。”

    “真的?弟子多謝師叔祖活命之恩,大恩大德永世不忘!”秦淵頓時大喜。

    “不過麼……”林逸只說了三個字。秦淵的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這才繼續道:“饒你不能白饒,坦白說,我實在信不過你這種有叛門前科的傢伙。何況你還連着背叛了兩次。”

    “呃……”秦淵被他這話噎得面紅耳赤,雖然都是實話,但是人要臉樹要皮,何況他才背叛不久,臉皮還沒厚到那種水火不侵的境界呢,不過爲了能夠活命還是忙問道:“請師叔祖示下。”

    “很簡單。中心那些人信不過你,所以要用毒氣控制你,我呢同樣信不過你,所以也得給你下個蠱才行。”林逸淡淡道,他準備的是跟當初用在魏申錦身上同樣的辦法,對付秦淵這種人只能用此手段,要不然遲早被反咬一口。

    “下蠱?!”秦淵眼珠子都瞪出來了,心下不由一聲哀嚎,這特孃的簡直就是纔出狼窩又進虎穴啊!

    “不樂意?那我也不勉強,還是送你上路好了。”林逸一臉的無所謂。

    眼看着林逸就要動手,秦淵頓時急了,連忙求饒道:“不不不,弟子樂意,弟子樂意,這是應該的,請師叔祖受累給弟子下蠱!”

    秦淵心中簡直欲哭無淚,林逸要給下蠱,還得自己這邊死氣白咧的求着,這特孃的不是賤麼!

    林逸也覺得好笑,正要給秦淵下蠱之時,身後忽然傳來一個聲音:“且慢!”

    秦淵聞言頓時一喜,救星來了!

    結果還沒等他開始高興,那個聲音卻又道:“就你小子這點火候也好意思給人下蠱,還是我來吧,免得出了差錯丟人現眼,論下蠱的造詣,你小子可還差了十萬八千里呢。”

    噗通!秦淵膝蓋一軟,再次癱倒在地上,今兒這過山車真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心臟受不了啊……

    說話的這人自然是林東方,林逸轉頭看着他道:“你怎麼也過來了?”

    “廢話,你把這傢伙折騰得鬼哭狼嚎的,擾得我午覺都睡不成,我能不來嗎?”林東方沒好氣道。

    “這可隔着七八里路呢,還能打擾到你睡午覺?”林逸一臉無語,秦淵剛纔雖然確實被折騰得夠嗆,但就算鬼哭狼嚎也都是強忍着的,聲音其實並不算大,這樣要是都還能影響到林東方那就真奇葩了。

    “我老人家耳聰目明。”林東方哼了一聲,隨隨便便在秦淵肩上拍了一掌,然後就道:“好了。”

    “好了?”秦淵不禁愣了一下,他還以爲下蠱的過程必然十分痛苦,哪知道林東方就這麼隨隨便便一拍掌就結束了。

    仔細在體內探查了一番,連着兩遍都沒有發現任何異樣,直到第三遍的時候才隱隱發現一點端倪,感覺腦中隱隱多了一個微不可查的針眼,看似毫無影響,但是仔細體會卻有一種莫名令人心悸的感覺,就像自己的性命都被掌握在這個針眼之中一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