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厲害。要看書www·1kanshu”其他人也許看不出名堂,但林逸可是個識貨的人,頓時就被林東方這一手震住了,林老頭就是林老頭,果然深不可測。

    “以後學着點吧小子。”林東方睥睨了他一眼,隨即看着地上的秦淵道:“這傢伙你打算怎麼辦?”

    秦淵聽得心裡一抖,林逸接下來的回答直接關係着他的生死,雖說林東方這麼做必然不會直接害他性命,何況林逸剛纔也答應了饒他不死,可如果林逸讓他做什麼強人所難的事情,到頭來照樣是死路一條。

    “怎麼辦?那當然是從哪兒來回哪兒去,要不然這麼大力氣豈不是白費了。”林逸咧嘴笑道。

    “回哪兒去?”秦淵聽得一愣。

    “你捫心自問,中心辛辛苦苦把你從一個築基後期高手弄成現在的築基大圓滿,難道不該好好報答他們一下?”林逸饒有興致道。

    “這個……怎麼報答?”秦淵一頭霧水。

    “簡單,你繼續給他們效力,讓他們覺得沒找錯人就可以了。壹看書·1kanshu”林逸道。

    “就這麼簡單?”秦淵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林逸,就算用腳趾頭也想得出來,林逸給他下蠱絕不會讓他繼續給中心效力這麼簡單,腦子一轉就明白了:“哦我明白了,師叔祖您是想讓我給您當內應,是這個意思吧?”

    “錯。”林逸搖頭。

    “啊?”秦淵傻了片刻,弱弱道:“師叔祖您不是讓我當內應?那要讓我幹什麼?”

    除了內應,他實在想不出林逸留他活命的理由,而且這對他來說也是最好的安排,畢竟如果他再度叛變的事情一旦被中心知道,那基本上就離死亡不遠了。

    “準確的說,內應只是讓你活命的基本條件,如果還想給自己以後搏一個前程的話,那你可就得好好用點心思了。”林逸淡淡道。

    “前程?我還有前程?”秦淵愕然,淪落到這一步他覺着能夠保住小命就已經是老天開眼了。根本就不敢奢想更多,至於前程什麼的更是想都不敢想。

    “難道你不需要?你覺得自己能到築基大圓滿這個境界就可以心滿意足了?那就算了,當我沒說。要看書·1ka書nshu”林逸隨口道。

    “不不不,師叔祖你這話說的。弟子雖然沒什麼野心,但是更上一層的志向還是有的,有用得上弟子的地方,師叔祖您儘管吩咐,弟子絕對萬死不辭。”秦淵連忙道。

    “這話聽着還不錯。那行吧,你去把京月明騙過來,就讓他來這裡,記住,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林逸當即道,這纔是他刻意留下秦淵的真正用意,如果只是單純的內應在他而言可以說毫無價值,畢竟他已經有一個級別更高的大豐哥了,暗中反策反,這纔是秦淵最大的價值。

    “京月明?誰是京月明?”秦淵一愣。爲了保證隱秘性,中心這些人拉攏目標的時候都是一對一單線聯繫,除了上線之外,一般情況下最多也就是眼鏡博士和大豐哥兩人知道,其他人彼此之間既不知情也不碰面,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京月明,同樣的,京月明也不知道他。

    “千刃派弟子,同時也是暗中投靠中心的一員。”林逸道。

    雖然被中心控制的太古聯盟高手已經足足有着二十人之多,但他能夠反策反的目標卻十分有限。畢竟京太揚那十五個築基期高手乃是被中心藥物洗腦過的,想要反策反他們難度不小,而除了眼前這個秦淵之外,真正有機會的就只有四個。那就是同樣被丹田中毒氣威脅的冰無情雪劍鋒燦龍還有京月明。

    冰無情和雪劍鋒都是金丹期高手,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剩下比較容易的目標就只有燦龍和京月明這兩個。

    “當真?”秦淵一喜,連忙點頭道:“好,弟子這就行動。”

    “記住,你要特別注意避開京太揚。他是展京月明的上線,一旦被他現,你就完了。還有,老頭子給你下的蠱可不簡單,除了他天底下沒人能解,你要是有半點雜念,也完了。”林逸看着他道。

    “弟子明白!”秦淵倒是信心滿滿,他有一個遠房親戚就在千刃派,而且以前也曾去過千刃派,認識不少人,雖然不認識什麼京太揚和京月明,但只是騙個人過來應該不難。

    看着秦淵離去的背影,林東方忽然道:“你就這麼放心讓他一個人去?”

    “要不然怎麼辦,總不能我也跟着去吧?”林逸笑了笑,無所謂道:“這小子腦子不傻而且惜命怕死,最合適幹這種事情,不出意外最好,如果出了意外,那就當是敲山震虎,正好讓中心這幫人收斂一點。”

    “呵呵,你小子還挺會安慰自己。”林東方笑了。

    小半天之後,秦淵回來了,身後跟着京月明。

    “說吧,到底是什麼秘密任務,還把我帶到你們北島青雲門的小島來,連京太揚都要避着?”眼看着越走越偏,京月明忍不住問道。

    京太揚是他的上線,而且彼此還是堂兄弟,正常沒道理連京太揚都不知會,不過秦淵既然準確的知道眼鏡博士一衆,那就說明確實是自己人,只是,這到底是什麼秘密任務?

    “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秦淵頭也不回道。

    “慢着!”京月明忽然停下了腳步,用戒備的目光看着秦淵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特意帶我來這裡到底有什麼目的?”

    “到現在這個時候你居然還在懷疑我的身份?”秦淵不可思議的回頭看了他一眼,隨即一臉無所謂的繼續邁步往前走:“你要是懷疑呢,現在回去也無所謂,沒人會攔着你,只不過待會兒要是上頭問起來,那就別怪我實話實說了。”

    這是典型的欲擒故縱,現在距離目的地只有一步之遙,這個時候一旦表現出半點心急就很容易露出破綻,雖說這是北島青雲門的地盤,從京月明踏上小島的那一步開始就註定已經逃不出去了,但秦淵很清楚林逸要的是一切都在神不知鬼不覺中進行,否則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他的任務就算失敗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