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呃……這倒也是……”林逸只得訕訕一笑,他雖然不像上官嵐兒寧雪菲這些大小姐那樣對修煉深痛惡覺,但真要說起來小時候還是很貪玩的,每天腦子想的不是上山掏鳥蛋就是河抓魚,要不是林東方一直在背後逼着他,就算之後拜師楊明也多半成不了氣候,更別說達到今天這樣的層次了。

    “還好,你小子總算沒給我丟人,不至於爛泥扶不上牆。”林東方一副慶幸後怕的語氣。

    “喂喂,您好歹也是我外公,用不用這麼小瞧我啊!”林逸哭笑不得,轉而問道:“對了,您剛剛說我一家子都在跟中心鬥,那您老人家呢,也跟中心是死對頭?”

    “我?我的結拜兄弟,也就是你師父在跟中心死磕,我的女兒女婿也在跟中心死磕,但凡跟我有點交情的人都在跟中心死磕,你說我跟中心什麼關係?”林東方撇嘴道。

    “這麼說您是被拖上賊船了?”林逸揶揄道。

    “那倒也不是,我本來就在船上,哪有拖不拖的?”林東方哈哈一笑。

    “那不就得了,您老人家還是多跟我說說我父母的事情吧,我可一直等着呢!”林逸再一次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這些事兒你要真想知道,那就等以後見了他們自己問啊,找我問個什麼勁?”林東方卻是趁機賣關子道。

    “……”林逸一陣無語,不過隨即就反應過來,又驚又喜道:“我還能見到他們?他們沒死?”

    “怎麼說話呢?我那女兒女婿可都好端端的,有你這麼當兒子的嗎,連面都還沒見呢就詛咒他們?”林東方不由白了他一眼。

    “不是不是,我是太興奮了。所以才口無遮攔。”林逸連連搖頭,在他想象中父母既然將自己託付給林東方這個外公,那多半就是出了不測。要不然天底哪個父母會隨便將自己孩子託付給別人,哪怕對方是外公。而現在知道父母都還健在,林逸的心情不禁又是驚喜又是複雜。

    將林逸複雜的表情看在眼裡,林東方開解道:“不用想太多,他們把你放在我這裡自有深意,畢竟也只有我這裡纔算是一處難得與世無爭的淨土了。”

    “嗯。”林逸點點頭,他本就是豁達之人,這種事情換做一般人也許會鑽牛角尖,他卻不會想太多。正如林東方說的,既然父母這麼安排那自然就有他們迫不得已的用意,等到以後重逢自然就知道了。

    “行了,還有什麼想問的趁現在趕緊問,我話說在前頭,過時不候啊。”林東方催道,他已經聞到遠處青姨做飯的味道了,相比起跟林逸嘮叨這些事情,對他來說明顯還是吃飯更加重要。

    “好吧,我問個題外話。這些問題我以前也沒少問啊,您可是從來都不說,今兒怎麼突然跟我說這麼多?”林逸不由好奇道。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唄。”林東方毫無誠意的隨口道。

    “呃……”林逸頓時無語。苦笑道:“我問得這麼嚴肅認真,您就算應付也好歹誠懇一點行不行,太不尊重人了!”

    “好吧,既然你這麼誠心誠意的發問了,那我就大發慈悲應付得誠懇一點,以前不跟你說這些是因爲你小子層次不夠,說得再多也是白搭,不過現在麼,雖然還是沒有用。但至少可以給你指引一個努力的方向,不至於原地踏步沾沾自滿。這總行了吧?”林東方瞥着他道。

    “還是毫無誠意,不過多少像句人話了。”林逸嘿嘿一笑。說道:“其實就算沒有您這些話,我也絕對不會原地踏步,因爲我修煉不僅是爲了我自己,更是爲了我身邊的人,爲了他們,我不可能停腳步。”

    事實如此,就以他在天階島上的所作所爲來說,重返世俗界救治一衆紅顏就是他最大的動力,也正因此他才時刻不敢懈怠,短短三年之間愣是從築基初期一路飆升到了玄升初期,這種奇蹟別說是外人難以理解,就連他自己回想起來都覺得匪夷所思。

    “不錯,還算有點責任心。”林東方難得稱讚一句。

    “對了,還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問呢。”林逸忽然將貼身佩戴的玉佩拿了出來,問道:“我這玉佩是怎麼回事,您應該是知道的吧?”

    雖然玉佩是他當初從洞府中奇遇得到的,不過等到逐漸發現玉佩的神奇之處後,他就知道玉佩來歷絕對不會簡單,而且從之後林東方的表現就能看出來,老頭子絕對是知情的,而且極有可能,這塊神奇玉佩跟老頭子脫不開干係。

    林東方聞言沉吟了片刻,似乎在回憶往事,這才緩緩開口道:“當年我跟你師父,還有你父親一起在苗疆山谷闖蕩,在那裡我們認識了一個非常厲害的科技博士,他的名字叫做孫四孔。”

    “等等!孫四孔?!”林逸腦子一閃而過,當即震驚得跳了起來:“孫四孔不是靜靜的師父嗎?他居然是你們的朋友?”

    “不僅如此,他還是你爺爺手的科學狂人,他當年就是爲了保護你父親纔來到地球,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還是他的一副神奇眼鏡造就了你的師父呢,那可是你師父從平凡走向不凡的起點啊。”林東方說到這裡倒不禁有些感慨了。

    想當年,他的日子也是和林逸一般充滿傳奇色彩,金剛雙煞之名那是何等令人聞風喪膽,而如今卻已窩在西星山村養老了,想想也是唏噓。

    “那他跟玉佩有什麼關係?”林逸聽得是一頭霧水。

    “關係很簡單,這玉佩就是他造的。”林東方語出驚人道。

    “哈?他造的?這玩意也能人爲的造出來?”林逸簡直目瞪口呆,時間越久,越能發現自己這塊玉佩的神奇,說一句奪天地之造化也是毫不爲過,他還一直以爲這東西多半就是什麼天地異寶,哪想得到竟是孫四孔造出來的,這得是什麼科技水平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