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多謝上峰提拔。”雪劍鋒連忙表忠心,隨即就有些爲難的訕笑道:“屬下最近一直都在物色合適的策反目標,可是因爲沒有靠得住的交情,保險起見不敢冒然開口,不過上峰放心,屬下爲了咱們中心的事情一向是盡心竭力鞠躬盡瘁,相信再過不久就能有新進展了。”

    爲了能夠把冰無情比下去,他現在是憋着勁想要建功,如果不是生怕出事兒,他說不定早就發展出一大堆下線了。

    “這個不急,穩妥起見,絕對不可貪功冒進。”眼鏡博士鄭重告誡了一句,想了想忽然道:“對了,你對林逸瞭解多少?”

    “林逸?”雪劍鋒聞言一愣,撓頭道:“這個屬下知道得倒是不多,只知道他是世俗界修煉者協會的會長,同時還是北島青雲門的師叔祖,其他就沒什麼了。”

    “這樣啊……”眼鏡博士陷入了沉吟,雪劍鋒說的這些都只是明面上的東西,隨便都能打聽到,單純只是這兩個身份的話用來唬唬普通修煉者還可以,可要說讓整個中心都爲之忌憚,那就純屬扯淡了。

    “上峰莫不是想對林逸下手?”雪劍鋒察言觀色道,同時心中一喜,他對林逸那可是恨之入骨,如果不是上頭攔着他早就動手了。

    “不不不,你別想多了,我純粹就是有些好奇林逸的身份來歷而已,上頭三令五申不可招惹林逸,你可別給我挑事。”眼鏡博士連連搖頭。

    “那……屬下想個辦法去打探一下?”雪劍鋒如今正急着表現呢,當即主動請纓道。

    “你?你能想什麼辦法?”眼鏡博士不禁有些懷疑,林逸可是世俗界的人,他雪劍鋒一個太古聯盟出來的傢伙能打探出什麼來?

    “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只要多試幾次,總能有所收穫,上峰您說是不是這個理?”雪劍鋒諂笑道。

    “可是林逸不能惹啊。”眼鏡博士仍舊不放心。

    “是,咱們不去招惹林逸,但他身邊的人總沒說也一個都不能碰吧?”雪劍鋒轉着眼珠子建議道。林逸的事情自己這邊不知道,可他身邊宋凌珊那些人多少總知道點底細吧,只要想個辦法抓過來撬開他們的嘴,不愁沒有收穫。

    “你想從他身邊的人下手?”眼鏡博士聞言頓時也來了興致。不過隨即就搖頭道:“這也不太現實,那些人如今都在北島青雲門地盤修煉,林逸和林東方寸步不離,再加上還有辛易捷幫忙照拂,想從他們身上找突破口沒那麼容易。何況你要對他們下手必定繞不開林逸,弄到最後還是要跟他正面衝突,沒用的。”

    “這個倒也未必。”雪劍鋒卻是捏着下巴冷笑道。

    “怎麼說?”眼鏡博士皺眉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葫蘆裡準備賣什麼藥。

    “正常情況下咱們確實很難找到機會,不過再過一陣就是試煉大比,如果操作得當,未嘗就沒有可趁之機。”雪劍鋒故作高深道。

    “試煉大比?”眼鏡博士一愣。

    “不錯,這是太古聯盟的一項傳統,每次進行太古試煉之前照例都會進行一次試煉大比,只有實力過關的弟子才能參加太古試煉。要不然去了也是送死,這次太古試煉雖然比較特殊,但只要不出意外,這個傳統是肯定不會丟的。”雪劍鋒解釋道。

    “那又怎麼樣?就算試煉大比,那也只是你們太古聯盟的事情,跟林逸他們有什麼關係?”眼鏡博士仍舊不明所以。

    “這個不難,既然他們都賴在這中轉羣島了,擠兌他們參加試煉大比就不是什麼難事。”雪劍鋒胸有成竹的笑道,就跟上次擠兌林逸這些人必須參加海底挖礦一樣,這次試煉大比也只要故技重施即可。何況任何一個想要參加太古試煉的弟子都必須事先通過試煉大比的考驗,如果林逸那些人對太古試煉心存幻想的話,那就更加避不過去了。

    “可就算是他們參加試煉大比,這跟咱們剛纔說的事有什麼關係嗎?”眼鏡博士奇怪道。

    “當然有了。上峰您想想看,咱們現在之所以束手無策,最大的難題就在於林逸和他身邊那些人都窩在北島青雲門地盤不爲所動,而只要咱們在試煉大比上下手稍微重點,弄死一個兩個的,林逸必定會跟我急眼。到時候無論是我把他引出去還是他做出其他應對,咱們總能找到可趁之機,您說呢?”雪劍鋒一臉得意道。

    眼鏡博士聞言沉吟了片刻,最終點點頭道:“這倒是個法子,只要能夠刺激到他自然就能找出破綻,咱們之後無論做什麼後續應對都能方便許多。”

    “就是這個道理,而且這麼做不會違背上頭的命令,一來咱們沒有直接對林逸下手,二來這是太古聯盟的試煉大比,哪怕一不小心失手弄死人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誰也怪不了誰。”雪劍鋒嘿嘿笑道。

    “好,就這麼辦,那麼這事兒我可就全權交託給你了,等你辦好了,我想你那個重點培養名額也該審批下來了,不要讓我失望。”眼鏡博士當即應允道。

    “是,那就盡請上峰拭目以待。”雪劍鋒大喜,現在不能直接對付林逸,對付宋凌珊這些林逸的身邊人對他來說也算是一泄心頭之恨,而且還能借此討好眼鏡博士儘快爭取重點培養,正好一舉兩得。

    半個月時間一晃而過,這半個月對於林逸衆人來說,實可謂是驚喜不斷,從宋凌珊開始,衆人幾乎是井噴式的爆發,一個個先後衝擊築基成功,就連原本基礎最差底蘊最缺的應子魚幾人也都一個不落的全部成了築基期高手,這事兒說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匪夷所思的奇蹟。

    看着衆人興奮雀躍的圍在一起開篝火晚會,林東方不由玩味的笑了:“你真不打算告訴他們?”

    “告訴他們幹嘛?現在這樣挺好,自信心起來了,以後修煉起來也能事半功倍。”林逸欣慰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