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繼續下去也還能有所收穫,但時間肯定就要拖得很長,而且收穫也肯定不會太大,故而魏申錦將這些修煉心法彙總之後就交給了天嬋,然後再拜託奧田州出面將信寄出去。

    奧田州對此倒是絲毫不覺得麻煩,反而表現得樂意之極,要是林逸真在世俗界出了什麼事,他也許會來個人走茶涼,但既然林逸一切安好,那就依然是值得他拉攏結交的潛力股,這點小事自然不在話下,隨便一個招呼就能賣一個人情,他還求之不得呢。

    不得不說,奧田州的面子確實是好使,中心上次願意寄信就已是破例,如今他隨便一個招呼,欒小茹又是毫不猶豫就給他開了綠燈,不過看到厚厚一沓信紙之後還是免不了一愣,打開來一看盡是一些五花八門的入門心法。

    “他弄這麼多垃圾幹什麼?”欒小茹隨口嘀咕了一句,這些各門各派的入門心法在她眼裡毫無價值可言,即便在天階島也只是大路貨色而已,自然不會放在心上,當即就讓人傳送到了世俗界。

    東西傳到世俗界之後,藍小茹和眼鏡博士也先後犯過同樣的嘀咕,然而沒有本尊欒小茹的允許,他們也不敢私自去拆林逸的東西,只不過任誰看了這厚厚一沓東西都得心生好奇,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是回收舊報紙呢……

    不管怎麼樣,這份天階島門派的心法彙總最終還是順利寄到了林逸的手上,林逸粗略過了一遍之後不由大喜,這些東西放在天階島只是大路貨色,不過到了自己手裡,尤其搭上太古聯盟橫空出世的這個節骨眼,那可就價值連城了。

    尤其眼下,這份心法彙總可不僅有着長遠價值,更有着救急如救火的實用價值。

    林逸當即便將宋凌珊衆人召集在了一起,拜託青姨做了拿手好菜,一大羣人說說笑笑圍成一桌,氣氛十分融洽,應子魚搶着說道:“林逸哥哥,咱們乾脆定個規矩吧,以後就三天一聚會好了,你看咱們前兩天剛剛開完篝火晚會,今兒又能一起吃青姨的拿手好菜,這樣多好啊!”

    “對對,就該這樣!”衆人紛紛笑着附和。

    “行啊,只要你們高興,再說這段時間大家也確實辛苦,是應該稍微放鬆一下。”林逸當即應允道。

    雖說他跟衆人重聚已經好幾個月了,但像現在這種正兒八經的輕鬆聚會卻沒有幾次,一開始是應付太古聯盟各處鬧事的弟子,之後是約談辛易捷,再之後來到這個中轉羣島,安定倒是安定下來了,只可惜衆人要麼就是忙着修建海景別墅,要麼就是馬不停蹄的忙着修煉。

    不僅是責任心極重的宋凌珊和吳臣天這些人,甚至就連最沒有修煉心思的應子魚幾個,到了這裡之後也都表現得十分自覺,畢竟周圍都是太古聯盟弟子,對他們來說這可不是單純的壓力,更有一種時不我待的緊迫感,其他倒還算了,他們最主要是怕給林逸拖後腿啊。

    尤其這幾個月集體閉關衝擊築基,那更是沒日沒夜,從頭到尾真正跟林逸一起聚會的機會還真是屈指可數,就更別說像現在這樣好好放鬆了。

    “太好了!”應子魚當即興奮得跳了起來,隨即說了一句讓林逸衆人集體莞爾的話:“我怎麼忽然有種考完試的感覺呢?輕鬆愉快!”

    “閉關這麼久總算築基成功,可不就是剛考完試嘛!”衆人哈哈笑道,難得的是大家都集體築基成功,感覺就像畢業班高考一樣,也就是這個考試沒有試卷也沒有課本,要不然全都得拖出來燒了以示慶祝。

    “說的好,不過你們這場試還沒考完,衝擊築基成功只能說是拿到了准考證而已,接下來纔是真正的重頭戲。”林逸給衆人潑冷水道。

    “老大你是說試煉大比?”吳臣天不由問道,他是衆人之中最早出關的,而如今試煉大比已經成了幾乎所有太古聯盟弟子的共同話題,隨便出去繞一圈都能聽一耳朵,想不知道都不行。

    “算是吧。”林逸點點頭,他想說的其實是太古試煉,不過說成試煉大比倒也沒錯,衆人要是連試煉大比都過不了關,那就不用提什麼太古試煉了。

    “我們也要參加?”宋凌珊一愣,其他衆人也都是一臉好奇,他們自從來到這個中轉羣島之後就一直都是自行修煉,跟太古聯盟並沒有任何的交集可言,照着林逸的說法,這個地方對於衆人的最大意義就是未來大本營,他們可沒想過還需要跟太古聯盟打交道。

    “不錯,據我所知只有在試煉大比上取得一定名次,纔有資格參加接下來的太古試煉,這個機會十分難得,我希望大家都能參加。”林逸向衆人宣佈道。

    “太古試煉?”衆人聞言不由面面相覷,對此可以說毫無準備,不過他們一向都是唯林逸是從,既然林逸都這麼說了,他們倒也不會有什麼反對意見,稍微消化一下之後便紛紛點頭同意了。

    “那太好了,人家頂多就是出國旅遊,咱們這可是出界旅遊,高級多了!”應子魚反而興奮得很。

    衆人不禁莞爾,林逸笑道:“行啊,那你以後乾脆寫本太古小江湖遊記得了,保證天底下獨一份。”

    “好啊,不過如果咱們真去了太古小江湖,以後還能回來嗎?”應子魚問出了衆人的心聲,太古聯盟這個世俗界歷練乃是千年一次,先不說他們能不能活那麼久,就算真的神通廣大萬壽無疆,等到千年之後說不定整個世俗界都已經不復存在,更別說他們的親朋好友了。

    “這個我之前就已跟辛易捷瞭解過,開啓太古通道需要兩個條件,一是靈玉,這一點對我們來說毫無問題,二是太古小江湖那邊的天然禁制,這個禁制的強弱週期雖然是每隔千年進入一個最低點,但平常時候並非完全不能通過,只是十分危險罷了。”林逸笑了笑,繼續向衆人解釋道:“何況話說回來,太古試煉的地方並不在太古小江湖,到時候就算去了太古試煉,也未必就會去太古小江湖,所以這一點用不着太過擔心。”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