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嘴角一勾,宋凌珊這妮子的演技還真是不錯,衆目睽睽之下硬是把所有人都騙了過去,連身爲旁觀者的雪劍鋒都才勉強反應過來,當局者迷的羅殺生就更不用說了,恐怕直到此刻腦子都還在發懵呢。

    從頭到尾,這場對決就是一個局,一個由林逸導演,宋凌珊主演的騙局。

    雪劍派最令人忌憚的莫過於雪勢,雪勢一成便難以阻擋,這個道理連辛易捷都能輕易看出來,就更別說專門研究過雪劍派心法的林逸了,更何況他邊上還有一個冷冷呢,即便他忽略了,冷冷也會出言提醒。

    知道這一點之後,最常規的應對策略自然是跟辛易捷想的那樣搶招破勢,竭盡全力避免被對方連成雪勢,可在林逸看來,這樣的應對頂多只能算是中規中矩,跟高明二字絕對搭不上邊,而以宋凌珊和羅殺生之間的實力差距,若只是中規中矩的話,又怎麼能贏?

    宋凌珊若真的全力搶招,那樣固然有可能打亂羅殺生的陣腳,令其難以連成雪勢,可這樣一來勢必會露出不小的破綻,本身就在絕對實力上落於下風,這要是再破綻頻出,那就根本沒的打了。

    所以林逸這次教給她的策略便是,示敵以弱,乾脆放任對方連成雪勢,藉此將隱藏在對方心中的那一點輕敵無限放大,等到對方迫不及待釋放雪勢之時,便也就意味着對方輕敵到了極致,那時候纔是一擊反殺的絕佳機會。

    當然,單純只靠麻痹對手的心理是遠遠不夠的,宋凌珊在這個過程中還需要刻意一點點放慢自己的速度,所以纔會導致剛纔避讓得越來越艱難,這一切都是在演戲。

    如此一來,宋凌珊的速度無形之中就已自行減了三成,等到羅殺生釋放雪勢又減三成,所以纔會出現剛纔那種近乎慢動作一般的詭異場面。

    羅殺生輕敵大意之下,壓根就沒有察覺到對方是在演戲。還以爲宋凌珊實力薄弱,面對自己的雪勢完全不堪一擊呢,所以纔會志在必得的使出雪殺式,一心要取宋凌珊的性命。

    雪殺式。這一招極爲兇險,威力奇大的同時也會導致自身露出不小的破綻,故而除非是十拿九穩的機會,否則任何一個雪劍派弟子都不會冒然使用這一招,就算冒險使用。那也必然是小心翼翼,隨時準備收招退守,只可惜羅殺生自以爲萬無一失,已經把這一切完全拋之腦後了。

    宋凌珊從頭到尾所做的一切,就爲等這一個破綻,她等到了。

    一退一進,宋凌珊靠着隱藏下來而突然爆發的速度,不僅成功避開了對方來勢洶洶的殺生刀,而且更進一步,直接趁勢貼到了對方不到二十公分的距離。而後不給對方半點反應的機會,直接一肘轟中對方的喉嚨!

    羅殺生甚至連痛嚎一聲都嚎不出來,當場立撲。

    看着地上一動不動的羅殺生,全場一片死寂,這一幕神轉折來得實在是太快太突然,他們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直到辛易捷宣佈宋凌珊獲勝之後,衆人這才紛紛後知後覺的面面相覷,一個個都用不可思議的驚詫目光看着宋凌珊,居然能夠在對方連成雪勢的情況下一招反勝,這個女人真不簡單啊!

    “怎麼樣?我打的還行吧?”宋凌珊跑到林逸身旁邀功道。

    “馬馬虎虎吧。”林逸笑了笑。

    “凌珊嫂子這麼強都還馬馬虎虎啊。老大你這要求也太高了!”吳臣天幾人不由咋舌道,誠然宋凌珊的絕對實力算不上強,可是剛纔整場對決下來,宋凌珊所體現出來的節奏掌控力已經遠遠超出了一般人的層次。堪稱以弱勝強的典範。

    “高嗎?我覺得不高啊,又不是越級挑戰,只是對付一個同級對手而已,這都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啊,要不然之前那麼多豈不是白準備了?”林逸呵呵一笑,宋凌珊的執行力確實是很強。可如果以他的眼光來看,剛纔這場對決好幾個地方應對得都不夠完美,還是太嫩了。

    “哇,林逸哥哥你不能總拿你自己的標準來要求我們啊,你看看他們那些人,嘴巴都能塞下一整個鴨蛋了,可見凌珊姐姐剛纔的表現有多厲害了!”應子魚皺着鼻子抱不平道。

    至少在那些外人眼中,宋凌珊剛纔的表現絕對是堪稱驚豔了,即便辛易捷都覺得眼睛一亮,也就是宋凌珊剛剛突破底蘊不足,否則以她剛纔展現出來的實力,說不定都可以嘗試越級挑戰了。

    林逸笑着擺了擺手,轉頭對宋凌珊正色道:“剛纔這一戰對你來說是十分珍貴的經驗,先別急着高興,趕緊坐下來仔仔細細好好回憶一下,哪裡做得對哪裡做得不對都該自己好好反思研究,這樣你才能真正有所精進,越戰越強。”

    “嗯,你放心吧。”宋凌珊點點頭,當即跑到一邊打坐去了。

    這邊衆人都在替宋凌珊高興,另一邊雪劍鋒卻氣得直咬牙,在他看來羅殺生對付宋凌珊本該是十拿九穩的事情,沒想到卻是這麼一個出乎意料的結果,實在是令他說不出話來。

    “廢物!”雪劍鋒對着生死不知被人拖出來的羅殺生狠狠啐了一口,而後就盯着辛易捷主持的第二場抽籤,雖然沒能借機弄死宋凌珊很可惜,不過反正接下來機會還有的是,他倒是一點都不灰心。

    果不其然,接下來第二場抽籤果然又有林逸的人,這一次被抽到的是應子魚,雪劍鋒聞言頓時心頭一喜,這小姑娘看起來比宋凌珊還要弱得多,哪怕是太古聯盟最弱的築基初期弟子應該都能輕易解決,而以他雪劍鋒在太古聯盟的人脈和麪子,只要稍微許點好處,任何一個築基初期弟子都不可能不買他的賬。

    結果等辛易捷當衆念出應子魚的對手之後,雪劍鋒立馬就傻眼了,應子魚的對手居然是雨冰,同是林逸一夥的自己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