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應子魚本來還有些緊張,結果現對手居然是雨冰之後頓時就樂了,這樣一來就變成了內部切磋,無論誰輸誰贏都無所謂了。

    其實林逸對此早就有過吩咐,畢竟他們這一夥人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一旦抽籤很容易出現內部對決的情形,這種情況下自然是走走過場點到爲止,把勝場合理分配給最需要的那個人。

    就如眼下,雨冰裝裝樣子走完過場之後立馬就選擇了認輸,雖然同樣是剛剛築基成功不久,可要說實力,雨冰無疑要比應子魚高得多。

    有林逸專門傳授的對陣策略和對克招式,雨冰有足夠的把握從那些太古聯盟弟子手中撈到足夠多的勝場,只要運氣不是太差,接下來四場對決贏下三場並不是難事。

    可應子魚就不一樣了,她想要從別人手中贏得勝場可不容易,尤其眼下還有個不懷好意的雪劍鋒在一旁虎視眈眈,想要獲取太古試煉資格就更難了,所以雨冰纔會主動將勝場拱手相讓。

    “謝了雨冰哥。”應子魚下場之後喜笑顏開,她巴不得每次都抽到自己人呢,不需要多,只要再來個兩場就行,那樣她就可以保送獲得太古試煉資格了。

    林逸幾人相視一笑,說實話他們也都是這個想法,就算事先準備了那麼多,可他們還是不放心應子魚這幾個女孩子去冒險,只可惜抽籤這種事情只能看天意,否則要是暗做手腳弄虛作假的話,辛易捷那邊可沒法向上邊交代,何況這麼多人都在一旁盯着呢。

    “我抗議!”雪劍鋒忽然喊道。

    全場所有人頓時靜了下來,目光齊刷刷聚焦到他身上,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你抗議什麼?”辛易捷皺眉道。

    “我抗議他們打假賽,剛纔這一場,那個雨冰分明就是在刻意讓着應子魚,隨便應付了幾下就草草了事。傻子也能看出來這其中的貓膩,辛師叔你不會想說你看不出來吧?”雪劍鋒冷哼道。

    衆人集體轉頭看着辛易捷,卻見辛易捷坦然點了點頭,承認道:“不錯。老夫看出來了。”

    “既然看出來他們在弄虛作假,你這個帶隊師叔兼裁判居然還不管不問,反而縱容默許,辛師叔,你這麼做會不會太過徇私。太不把我們太古聯盟的規矩放在眼裡了?”雪劍鋒趁勢咄咄逼人道。

    結果辛易捷卻一點都沒有驚慌的意思,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請恕老夫孤陋寡聞,不如雪劍鋒你來給老夫說一說,太古聯盟到底有哪條規定說比試之時不能手下留情了?”

    “這”雪劍鋒本來還以爲捏住了對方的把柄,這一下頓時就噎住了,如果在比試之時遇上親朋好友之類的,手下留情乃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太古聯盟確實從來就沒有過這方面的強制規定。

    “老夫向來都是一視同仁,你要是對別人手下留情,亦或者讓別人對你手下留情。老夫也一樣不會制止,還有問題嗎?”辛易捷淡淡道。

    雪劍鋒只得冷哼一聲無言以對,恨恨的看着林逸一衆人,等待接下來的抽籤對決。

    接下來連着兩場對決都沒有林逸一夥的人出場,不過等到第五場,終於輪到了吳臣天,而他的對手則是正氣宗的封平修。

    雪劍鋒跟這個封平修並不熟,不過正氣宗也是中島聯盟的一個小門派,跟雪劍派一向關係不錯,他雪劍鋒說話倒是還算好使。對於他趁機下狠手的要求,封平修一口答應。

    然而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鏡的是,封平修明明應該在實力上更佔上風,結果卻一上來就被吳臣天一連串快招搶攻打得暈頭轉向。從頭到尾竟是沒有半點還手之力,硬生生被吳臣天一套連招給帶走了。

    “這人好強啊!”衆人看得瞠目結舌,單從場面上看,他們還以爲吳臣天的實力要比封平修高出一大截呢,殊不知這一切都是得益於林逸的教導。

    正氣宗無論心法還是招式都講究不偏不倚循序漸進,這樣的風格固然是十分穩健。只要實力上佔據優勢,正常情況下基本上不會被人以弱勝強,但在林逸看來卻有一個極大的弊端,太過慢熱!

    因爲慢熱,所以正氣宗弟子剛一開始的時候很難施展出全部實力,尤其前三招,十分實力頂多能夠揮出七分,這種情況下一般的同級對手也許還佔不到太大便宜,畢竟如果能在三招之內解決對手,那就不是同級對決了。

    不過吳臣天可不是一般的對手,他有林逸專門傳授的對克招式,剛好可以將這封平修吃得死死的,那場面簡直就跟老子打兒子沒兩樣,前三招一過封平修就已經露出了敗相,驚慌失措之下空有一身實力卻硬是揮不出來,被吳臣天一套連招帶走實在是一點都不奇怪。

    “廢物!廢物!”雪劍鋒再一次氣得牙癢,之前羅殺生雖說在最後時刻被宋凌珊反敗爲勝,但至少還讓他看到了希望,這個封平修倒好,特麼純粹就是屁用沒有的廢物點心一個。

    好在還有機會!雪劍鋒只能這麼安慰自己,然而令他蛋疼的是,接下來出場的林逸一夥要麼乾脆就是自己人對上了自己人,要麼就跟宋凌珊、吳臣天那樣笑到了最後,各個太古門派的弟子竟是一個個都在敗在了他們手下,其中好幾個都是被人如有神助一般反敗爲勝,簡直就是活見鬼。

    當然,林逸一夥倒也不是大獲全勝,其中賴胖子和康曉波二人吃了敗績,可這倆人都賊得很,一見林逸教給他們的對克招式沒能直接制住對方,壓根就不與對手糾纏,直接就大喊認輸,讓人就算想對他倆下手都沒有機會。

    等到這些人全部打完,雪劍鋒鬱悶得直想吐血,恨不得自個兒親自上陣,只可惜他名義上是築基大圓滿,除非衆人不知死活去越級挑戰他,否則哪有這個機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