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噎了片刻,雪劍鋒強行辯解道:“那不一樣,其他門派都只是表面上的剋制而已,就算不知道心法和招式命門,只要策略採取得當都不難做到,可是羅殺生不一樣,他分明是被人鎖定了招式命門的,所以絕對有人告密,這一點毋庸置疑!”

    “是嗎?那照你這個意思,只要能夠鎖定招式命門,那就一定是有人告密了?”林逸似笑非笑道。

    “當然,如果不是有人告密,難道還能是瞎貓碰死耗子不成?”雪劍鋒冷哼道。

    林逸掃了其他衆人的表情一眼,見他們都將信將疑,便道:“那如果待會兒連我也能夠輕易鎖定對手的招式命門,你怎麼說?”

    “怎麼可能!”雪劍鋒嗤之以鼻,就算林逸的實力比他的對手高得多,那也頂多就是強勢獲勝罷了,想要鎖定對手的招式命門根本不可能,除非他對對手的心法和所有招式都瞭如指掌。

    更何況現在連抽籤都還沒有開始,根本就不知道對手是誰,林逸這話在雪劍鋒看來壓根就是放屁。

    “行啊,那你就睜大眼睛看好吧,等看完了再說話。”林逸淡淡一笑。

    “好!不過話先說在前面,如果等會兒你不能鎖定對手的招式命門,那就等於不打自招,我建議直接取消冷冷和宋凌珊的參賽資格,辛師叔,這總不過分吧?”雪劍鋒當即道。

    辛易捷聞言同林逸對視了一眼,見林逸淡定自若,便當着衆人的麪點了點頭,畢竟如果真是冷冷向人透露雪劍派心法的話,那個影響就太過惡劣了,只能取消兩人資格以儆效尤。

    “好啊,那麼趕緊開始吧。”林逸隨口道。

    “好。”辛易捷當即開始主持築基大圓滿弟子的抽籤對決,算上林逸和雪劍鋒在內,本來總共有八個築基大圓滿弟子,不過如今因爲靈天佑越級挑戰成功。詹世雄提前出局之後便只剩下了七個人。

    這樣雖然有些不好安排,卻也不是完全沒辦法解決,無非就是抽出輪空弟子後將其定爲下一輪比賽的優先參賽者,若是因此導致場次不夠的話。頂多以後再補賽就行了。

    抽籤結果很快就出來了,這回林逸的對手是所有築基大圓滿高手之中唯一的一個女子,中島聯盟葉靈派帶隊師姐,端木玉。

    雖然是女兒身,不過這個端木玉一舉一動英姿颯爽。頗有男子氣概,而且無論裝扮還是氣質都極爲男性化,倒是一個特立獨行的女子。

    雪劍鋒見狀頓時嘴角咧了起來,林逸信誓旦旦說能夠輕易鎖定任何對手的招式命門,可這葉靈派卻是所有太古聯盟最神秘莫測的門派之一,身法鬼魅,招招出奇,就連他雪劍鋒都對其瞭解不多,甚至連招式都很難叫出名字來,就更別說什麼招式命門了。

    抽中這樣一個對手。林逸這個賭已是輸定了。

    “請。”林逸緩緩走進場中,對着端木玉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端木玉微微頷首,並沒有開口說話,腳下一動便朝林逸方向掠了過來,她的身法十分奇特,就如風中飄零的落葉一般忽左忽右飄忽不定,但是速度卻一點都不慢,眨眼就已掠至林逸的身前。

    “端木玉的身法頗得葉靈派變幻莫測之精髓,雖然比不上靈天佑那麼驚才豔豔,但在太古聯盟同輩弟子之中。也算是難得一見的翹楚人物了。”辛易捷見狀不由感慨道。

    築基期弟子雖然不是太古聯盟的決定性力量,但他們卻代表着各個太古門派的未來前途,築基期弟子強就意味着門派底蘊強,就意味着門派前途遠大。反之若是築基期弟子一個個都實力不濟,那麼這個太古門派恐怕也就前途黯淡了。

    放眼整個太古小江湖,千刃派有驚才豔豔的靈天佑,雪劍派有實力雄厚的雪劍鋒,就連葉靈派也都有着堪稱翹楚的端木玉,這可都是中島聯盟的後備力量。而反觀他北島聯盟卻是平平無奇,已經很久沒有出過這等引領的天才弟子了。

    照此發展下去,再過個百十年等這些人一個個成長起來,北島聯盟再想保持與中島聯盟平起平坐的地位可就難了。

    辛易捷這邊憂心忡忡,然而場中形勢卻是一息瞬變,端木玉的身法飄忽莫測,上一場的對手就是吃了這個大虧,不過這一次她面對的卻是林逸,經過這些年的不斷改良,蝴蝶微步的飄忽莫測絲毫不在葉靈身法之下,而要論速度更是遠遠凌駕於其之上。

    端木玉本想靠葉靈身法搶得主動權,結果還沒等她鎖定林逸這個目標,反而一下子就被林逸卡住了她身後的位置,身法之爭高下立見。

    旁觀衆人眼睛一亮,不愧是能夠將靈天佑都壓制得束手無策的強悍人物,端木玉實力固然不弱,可在林逸面前未免就有點不夠看了。

    不過雪劍鋒臉上卻還掛着淡定自信的笑容,他當然知道林逸的實力遠比端木玉要強得多,可那又怎麼樣,他跟林逸打的賭可不是誰勝誰負,而是看林逸能不能鎖定端木玉的招式命門,這個難度相比起勝負本身難了何止千倍萬倍!

    除非林逸對葉靈派的心法和招式都瞭如指掌,否則想要做到這一點,可謂難如登天。

    “你果然很強,不過想要打敗我可沒有那麼容易。”端木玉眼角瞥了一眼自己側後方的林逸,知道僅靠葉靈身法擺脫不了對方的追擊,何況她的贏面本就不大,要是一味閃躲的話,那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話音落下,端木玉手掌攤開,緩緩落下一片枯葉。

    霎時間殺機四起,感受着四面八方傳來的深寒殺意,就好似突然之間變成了肅殺的深秋一般,饒是林逸都不禁有些毛骨悚然,而最令人震驚的則是葉落之後,本該在他身前的端木玉居然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似乎整個人都與周圍突然變幻的環境融成了一體,連人帶氣息都隱匿得天衣無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