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葉落而知天下秋,葉靈派的招式永遠都是這麼讓人無法捉摸。”辛易捷見狀感慨道,這一招葉落知秋幾乎都可以算是葉靈派爲數不多的代表性招式了,倒不是因爲這一招最強,而單純只是因爲這一招最廣爲人知罷了。

    衆人紛紛點頭表示認同,葉靈派雖不是最強的太古門派,但絕對是最高深莫測的太古門派之一,而且很久以前就一直牢牢佔據着十小門派家族的位置,實力底蘊非同小可,只不過葉靈派行事低調,給人感覺遠不如雪劍派那樣強勢惹眼罷了。

    “居然真的能夠單靠意境就把自己隱匿起來,一點破綻都沒有,這個端木玉好厲害!”應子魚雙眼放光的讚歎道。

    其他衆人也是深有同感,葉靈派的心法和招式林逸之前就跟他們講解過,只不過當時所有人都聽得雲裡霧裡,畢竟葉靈派跟其他那些門派實在是太不一樣了,招招式式都極其講究意境,而意境這種東西除非能夠親身體會,否則就算林逸說得再多,他們也無法真正理解。

    不過現在親眼所見,衆人倒是對這葉靈派的所謂意境有了一個直觀的認知,同時不由暗道僥倖,多虧第一輪比試沒有遇上葉靈派弟子,否則就算有林逸傳授的對克招式,一時恐怕也根本施展不出來。

    其實這並不奇怪,葉靈派上上下下高深莫測,因爲對資質要求極爲獨特的緣故,導致門派弟子數量一直不多,這一次參與世俗界歷練的弟子人數全部加在一起纔不過四人而已,其中只有一個是築基初期,衆人抽籤遇上的機會並不大。

    “是啊,她的葉靈身法本來就夠厲害的了,配合這一招葉落知秋更是天衣無縫,只靠肉眼連她的身位都看不清楚,更別說反擊了。”宋凌珊皺眉道。

    “還好她的對手是林逸老大,如果換成是咱們。只能坐以待斃。”吳臣天慶幸道。

    “呵呵,你們幾個想太多了吧,端木玉可是築基大圓滿高手,跟咱們這些人有什麼關係?咱們能遇到的頂多就是築基初期高手。就算同樣是葉靈派弟子,那也不可能將葉落知秋修煉得這麼爐火純青吧?”雨冰不由失笑道。

    “說的也是。”衆人相視一笑。

    衆人說話的同時,場中藉着葉落知秋而隱匿無形的端木玉終於要準備出手了,畢竟這可不是什麼隱身術,等到對方完全適應了這個意境之後。自然就能輕易發現她的蹤跡,她必須趕在那之前解決戰鬥,否則這一切就都白費了。

    然而沒等她真正出手,林逸卻忽然毫無徵兆的一記手刀劈向斜前方,同時淡淡道:“到此爲止吧。”

    場外衆人看得一陣莫名其妙,片刻之後才恍然大悟,一個個驚歎不已,原來端木玉從頭到尾就沒有離開過,她確實是藉着葉落知秋將自己和周圍環境融成了一體,但她根本就沒有做任何多餘的動作。只是靜靜的留在原地,等待最佳出手時機罷了。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十分高明的選擇,一動不如一靜,這樣不僅可以將破綻控制在最小,而且還能配合葉落知秋的意境令對手更加無所適從,因爲發現她的蹤跡消失之後,正常人的第一反應都絕對不會認爲她還留在原地,下意識就會把這個選項排除在外。

    只可惜,她的對手是林逸,葉落知秋的意境即便能夠瞞過在場所有人。那也不可能瞞過林逸遠遠凌駕於他們層次之上的神識感知。

    端木玉當場怔住,臉上不由多了一分苦笑,無奈道:“不愧是能夠戰勝靈天佑的人物,我輸了。”

    這個結果大大出乎衆人意料。他們都以爲林逸就算能贏,那也至少要像前天對陣靈天佑那樣經過一輪鏖戰才行,卻沒想到竟會結束得如此之快,兩人幾乎都還沒有實質性的交手,對決就已經結束了。

    林逸點點頭,轉而看向雪劍鋒道:“現在你還有何話說?”

    “什麼有何話說?你腦子有病吧!你不過是贏了端木玉而已。又沒有鎖定她的招式命門,居然還好意思在我面前得意?”雪劍鋒嗤笑道。

    “是嗎?”林逸似笑非笑的反問了一句,直到此刻他一隻手還保持着手刀的樣子,不偏不倚的指着端木玉的腰間軟肋。

    “你錯了,雖然我很奇怪他是怎麼知道的,但他所指的確實就是我的招式命門。”端木玉這時候忽然開口道,如果不是被林逸指着招式命門,她也不會這麼幹脆當場認輸,至少還會再周旋一下。

    林逸聞言倒是有些意外,招式命門雖然算不上什麼核心機密,但對於各個門派來說總歸還是十分隱秘的事情,否則若是鬧得人盡皆知,那就很容易被外人剋制了。

    當然話說回來,招式命門從來都是所有人重點防護的重中之重,就算明知道是哪裡,正常也很難攻擊得到,就像明知道人身上哪幾個部位是致命要害一樣,並不是想打哪裡就能夠打哪裡的,前提得有那個實力才行。

    “你說什麼!”雪劍鋒頓時表情一僵,他怎麼也想不到端木玉居然會當衆承認,連忙道:“端木玉,你不會是收了他的好處,所以才故意在我們大家面前演戲吧?”

    衆人跟着面面相覷,雖然這麼懷疑未免有些偏頗,可端木玉確實承認得有點過於爽快了,難怪別人用陰謀論進行揣測。

    “招式命門並不是無人知曉的隱秘,只要是有點資歷的太古聯盟高層,我想應該都不難知道,再者,我葉靈派行事何曾如此齷齪過?”端木玉淡淡道。

    “這一點我確實有所耳聞,腰側軟肋好像就是葉落知秋的招式命門所在。”辛易捷點頭道,正如端木玉自己所說,這種事情並不是絕對的隱秘,尤其這葉落知秋乃是葉靈派最廣爲人知的代表性招式,早就被人研究透了,在太古聯盟高層之間並不算什麼秘密,就連辛易捷都曾偶然聽人提起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