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哼,屁股決定腦袋,林逸也是你們北島青雲門的人,辛師叔必然有着偏袒之心,所以你的話未必可信。”雪劍鋒強詞奪理道。

    “豈有此理,你敢懷疑老夫!”辛易捷頓時就怒了,雪劍鋒這傢伙明擺着就是挑釁,如果不是顧忌着帶隊師叔的身份,他早就按捺不住要出手教訓這傢伙了。

    這時一旁的冰無情忽然開口道:“我也聽說了,葉落知秋的命門確實就在腰側軟肋。”

    臥槽!雪劍鋒差點噴出一口老血,他可以對辛易捷強詞奪理,但總不能連冰無情的話也強行認定不足爲信吧,冰無情可是他這邊的自己人啊。

    看着冰無情那一張面無表情的死人臉,雪劍鋒恨不得跟這傢伙當場翻臉,只可惜他既沒有這個實力也沒有這個底氣,畢竟真要說地位,冰無情無論在雪劍派還是在中心可都凌駕他之上,所以只能悻悻閉嘴。

    “這下你總無話可說了吧?”林逸淡淡一笑道。

    雪劍鋒被噎得半晌說不出話來,事已至此他無論再說什麼都是白扯,只能冷哼一聲表示默認。

    “喂,你這隻手準備放到什麼時候?”端木玉忽然也哼了一聲。

    林逸這纔有些尷尬的反應過來,自己那隻手直到此刻都還貼着端木玉的腰側,人家雖然是一身男兒氣質,可說到底還是女兒身,而且真要說起來還是一個姿色不錯的美女,當即連忙把手收了回來,賠笑道:“不好意思。”

    換做其他女孩子面對這種情況肯定要羞澀一番,不過端木玉卻似完全沒放在心上,反而好奇問道:“你怎麼會知道葉落知秋的招式命門?”

    林逸這些人知道雪劍派招式的命門所在並不奇怪,畢竟有個冷冷,可現在連她葉靈派都瞭如指掌,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畢竟林逸可是世俗界的人啊。

    “不奇怪啊,他可是我們北島青雲門的師叔祖,瞭解各個太古門派的情況也很正常吧。”辛易捷出面解釋道。

    “是嗎?”端木玉將信將疑的看了林逸一眼,沒有再多說什麼。

    出了這一個小風波之後,試煉大比繼續進行,雪劍鋒剛剛在林逸身上碰了一鼻子灰,轉過頭來立馬就在比試中大發神威,一招將對手打得奄奄一息,分明是拿對手當出氣筒了。

    這樣一來,天階大圓滿弟子又多了一個重傷出局的傷員,加在一起就只剩下六人了,不過這都是預料之中的事情,隨着比賽進程,這種情況只會越來越多。

    很快,築基大圓滿弟子比完之後就是築基後期巔峰弟子,雖然最具噱頭的代表人物靈天佑提早獲得了試煉資格,但這一組對決仍然不乏看點,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在上一輪對決中途突破晉級的冷冷。

    說來也巧,冷冷這一次抽到的對手居然是北島青雲門弟子列英祖,雖然因爲辛易捷的緣故並不是帶隊師兄,不過此人在本次所有北島青雲門歷練弟子之中,實力算是最強的一個了。

    看着站在冷冷對面的列英祖,辛易捷不禁又是一陣搖頭,人家門派的帶隊師兄就算不是引領的天才弟子,那也多是築基大圓滿高手,哪像自己北島青雲門這個,連在築基後期巔峰小組中看起來都平凡無奇毫不起眼,令人情何以堪。

    希望這傢伙不要給北島青雲門丟人才好!辛易捷暗暗苦笑,雖說列英祖上一場是贏了,但是面對實力墊底的對手居然只是險勝,這個結果着實差強人意。

    他可是北島青雲門的頭號弟子啊,要是最終拿不到三場勝利而導致淘汰出局的話,那可就真心丟人丟大了,連辛易捷這個帶隊師叔都跟着臉上無光。

    尤其眼下,雖然還只是第二場,可他的對手是剛剛突破晉級的冷冷,實力尚還遠遠沒有鞏固,於情於理都該輕鬆拿下,要是這樣都還輸的話,那就不單單是被人看笑話了,連帶日後前途都得堪憂啊。

    “請。”列英祖的表情十分凝重,在旁人眼裡這只不過是一場普通的對決,要說特別頂多也就是因爲冷冷罷了,很少有人能夠體會到壓在他身上的那股龐大壓力,即便辛易捷也只是擔心他給門派抹黑罷了,壓力山大的感覺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對他來說,這是一場關乎前途命運,一場絕對不能夠輸的重要對決。

    “請。”冷冷微微一愣,試煉大比雖然關乎太古試煉資格,但本質上並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比賽,一般只要正常應對就足夠了,像列英祖這樣嚴陣以待的倒是很少見。

    不過列英祖這個態度倒也給了她不小的壓力,畢竟是剛剛突破,別說鞏固實力,她到現在連築基後期巔峰的實力都還未能完全適應,如今面對列英祖,嚴格來說她纔是落於下風的那一個。

    受到他們兩人的影響,全場氣氛隨之開始變得凝重起來,衆人說話聲漸漸變小,目光焦點全部集中在了冷冷和列英祖身上,不約而同的一個個暗自揣測,這倆人到底誰會搶先出手呢?

    照理來說,這種比試一般都是強勢的那一方會搶先出手,先發制人爭取主動,然而列英祖卻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架勢,破天荒的率先擺出了防守姿態,着實令人大跌眼鏡。

    這傢伙未免有點小心過頭了吧?衆人不由面面相覷,而就在他們愣神的時候,場中冷冷身形一動,反而率先發起了進攻。

    太古雪劍派弟子的兵器一般都以劍爲主,也有人會選擇刀槍之類的兵器,不過冷冷卻是一個異類,迄今爲止她並沒有專門修煉過任何兵器,唯一的戰鬥手段就是近距離肉搏。

    這倒不是她自己刻意要特立獨行,而純粹是出自她師父的安排,要知道她的根本就在於碎冰體質,在她完全掌握自己碎冰體質的能力之前,冒然修煉任何兵器都是拔苗助長,甚至還可能誤入歧途。手機用戶請訪問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