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尤其在她出來世俗界歷練之前還只是築基初期而已,這個層次就算不用兵器也很正常,到築基中期左右纔會開始專門修煉某一種兵器的弟子大有人在,只是任誰也想不到短短十個月時間,冷冷居然能夠一路竄升到築基後期巔峰,估計就算是她師父,聽到這種事也非得驚掉大牙不可。

    所以,冷冷就成了太古雪劍派中一個十足的異類,明明已是築基後期巔峰高手,卻還連一件趁手兵器都沒有,只能依靠拳腳進行戰鬥。

    但即便如此,列英祖也不敢有絲毫掉以輕心,反而十分緊張,生怕林逸教了冷冷什麼專門對克自己北島青雲門的招式,畢竟之前那麼多前車之鑑擺在那裡,由不得他不擔心。

    殊不知,林逸只是給宋凌珊這些人傳授過對克招式,至於冷冷卻完全沒有做過這方面的功課,原因很簡單,她不需要。

    林逸之所以耗費心思研究各個門派的對克招式,純粹只是因爲宋凌珊衆人才築基不久,實力太低,如果不用這樣的辦法,宋凌珊衆人很難獲得試煉資格,但是冷冷不一樣,以她的資質和實力獲取三場勝利並不算難。

    冷冷現階段最需要的就是實戰歷練,如果連她也使用這種取巧的方法,固然可以贏得更加輕易,不過卻是本末倒置了,林逸自然不會讓她做這種愚蠢的事情。

    眨眼之間,冷冷便已迎面一腿橫掃過來,列英祖連忙下意識往後閃避,不過緊接着就反應過來,對方可是雪劍派弟子啊,自己這麼躲躲閃閃豈不是放任她連成雪勢嗎?!

    雖說已經有了宋凌珊這個先例,但他列英祖卻沒有這個把握去復刻宋凌珊的策略,畢竟若是沒有經過專門的練習,這種策略非但難以奏效,一個不小心反而很容易把自己坑進去,何況對面冷冷跟宋凌珊這些人根本就是一夥,肯定早有提防。

    列英祖反應過來當即就慌忙開始搶招反攻,無論如何,都絕對不能放任冷冷連成雪勢,否則可就凶多吉少了。

    “唉……”辛易捷看着這一幕無奈的嘆了口氣,前後應對明顯不一,列英祖雖是築基後期巔峰高手,論實力比起宋凌珊這些人高出一大截,可真要說戰鬥素養和潛質,他反而連宋凌珊這些人都比不過,就更別說天資超絕的冷冷了。

    列英祖的搶攻絲毫不出冷冷意料,這一回反而輪到冷冷後退了,不過她是早有準備的以退爲進,列英祖連搶三招都沒能碰到她半根汗毛,結果一時心慌露出了一絲破綻,冷冷瞅準機會立馬就是一記鞭腿。

    砰!列英祖連忙橫起手中長棍擋在身前,總算勉強防住了冷冷這記鞭腿的力道,可惜終究還是被刮到了胸口,哪怕只是輕輕一下,對於冷冷來說卻已足夠了,別忘了她可是碎冰體質。

    雪勢的限制效果已是十分明顯,足可令人身法速度削減三成有餘,但是跟碎冰體質這種得天獨厚的天賦相比起來,卻是小巫見大巫了。

    哪怕冷冷現如今還遠遠沒有真正開發出碎冰體質的威力,但是被她這一腳刮到之後,列英祖頓時覺得全身發寒,猝不及防之下速度陡然慢了一大截。

    “結束了。”辛易捷無語搖頭,明明知道冷冷是碎冰體質,列英祖這傢伙居然還會被對方輕而易舉碰到身體,關鍵時候更是連護體真氣都被拋之腦後,這樣怎麼能贏?

    面對冷冷這樣的對手,無論採取什麼樣的對策,隨時保持護體真氣乃是最起碼的常識,因爲只有這樣才能儘量避免肉身遭到直接攻擊,將碎冰體質的限制效果降到最低,否則根本就沒法打。

    果不其然,冷冷一招得手之後,接下來立馬就是毫不客氣的一連串攻勢,列英祖速度大受限制,就算想逃也根本逃不開了,只能硬着頭皮與其周旋,然而這種情況下他又怎麼可能扛得住越打越順的冷冷,形勢瞬間急轉直下。

    衆人一個個都看得大跌眼鏡,這場對決本該是列英祖佔上風,再不濟也該是勢均力敵,卻沒想到一下子就變成了這種情形,照這麼發展下去,冷冷拿下這場對決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了。

    “嘿嘿,北島青雲門可真是人才濟濟,佩服佩服。”雪劍鋒見狀出言嘲諷道,他當然不想看到冷冷出風頭,不過他也同樣看辛易捷和北島青雲門不順眼,能夠藉此機會奚落兩句倒也不是壞事。

    辛易捷哼了一聲沒有接話,他不是不想反駁,只是列英祖這種低劣的表現實在令他沒臉反駁,門中盡是一些這樣的庸才弟子,北島青雲門的未來實在堪憂啊。

    其他一衆北島青雲門弟子也都跟着臉上無光,這樣一來,場中列英祖的表現頓時更加差勁了。

    他本就壓力山大,緊張之下才會發揮得如此失常,而今被衆人這麼指指點點,心中越發緊張,十分實力本就只能發揮出七分,這下倒好,連五分都沒有了。

    局面徹底變成了一邊倒,列英祖原本還能勉強硬撐一陣子,如今卻是變得毫無還手之力,眼看就要分出勝負了。

    “不能輸!我絕對不能輸!”被逼到了退無可退的地步,列英祖整個人都開始變得歇斯底里起來,竟是完全不顧冷冷的連攻,硬是拼着以傷換傷的姿態,強行開始了瘋狂反擊。

    當壓力到達臨界點之後,有的人會徹底崩潰,甚至變得歇斯底里,有的人卻會如鳳凰涅槃一般脫胎換骨,而很顯然,列英祖絕對不會是後者。

    如果列英祖一開始就採取這種以傷換傷的強硬姿態,那倒不失爲一種明智的策略,畢竟他在絕對實力上佔據着優勢,雖然這樣不可避免消耗極大,甚至還會留下重傷,可單就本場對決而言,他的勝算其實還要在冷冷之上,只可惜他並沒有這樣的覺悟。

    然而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列英祖再想以傷換傷已經沒這個機會了!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