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已完全被冷冷的碎冰體質給限制住,冷冷根本就不給他正面硬拼的機會,這種情況下即便是巔峰狀態的列英祖也毫無機會,更別說他此刻儼然已經情緒失控了。

    結果絲毫不出衆人所料,列英祖歇斯底里的瘋狂反擊非但沒能給他帶來轉機,反而只是讓冷冷更加得心應手,讓他自己輸得更快罷了。

    這一幕看得辛易捷和其他北島青雲門弟子集體無語,列英祖雖不是什麼驚才豔豔的天才弟子,但一直以來表現得都還算穩重,發揮失常的時候並不多見,而像今天這樣從頭到尾表現得一無是處,更是從未有過的事情,衆目睽睽之下實在是丟人丟大了。

    噗通!列英祖再次被冷冷一腳踹了出去,掙扎着半天爬不起來,正常人處在他這種局面一般都早已選擇認輸投降了,列英祖本也不是會死撐到底的那種人,只是他此刻被打擊得失魂落魄,除了一些下意識的動作之外,腦中早已把認輸這件事忘得乾乾淨淨了。

    見列英祖這個狀態,冷冷不由微微皺了皺眉,她跟對方遠日無緣近日無仇,自然是想點到爲止,從沒想過要下什麼狠手,只是列英祖這樣始終不認輸,她就只能一直打下去,直到對方開口認輸,或者乾脆被打昏過去爲止。

    不料,就在冷冷準備動手將其打昏之時,整個人忽然身形一怔,周身氣息隨之開始瘋狂涌動,那股莫名的氣勢就連周圍衆人都暗暗心驚,不僅如此,衆人甚至還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

    “不會吧?”林逸第一個反應過來,頓時有些哭笑不得,這妮子竟是又要重演當場突破的那一幕了!

    很快,在場其他衆人也都紛紛反應過來,一個個面面相覷,震驚失聲道:“居然又要突破?不是前天才剛突破嗎?這都什麼情況啊?”

    “一場一突破?真的假的?”就連雪劍鋒都看得瞠目結舌,上一場從築基後期突破至築基後期巔峰,這一次如果順利的話,又要衝築基後期巔峰突破至築基大圓滿,這個升級速度未免誇張過頭了吧?

    殊不知,冷冷之前幾個月閉關修煉的過程中,服用了好幾枚林逸給她的極品築基金丹,雖然當時沒有直接突破晉級,但卻在體內留下了龐大而未消化的藥力。

    若只是平常修煉,這些藥力也許還要好幾個月時間纔會完全釋放出來,而現在卻是剛好趕上了試煉大比,面對同級別的強敵,尤其又是緊張的比試氛圍,冷冷的精氣神全部調整到了最佳狀態,這種情況下很容易提前將藥力釋放出來,臨場突破自然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所以,纔有了現在傳奇一般的一場一突破,三天之內連升兩級!

    這個內情林逸是知道得清清楚楚,但其他人可不清楚,還以爲純粹就是因爲冷冷資質超絕的緣故,這何止是天才,簡直就是天才之中的超級天才啊!

    一時間,冷冷在衆人心目中的地位被拔高了一大截,本來還只是小有名氣的天才弟子,這一下頓時就變成跟千刃齊飛的靈天佑一樣,成爲太古小江湖年青一代引領的頂級人物了。

    突破過程可長可短,若是純粹的厚積薄發,也許就只是一眨眼的事情,可冷冷畢竟是三天之內連續第二次突破,就算體內藥力積存再多,整個突破過程也很難一帆風順。

    正如眼下,冷冷渾身上下的氣息明顯不太穩定,看這樣子就算最終能夠順利突破,那也要花上不少時間。

    不過衆人對此倒沒有表現出半點不滿,能夠現場看到冷冷這樣堪稱傳奇的一場一突破,對於他們來說也是難得的體驗,這可都是以後跟人吹逼炫耀的絕佳談資啊。

    然而就在衆人等待的過程中,一旁本已失魂落魄的列英祖終於有些緩過神來,一見冷冷就在自己旁邊不遠處,下意識就出手反擊,頓時引起衆人一陣驚呼。

    “混蛋!”林逸眼神之中殺機一閃,當即就要出手解決這個不知死活的廢材,不過還沒有等到他真正出手,另一邊辛易捷卻已率先衝進了場中,毫不猶豫揚手一巴掌就將列英祖扇飛了出去。

    “辛師叔你這是幹什麼?”雪劍鋒見狀不滿道,他可是巴不得列英祖打斷冷冷的突破,到時冷冷非但不能更上一層,反而還要受到嚴重反噬,運氣不好的話甚至連命都要搭進去,這對他來說可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沒成想居然就這麼被辛易捷給破壞了。

    “如你所見。”辛易捷此刻的臉色極爲難看,列英祖若只是實力不濟而給北島青雲門丟人倒還罷了,頂多也就被人奚落兩句人才凋零,可現在居然會做出如此無恥的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

    要是他不出手,冷冷這一次臨場突破真被列英祖打斷的話,那可就要連累整個北島青雲門都被釘在恥辱柱上,成爲被整個太古小江湖厭棄的笑柄。

    不僅如此,這樣還勢必會大大得罪林逸,辛易捷甚至嚴重懷疑,如果不是自己搶先一步出手扇飛列英祖,這傢伙說不定都已成爲一具屍體了。

    “辛師叔,你雖然是帶隊師叔,但同時也是試煉大比的唯一裁判,這麼毫不掩飾的干預比試過程,合適嗎?”雪劍鋒冷笑道,在他看來這可是一個送上門來的現成把柄。

    衆人齊齊看向辛易捷,身爲裁判就必須是始終保持絕對客觀中立的第三者,從道理上來說,只要對決還沒有結束,包括辛易捷這個裁判在內,任何人都不能干預場內的任何事情,就算列英祖趁冷冷突破之時偷襲再怎麼卑鄙無恥,那也是規則允許的事情,辛易捷這麼做確實太過武斷了。

    辛易捷看了看衆人,目光最終落在被他扇得人事不知的列英祖身上,冷哼道:“你別忘了,老夫除了帶隊師叔和大比裁判這兩個身份之外,同時還是北島青雲門長老,老夫不過是管教自己門派的弟子而已,並沒有損害到任何人的利益,有什麼關係嗎?”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