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由於冷冷的再次突破,築基大圓滿弟子的人數再度恢復到八人,當然這只是暫時的,誰都知道這種比試越往後便越激烈,受傷減員的概率也就越大。

    辛易捷當即開始替衆人抽籤,所有人都在拭目以待,集聚了林逸、雪劍鋒、冷冷這三個噱頭十足的人物,再加上端木玉等一干實力強勁的各派帶隊弟子,這一組築基大圓滿弟子之間的對決實可謂看點多多,衆人自然不會錯過。

    而在這一組人之中,衆人最期待的莫過於林逸和雪劍鋒之間的巔峰對決,只可惜這一輪抽籤並沒有能滿足衆人心願,不過抽籤結果倒也沒有太讓衆人失望,因爲這一次雪劍鋒的對手,正是剛剛突破晉級的冷冷!

    “有意思,真有意思,兩個都是雪劍派天才弟子,而且彼此之間還有恩怨,這可是雪劍派內戰啊!”衆人頓時露出了喜聞樂見的表情。

    他們是典型的看熱鬧不嫌事大,不過對於冷冷這個當事人來說,這個抽籤結果可就沒那麼好玩了,彼此身爲同門弟子,她對於雪劍鋒的實力還是頗爲了解的,雖然如今名義上已是平級,可她纔剛剛突破晉級爲築基大圓滿,同雪劍鋒顯然無法相提並論,這一戰凶多吉少。

    “冷冷,你要做好認輸的準備,這傢伙的實力跟你預想的不太一樣。”林逸忽然將冷冷拉到一邊小聲提醒道。

    “什麼意思?”冷冷聞言一驚,她確實覺得這一戰不容樂觀,可她畢竟身具碎冰體質這樣得天獨厚的天賦,面對同爲築基大圓滿的雪劍鋒不至於一點勝算都沒有,至少她還有拼一拼的機會,可林逸這話分明是說她必輸無疑了?

    “有件事我一直沒有跟你說,其實雪劍鋒現在的實力並不是築基大圓滿,而是金丹初期。”林逸說道。

    “金丹初期?”冷冷頓時愣住,如果對方是築基大圓滿她確實是有一拼之力,可是金丹初期,那就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連忙壓低聲音驚詫道:“他怎麼會是金丹初期?”

    衝擊金丹比起衝擊築基的難度大了不知多少倍,就算是以這中轉羣島的靈氣條件,那也必須擁有金丹金丹這樣的丹藥才行,可金丹金丹這種級別的丹藥只有通過門派的專門考驗,之後再由長老會統一商議通過才行,而雪劍鋒明明就沒有通過考驗,他怎麼會有金丹金丹?

    “因爲他已經背叛雪劍派,暗中投靠中心,服用了中心給的丹藥,所以他才能夠恢復丹田經脈,同時實力還暴漲了一大截,從築基大圓滿直接突破到了金丹初期。”林逸解釋道,爲免人多口雜,這些事情他之前並沒有向衆人說起,不過現在面對冷冷是不說不行了。

    “什麼?!”冷冷震驚不已,雪劍鋒一直都口口聲聲堅持說自己是叛門弟子,沒想到他自己纔是真正的叛徒!

    “這件事你先不要聲張,假裝不知情就行,其他的以後再跟你解釋,我自有安排。”林逸叮囑道。

    冷冷愣了小半天才終於消化掉這個驚人的內幕,深吸一口氣重重點頭道:“我知道了。”

    “嗯,還有你千萬要小心,雪劍鋒這傢伙不壞好心,待會兒肯定會藉機對你下重手,說不定還要直接取你性命,所以你絕對不能勉強自己,見勢不妙就立即認輸,知道嗎?”林逸正色道。

    他很清楚,雪劍鋒爲了打擊自己已是不擇手段,之前一直都想方設法讓人對宋凌珊他們下死手,雖然一直都沒有成功,但這傢伙從來就沒有放棄過,如今既然有機會直接對陣冷冷,那是絕對不可能善罷甘休的。

    “放心吧,我有數的。”冷冷點點頭。

    “喂,你們兩個嘀嘀咕咕的又在密謀什麼呢,可以開始了吧?”雪劍鋒在遠處喊道,終於讓他等到了親手解決冷冷的機會,這可真是老天有眼,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冷冷和林逸相視一眼,當即便邁步走入場中,神色淡淡道:“請。”

    “好啊,咱們兩個雖然同是雪劍派弟子,但說起來還從來沒有真正交過手呢。”雪劍鋒一臉玩味的冷笑道,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就算冷冷再怎麼被門派高層看重,實力等級終究還是太低了,出來世俗界歷練之前纔不過築基初期,而他雪劍鋒卻是築基大圓滿,彼此實力完全就不在一個層次,自然也就沒有相互比試切磋的意義。

    “那又怎麼樣?”冷冷看了他一眼。

    “那就正好借這次機會,讓師兄我好好領教一下你的碎冰體質,希望不要太讓我失望了。”雪劍鋒睥睨道,換做以前面對一個築基大圓滿的冷冷,他還會忌憚幾分,但現在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彼此彼此。”冷冷神色依舊平靜如常,她這個表情落在旁人眼裡還以爲是憋着勁想要打敗雪劍鋒呢,連帶着雪劍鋒都被騙了過去,心下暗暗冷笑,待會兒就讓你好好體會一下什麼叫做絕望的滋味!

    辛易捷宣佈之後,兩人對決正式開始,不過出乎旁人意料的是,一開始並沒有衆人預想當中的火爆氣氛,無論雪劍鋒還是冷冷都沒有輕舉妄動,兩人竟是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後發制人。

    雪劍鋒仗着自己壓倒性的實力優勢,對他來說無論先發還是後發都無所謂,但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他還不想當中暴露自己金丹初期的實力,所以他纔會選定這個策略,逼迫冷冷率先出手,然後看準機會再伺機反攻。

    “這傢伙倒是老道了很多。”林逸看着這一幕不由挑了挑眉。

    若是以前的雪劍鋒,這種時候必定是咄咄逼人先下手爲強,然而經歷過兩次被廢之後,此人不僅實力上脫胎換骨,就連心性也都變了很多,他本就佔據着實力上的絕對優勢,如今又採取這種看似保守實則極具壓迫性的對策,那就更加立於不敗之地了。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