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情形令冷冷也有些皺眉,她同樣是在打着以退爲進的主意,畢竟實力落於下風,這對她來說是最合理的選擇,卻沒想到雪劍鋒竟能這麼沉得住氣。

    無言的對峙,氣氛陡然變得沉悶而緊張起來,但凡定力稍微差一點,哪怕是單純的旁觀者都會被憋得喘不過氣來,就更別說場中對峙的這兩個人了。

    對峙越久,壓力就越大,等到了一定地步,這個壓力甚至足可將人活活壓垮,到最後連出手的勇氣都會喪失,成爲真正的不戰而屈人之兵。

    當然這絕對不是雪劍鋒的打算,他要的可不僅僅是一場勝利,而是冷冷的性命,真要是逼得冷冷主動認輸,對他來說可就是不折不扣的失敗了。

    終於,兩人對峙了足足一炷香時間之後,冷冷終於率先動了。

    一步,兩步,三步,每走一步她的速度便陡然加快一分,等到十步之後,不僅整個人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就連身上的氣勢也隨之重新攀升到了巔峰。

    “聰明!”辛易捷看得眼睛一亮,其他人還不明所以,但他卻是看明白了其中的深意。

    林逸也點了點頭,冷冷確實很聰明,剛纔這一炷香的對峙對她而言並不是好事,因爲彼此之間的實力差距,她不可能比雪劍鋒更沉得住氣,反而在無形之中消磨掉了自己最重要的銳氣和信心,以至於還沒出手就已經先敗了一陣。

    這點利弊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冷冷自己自然也是清清楚楚,只不過這是她的既定策略,不能一上來就自亂陣腳,所以就算硬着頭皮也只能跟雪劍鋒對峙下去,當達到一炷香的忍耐極限之後她並沒有貿然率先出手,而是想出了這個重整旗鼓的辦法,僅僅十步,就讓她重新找回了與對方一戰的巔峰氣勢!

    能夠在龐大壓力之下做到這一步,冷冷確實是很不簡單,換做其他人能夠不當場崩潰就算難得了,就如上一輪洋相盡出的列英祖。

    “哼,還挺有一套的嘛。”雪劍鋒同樣很是意外,不過隨即就不屑冷笑道:“就算這樣那也還是螳臂當車,你擋得住嗎?”

    冷冷的表現固然讓人眼前一亮,但終究改不了她被迫出手的局面,單就策略而言,她其實已經落入了被動。

    面對雪劍鋒這樣的對手,先發制人明顯不現實,哪怕冷冷已經恢復到了巔峰狀態,迎面而至的一連套搶攻最終還是沒能傷到雪劍鋒半根汗毛,雪劍鋒甚至連劍都沒有出鞘,就已輕鬆從容避開了她的所有拳腳攻擊。

    這跟之前冷冷和列英祖的那一場對決形成了鮮明對比,同樣的攻擊,列英祖被打得喘不過氣來,一直到最後被活活打垮,而如今放到雪劍鋒身上卻沒有造成半點威脅,這就是實力上的巨大差距。

    “被人吹得神乎其乎,難道你就只有這點程度嗎,未免太讓人失望了吧?”雪劍鋒嘲諷道。

    冷冷沒有理會,仍在埋頭猛攻,哪怕明知道傷不到對方,卻也始終沒有半點要放棄的意思。

    “我知道了,她想連成雪勢!”旁觀者之中終於有人恍然大悟,雪劍鋒這一連串的閃避動作固然是瀟灑從容,然而同時卻也給了冷冷輕鬆連成雪勢的機會,經過之前兩輪的比試,衆人對於雪勢的強大早已印象深刻了。

    “你傻吧?在雪劍鋒面前就算連成雪勢又有個毛用?”有人隨即反駁道,要說駕馭雪勢的火候,雪劍鋒肯定遠比冷冷更加老道,用雪勢對付其他人有用,但要說用來對付雪劍鋒,那簡直是班門弄斧,說不定還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就是,而且冷冷有碎冰體質,哪用得着費盡心機去連成雪勢啊!”旁人附和道。

    畢竟真要說限制效果,碎冰體質遠比雪勢更加得天獨厚,而且更加難以防範,冷冷真要是那麼做可就捨本逐末了,她是不會幹這種毫無意義的蠢事的。

    “可要不是爲了連成雪勢,那她現在又是在做什麼,難道就是徒勞掙扎?”衆人紛紛面露疑惑之色。

    他們可不知道雪劍鋒的真正實力,在他們看來,冷冷雖然是剛剛突破晉級,但畢竟是身具碎冰體質的天才人物,而且還造就了一場一突破的傳奇,所以必然是和雪劍鋒一個層次的存在。

    哪怕冷冷在實力底蘊上要稍差一些,那也不至於相差太多,總不可能像此刻場面上那樣徒勞無力,連雪劍鋒的衣角都碰不到吧?

    這種事情沒人會相信,除了雪劍鋒自己,他雖然還沒有完全展露出金丹初期的真正實力,但即便如此也絕非尋常築基大圓滿弟子所能夠媲美的,只是應付冷冷這點程度的攻勢,這就已經綽綽有餘了。

    就這樣,冷冷一連搶攻了二十招,雪劍鋒仍然毫髮無損,就在衆人以爲他準備一直這麼近乎戲耍的躲閃下去之時,他卻忽然雪劍出鞘,而且一出手就是雪劍派標誌性的雪殺式!

    “嗯?”辛易捷神色一變,雖然雪劍鋒還是沒有施展他金丹初期的實力,在場其他人也沒察覺出什麼異常,但他辛易捷可是金丹初期高手,多少還是察覺到了一點異樣,只是一時卻還反應不過來。

    “這傢伙還真是自信心爆棚啊。”林逸見狀則是失笑搖頭,雪劍鋒這一劍雪殺式確實來得極爲突然,論威力在築基大圓滿這個層次也算是一等一的,換做一般人還真的擋不住,可他面對的畢竟是冷冷啊,這是一般的對手嗎?

    果然,雪劍鋒在這一瞬間展露殺機,但冷冷卻似早有提防,在他出劍前一刻就已提前退避了。

    雪劍鋒微微一愣,看起來似乎有點意外,而雪殺式這一招本就容易露出破綻,他這一發愣頓時就令這個破綻更加明顯了。

    “好機會!”旁觀衆人齊齊眼睛一亮。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爲冷冷必然會緊抓破綻趁勢追擊的時候,冷冷的選擇卻再次出人意料,她竟是無動於衷。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