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哼,這麼小心,膽子太小了吧?”雪劍鋒哼了一聲,這招雪殺式他在一開始確實有些失算,但之後暴露出來的明顯破綻卻是刻意而爲,將計就計想要藉此引冷冷上鉤,只要冷冷冒進,他就有絕對的把握一劍將其擊殺,大不了當衆展露金丹初期的境界罷了。

    不過既然冷冷堅持不上鉤,那麼他也不敢冒然下手,否則萬一被冷冷僥倖逃開卻又同時暴露了自己實力的話,他的如意算盤可就完全打空,到時冷冷肯定會當衆認輸,他再想下手就沒機會了。

    “你的廢話太多了。”冷冷這時已經重新攻了上來,攻勢一如開始那般狂風暴雨,但卻還是傷不到雪劍鋒分毫。

    “是嗎,這些廢話以後也許就聽不到了,對你來說說不定就是最後的人生體驗呢。”雪劍鋒饒有深意的咧嘴一笑,隨即再次把雪劍收了起來,恢復到了一開始的局面。

    他現在就像一頭耐心的野獸,等待獵物出現破綻的那一刻,再將其一擊撲殺,在此之前他必須好好收起爪子,以免把獵物嚇跑。

    “她到底在做什麼?”冰無情看着這一幕暗暗疑惑。

    身爲林逸暗中收服的棋子,他當然知道冷冷肯定早已明白敵我實力對比,照理來說,這種情況下無非兩種選擇,要麼一上來就直接認輸,這應該是保證安全的最穩妥做法,要麼就是裝模作樣一陣之後再選擇認輸,這樣多少要冒一點風險,不過卻可以藉此來麻痹雪劍鋒,讓他繼續以爲自己實力還沒有暴露。

    然而冷冷現在所做的卻已完全超出了裝模作樣的程度,她的這一切攻勢看似徒勞,但絕不會是毫無意義的徒勞掙扎,肯定有其用意在裡面,只是她到底想要做什麼,冰無情一時卻還想不出來。

    他想不出來很正常,這個問題除了冷冷本人之外,全場也就林逸能夠知道答案,因爲這個殺手鐗可是他幫着冷冷一起研究開發的啊。

    眨眼之間,場中兩人又走了十幾招,就在雪劍鋒的耐心逐漸被消耗乾淨的時候,冷冷忽然開口道:“多少招了?”

    “什麼?”雪劍鋒一愣,下意識回答道:“三十二招?”

    “足夠了。”冷冷點點頭,隨後猛然停下了動作,隔着三步之遠淡淡道:“就讓你來試驗一下我的新招式,畫地爲牢。”

    話音落下,雪劍鋒全身上下一瞬間如墜冰窖,身爲雪劍派弟子對於寒冷他有着足夠抵抗力,然而這一刻他卻實實在在感受到了什麼叫做徹骨冰寒,這已經不單純是身法速度受到影響的問題了,要是不能及時掙脫,即便是他也非得被活活凍死不可!

    “畫地爲牢?”看着雪劍鋒一瞬間就被凍僵的詭異姿態,全場所有人集體震驚了,一個個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冷冷,難道之前她做的這麼多並非是徒勞掙扎,而是在爲這一招畫地爲牢做準備?!

    林逸見狀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弧度,冷冷最大的倚仗自然是碎冰體質,然而一直以來卻始終沒有能夠真正發揮出其威力的獨有招式。

    如果她還只是築基初期,那倒沒什麼大不了,可她現在接連突破之後都已是築基大圓滿了,馬上就要衝擊金丹期的人物,這要是連一招最起碼的壓箱底招式都沒有,那就未免太說不過去了,一旦遇上強敵的話可是要吃大虧的。

    故而,林逸早在幾個月之前就已開始替冷冷籌謀設計,經過不斷嘗試改進,直至試煉大比開始之前才終於研究成型,只不過前兩輪冷冷遇上的對手實力都不夠強大,所以派不上用場罷了,直至現在遇上雪劍鋒這個金丹初期的強敵,這才終於有了用武之地。

    將碎冰特性以潛移默化的方式融入真氣之中,再以某種特殊方式使得真氣外放之後仍舊有所殘留,由於這些真氣本身並不強大,殺傷力也並不算強,像雪劍鋒這種強敵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完全注意不到這些真氣殘餘就尾隨着自己揮之不去,等積累到一定程度之後就成了一個如影隨形的異類牢籠。

    等到冷冷將其碎冰特性一瞬間全部釋放出來,這個牢籠的徹骨冰寒就算是雪劍鋒也別想扛住,而且想甩都甩不掉,想逃也逃不出去,這就是畫地爲牢!

    雖然還只是新創不久的招式,日後還有很大的改進餘地,不過畫地爲牢這一招足可將碎冰體質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說是冷冷獨有的底牌殺招也毫不爲過。

    如果只是面對同級對手,冷冷想要施展畫地爲牢其實根本不用這麼麻煩,隨便周旋個三五招就能輕易釋放出來,其威力足可將同級對手活活凍死了,可雪劍鋒卻是金丹初期高手,三五招顯然不夠,所以冷冷纔不管不顧的足足周旋了三十二招,直至造就了現在這個極限版的畫地爲牢。

    冷冷本來還在擔心這一招能不能有效,畢竟這可不是普通的越級對敵,而是實實在在的跨越大境界對敵,就算是極限版的畫地爲牢也未必就一定管用,不過現在看到雪劍鋒的狀態之後,她懸着的一顆心頓時就落了地。

    這何止是管用,簡直是太管用了!

    如果雪劍鋒不能及時想出破解畫地爲牢的辦法,再過一時片刻,下場必然是被當場凍死!

    “厲害。”冰無情不着痕跡的看了林逸一眼,心中滿滿都是敬畏,雖然這一招畫地爲牢是冷冷的獨有絕技,可在他看來真正厲害的卻還是林逸。

    相比起畫地爲牢招式本身,這個天馬行空般的創造力纔是真正可畏的東西,其對招式真氣的理解之深刻絕非是區區築基期高手能有的境界,甚至連金丹期、元嬰期都未必能有,再聯想起林逸之前展露出的神奇能力,冰無情不禁再一次心驚不已,這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其他人想的卻遠沒有他這麼一針見血,包括辛易捷在內,他們所看到的只有場中的冷冷,看着雪劍鋒無力掙扎的模樣,他們此刻心中除了震撼,還是震撼。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