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雷宮自認不是什麼弱者,面對端木玉這個對手未必就毫無勝算,尤其是第二輪林逸破解葉落知秋的方法就給了他絕佳的參考,毫不誇張的說,他的勝算至少在六成以上。

    果不其然,在這場志在必得的對決之中,端木玉一上來就使出了葉落知秋這一招標誌性的招式,肅殺秋意之,整個人如同之前一樣瞬間隱匿無形。

    “哈哈,雕蟲小技!”雷宮對此早有準備,幾乎就在端木玉身形消失的同一瞬間,他就已經一記手刀朝她腰側切了過去,幾乎是完全照抄了林逸上一輪的破解方法。

    這一記手刀不求威力只求速度,只要能夠順利切中端木玉腰側的招式命門,他就必勝無疑。

    雖然有點照貓畫虎的嫌疑,但不得不說,他的應對確實不失爲一種高明的攻心計,而且勝在反應和速度都足夠快,極易讓人猝不及防。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這一記手刀居然落空了,手刀劃過,面前仍舊空空如也。

    一刻,一張巴掌大的玄鐵葉猛然轟在他的後背,雷宮本是一個身形龐大的彪形大漢,然而被這一葉轟中之後居然硬生生被當場轟飛,直接越過衆人的頭頂落入海中,如此一來自然就算出局了。

    “一葉如山!”辛易捷眼皮跳了跳,這一招雖然遠不如葉落知秋那樣知名,但卻是葉靈派少有的強硬殺招,其威力在築基期這個層次乃是一等一的存在,只不過葉靈派真正練成這一招的人少之又少,外人就更加難以見識了。

    這還是端木玉第一次在大庭廣衆之使出來,能夠一招轟飛雷宮這個彪形大漢,一葉如山。果真名不虛傳。

    看着端木玉神色平靜的走到一旁開始打坐恢復真氣,衆人不禁面面相覷,這個如男人一般強硬的女子真心不好惹。葉落知秋配合一葉如山,除了林逸那種級數的存在。其他人根本就招架不住啊。

    第三輪比試仍在有條不紊的繼續進行,有了前面兩輪作爲鋪墊,這一輪衆人的表現明顯少了許多試探性的進攻,往往一上來就祭出壓箱底的底牌招式,對決一開始就進入白熱化階段,基本上三招兩式就能直接決出勝負,這樣還能夠多省些體力應對以後第四第五輪的比賽。

    很快,宋凌珊衆人便再次輪到上場。這一次衆人表現一如既往的亮眼,宋凌珊吳臣天幾個不出意外的三戰全勝,和林逸一樣提早獲得了試煉資格。

    而至於康曉波幾個雖然沒能三戰全勝,但也有驚無險的拿到了兩勝一負,形勢也算是一片大好。

    唯一的一個例外是應子魚,她是衆人之中唯一一個前途不妙的人,三輪來一勝兩負,而且這唯一的一場勝利都還是第一輪遇上雨冰才撿到的,其他兩場對陣太古聯盟弟子都被輕鬆擊敗,林逸之前教給她的對克招式完全使不出來。這樣去可是大大不妙了。

    “子魚,你……”面對這種情況,就算是林逸也不禁束手無策。他已經絞盡腦汁爲衆人研究出了各門派的對克招式,這就像事先提供了參考答案一樣,衆人只需要在考場上把答案背來就行了,可是應子魚現在這種情況,他總不可能親自上陣代考吧?

    “林逸哥哥,我是不是很沒用?”應子魚苦笑道。

    林逸看着她心中一震,這妮子雖然直到此刻都還在強行擠出一個笑臉,但淚水分明已經在眼眶中來回打轉,只是拼命忍住不讓它流來罷了。

    “不。”林逸搖了搖頭。看着應子魚故作堅強的表情有些心疼,心中暗暗有些後悔。像應子魚這個年紀本該留她在世俗界好好享受校園生活的,這一次卻臨時起意要帶她一起去太古試煉。自己是不是太過武斷了?

    “看來這一次只能我自己一個人留來了。”應子魚落寞道,當初林逸提出來讓大家參加太古試煉的時候,她是衆人之中響應最積極最嚮往的一個,然而照現在這種情況看來,她基本上就已經與太古試煉無緣了。

    “別灰心,你還有機會。”林逸安慰道。

    “林逸哥哥你就不用安慰我了,我自己的情況我自己最清楚,想要在接來兩輪比賽都獲勝,這根本不可能。”應子魚苦笑道。

    本來她也許還可以寄希望於運氣,畢竟如果運氣足夠好接來兩輪都抽到自己人的話,她就可以保送獲得試煉資格,只可惜宋凌珊吳臣天這些三戰全勝的人提早獲得試煉資格,爲免他們接來出工不出力影響試煉大比的公平性,按照規定他們已經不能參與抽籤對決了,如此一來真正有可能抽到的自己人就只剩康曉波幾人了。

    這樣不僅概率變得極小,就算是真的遇上了,應子魚也不好意思真叫康曉波他們讓着自己,畢竟那樣的話就連康曉波他們也都不能確保獲得試煉資格了。

    宋凌珊衆人面面相覷,有心想要安慰,但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他們可都知道應子魚的個性一向都是很要強的,要是一句話說不到位非但起不到安慰作用,說不定反而會起到反效果。

    “沒什麼不可能,凡事不能只從悲觀的角度去看,你現在連輸兩場雖然很可惜,但如果換一個樂觀的角度來看,只要再贏兩場就萬事大吉了,不是麼?何況這種局面並不算太糟,靠你自己也許一時想不出應對之策,但你別忘了還有我啊。”林逸笑道。

    “林逸哥哥你有辦法?”應子魚眼睛一亮,不過隨即又黯然搖頭道:“沒用了,都是我自己太沒用,明明你已經把對克招式全都教給我了,可我一站到場中就忍不住緊張,一緊張就把一切都忘得乾乾淨淨,根本用不出什麼對克招式,我就是一個廢物!”

    “不,你不是,你只是年紀太小,還不適應這種氛圍罷了。”林逸搖搖頭,忽然拉過應子魚朝停靠在一旁海灘的小木船走去,邊走邊道:“做好準備吧,接來兩天我要給你進行單獨特訓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