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單獨特訓?”應子魚一愣,詫異道:“現在還搞特訓,來得及嗎?”

    雖說之前那些對克招式也是臨時抱佛腳,衆人前後只用了三天時間就差不多都掌握了,可現在卻是試煉大比進行時,就算前後兩輪之間足有兩天時間空餘,那也只夠用來恢復體力和真氣罷了,哪有時間進行單獨特訓?

    “來得及,當然來得及,因爲這並不是新東西,只是把之前教給你們的對克招式複習一遍罷了。”林逸示意應子魚上船之後,便划着木船返回北島青雲門的專屬小島。

    “複習一遍?這有用嗎?”應子魚很不自信,她本來其實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但唯獨對於考試之類的事情毫無辦法,而這次試煉大比對她而言無異於一場考試,一上考場就腦子一片空白,現在就算把對克招式記得再清楚,到時候還是沒用。

    “放心,這次可不是純粹的複習,而是爲你量身定做的哦。”林逸神秘一笑,他現在已經找到了應子魚的癥結所在,想出應對之策並不難。

    “真的嗎?”應子魚直到這個時候才總算恢復過來,她不是對自己有信心,而是對林逸有信心,既然林逸敢這麼說,那就一定有辦法讓她渡過難關。

    另一邊,衆人看着兩人划船而去的背影,宋凌珊不禁有些擔心道:“子魚她沒問題吧?”

    “放心啦,既然有老大親自出馬,她肯定沒問題了,咱們只要拭目以待就行了。”吳臣天毫不懷疑道。

    衆人也跟着相視一笑,林逸既然說過要帶大家一起去太古試煉,那就絕對不會單獨落下應子魚,他從來不會讓大家失望,以前不會,以後也不會。

    試煉大比第四輪,由於雪劍鋒、林逸這些三戰全勝的人提早獲得試煉資格,還有一些人三戰全敗早早被淘汰出局,再加上之前比試中重傷出局的失敗者,這一輪比賽的參賽弟子明顯少了很多,就拿築基大圓滿小組來說,上一輪還是八個人,這一輪卻只剩下了五個人。

    少了雪劍鋒和林逸,這一輪對決也變得遠不如之前那麼噱頭十足,冷冷和端木玉算是碩果僅存的焦點人物了,前者是差點用畫地爲牢逆襲金丹期高手的天才弟子,後者是逐漸展露出葉靈派強大一面的帶隊師姐,而且兩個還都是美女,倒也算是難得的看點了。

    可惜這一次兩女並沒有遇上,然而令衆人大跌眼鏡的是,無論冷冷還是端木玉,在剩下這些築基大圓滿高手之中都該算是頂尖的存在了,結果這一輪竟是不約而同雙雙吃了敗仗!

    原本抽中她們的那兩個築基大圓滿弟子,得知抽籤結果之後本來都已經要認命了,畢竟兩女之前展露出來的實力確實非同小可,一般的同級高手遇上她們基本上毫無勝算可言,所以兩人都只是抱着必敗的信念最後放手一搏罷了。

    卻沒想到,居然還真的被他們搏贏了。

    這個結果別說旁人看得瞠目結舌,甚至就連他們自己都覺得難以置信,感覺這場勝利就像白撿來的一樣,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頓時欣喜若狂。

    “這是什麼情況啊?”宋凌珊衆人看得面面相覷,只可惜這時候林逸不在邊上,要不然倒是能給他們講解一二。

    “恐怕是前三輪真氣消耗過大,體力不足了吧。”辛易捷看了他們一眼若有所思道,除了沉默無語的冰無情,他應該是除了冷冷和端木玉這兩個當事人之外最能看出名堂的人了。

    他說的一點都不錯,冷冷因爲前面兩輪接連突破的緣故,實力境界遠遠沒有鞏固,何況上一輪面對雪劍鋒又第一次使出了極限版的畫地爲牢,這可是極其消耗真氣和體力的底牌殺招,當時因爲精神亢奮還沒覺得怎麼樣,直到現在才完全體現出弊端。

    如果能夠使出畫地爲牢,剛纔這一場她幾乎沒有會輸的理由,然而就是因爲真氣不足的緣故,她在施展這一招的時候出現了十分明顯的破綻,這才被對手反敗爲勝。

    端木玉也是一樣,無論葉落知秋還是一葉如山,都是極爲消耗真氣和體力的強力招式,而且短時間每一次使用都會比上一次消耗更大,再加上她的對手實力並不弱,最終輸掉其實並不難理解。

    兩女輸掉對決之後的表現如出一轍,都是一言不發,直接走到一旁空地之後就開始打坐恢復真氣,她們現在都是兩勝兩負,接下來第五輪比試將直接關係着何去何從,所以必須抓緊時間養精蓄銳,爲這最後一場對決做好準備。

    巧合的是,自從冷冷和端木玉兩人相繼失利之後,這第四輪比試就像受到了詛咒一樣,各種冷門竟是接二連三的不斷出現,明明實力佔據着絕對上風卻屢屢陰溝翻船,簡直邪了門了。

    辛易捷對此倒是並不怎麼意外,身爲北島青雲門頗有資歷的長老,各種大大小小的比試他主持了沒有一百場也有八十場,深知比試到了中後段由於體力和真氣被大量消耗,精神也會因爲疲憊而不自覺的有所放鬆,所以是最容易發生意外的時候,像這樣頻頻爆出冷門也不足爲奇。

    一天之後,第四輪比試終於輪到築基初期小組,隨着參賽弟子因爲各種原因而大幅減少,比賽進程明顯加快了不少,第一輪還需要耗費整整兩天時間才能全部比完,而等到現在第四輪,前面比賽全部比完纔不過堪堪不到一天而已。

    要不是辛易捷在每一組比賽間隙刻意多留了一些時間供衆人休整恢復,這個時間甚至還會更短,畢竟那可不僅是對決場數遠比之前要少,因爲大家都刻意減少試探的緣故,每一場對決的時間也都隨之大幅度縮短,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他們還沒有回來,要不要找個人去叫一下?”宋凌珊衆人面面相覷!這裡的他們自然是指林逸和應子魚。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