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之前說要帶應子魚特訓兩天,結果現在還沒到兩天就已輪到抽籤了,要是缺席的話豈不是算作棄權,直接就被淘汰了?

    “可是現在恐怕來不及了吧?唉,我們失策了……”雨冰皺眉道,其實他們早該意識到這一點的,只是因爲太過信任林逸的緣故下意識就覺得這點小事肯定會在林逸預算之中,卻忘了這個時間並不可控,就算是林逸也不可能提前預料到這麼快就會輪到築基初期小組。

    “不管怎麼樣,我現在就去找老大他們,只要不是被抽到第一場應該就沒問題,我想運氣應該沒那麼背吧。”吳臣天當即出發。

    然而還沒等他走出兩步,這邊辛易捷便已當衆宣佈道:“築基初期第一場,世俗界應子魚對陣雪劍派羅殺生。”

    “哈?怎麼這樣!”吳臣天一個踉蹌差點摔成狗吃屎,宋凌珊衆人也都是一臉蛋疼的表情,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可怎麼辦?

    而此時,羅殺生已經帶着一身兇悍的氣勢緩緩走到了場中,一臉獰笑的看着宋凌珊衆人。

    雖然第一輪就被宋凌珊奇蹟般的逆襲反擊,而且宋凌珊那一擊也確實正中要害,不過下手其實並沒有那麼重,所以羅殺生等到第二輪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恢復過來,接下來的三輪比賽他並沒有再遇上林逸一夥的任何人。

    放眼太古聯盟這次出來世俗界歷練的所有築基初期弟子,羅殺生的實力算不上絕對一流,但畢竟是能夠順利掌握雪勢的雪劍派弟子,實力其實不容小覷,沒有一流也有二流,只要運氣不是太差,以他的實力足可戰勝大多數對手。

    不過也許是被宋凌珊打擊得夠嗆,羅殺生實力是恢復了,狀態卻受到了不小的影響,接下來兩輪比賽一勝一負,雖然沒有直接被淘汰出局,但也一隻腳踩到了懸崖邊上,接下來已經退無可退了。

    “真是巧啊,雖然很遺憾不是宋凌珊,但還算是給了我報一箭之仇的機會,我都已經迫不及待了。”羅殺生有些可惜的看着宋凌珊道,第一輪那麼莫名其妙的輸給宋凌珊他可是很不服氣的,接下來幾輪他做夢都想再遇上宋凌珊,只可惜沒有這樣的機會,現在只能拿應子魚出氣了。

    宋凌珊衆人紛紛怒目而視,如果現在不是試煉大比,他們非得上去好好教這傢伙做人不可,上次要不是宋凌珊手下留情,他現在都已經是一個死人了,竟然還有臉在這裡大言不慚!

    說是這麼說,不過要說一點都不擔心卻是假話,以應子魚前面幾場的表現對上這個羅殺生實在是凶多吉少,尤其這傢伙懷恨在心,一旦真的被他逮住機會後果不堪設想,他絕對不會輕易讓應子魚認輸的。

    “比試開始,請兩位弟子入場就位。”辛易捷見應子魚遲遲不入場,不由轉過頭催了一句,然而並沒有找到應子魚的身影,幾個月下來他跟宋凌珊衆人也算打了不少交道,還是能夠認出應子魚的樣子,不由愣道:“應子魚人呢?”

    正常情況下,無論是不是輪到抽籤上場,所有弟子都會統一在旁邊等候,就算是三戰全勝提早獲得試煉資格抑或三戰全敗提早淘汰出局的弟子,除了那些受傷嚴重的,絕大數也都會留在這裡看其他人繼續比試,像應子魚這種明明沒有受傷卻消失不見的,這還是第一次出現。

    “這個……”宋凌珊衆人面面相覷,連忙道:“她有點事情回去一趟,不過馬上就回來了,麻煩稍微等一下。”

    “那……好吧。”辛易捷點點頭,如果其他人說這話也許未必有用,誰讓應子魚是林逸的人呢,畢竟是師叔祖,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羅殺生見狀有些不滿的哼了一聲,不過卻也不敢多說什麼,他可不是雪劍鋒那樣的大人物,只是區區一介築基初期弟子而已,哪敢在辛易捷這種金丹期的帶隊師叔面前擺譜,所以也只能忍了。

    宋凌珊衆人鬆了一口氣,連忙派出吳臣天去通知林逸和應子魚,然而這裡距離北島青雲門的專屬小島頗有一段距離,而且還得划船,沒有兩炷香時間根本不足以來回,就算是辛易捷也不好意思公然拖延大家這麼久啊,只能算作死馬當成活馬醫了。

    一炷香過去,其他太古聯盟弟子果然都不耐煩了,如果說讓他們久等的是林逸這樣的大人物,那倒還情有可原,可現在不過是一個實力卑微的小丫頭片子而已,辛易捷身爲帶隊師叔和裁判竟然如此偏袒,未免私心太重了吧?

    “辛師叔,等的時間夠長了吧,如果她不來,難道我們還要就這麼一直等下去不成?”羅殺生終於硬着頭皮質疑道。

    “是啊,按照試煉大比規則只要不及時出場者就算自動棄權,等一炷香已經是極限,再等下去花都要謝了。”旁人紛紛附和道。

    “這……”辛易捷爲難的看了宋凌珊衆人一眼,站在他的立場確實也算是盡力了,只能給出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當即就要宣佈:“既然如此,那麼老夫就在此宣佈應子魚因爲遲到過久,算作自動棄……”

    話沒說完,不遠處忽然傳來應子魚的聲音:“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太好了!”看着林逸和應子魚一起出現,宋凌珊衆人頓時都鬆了一口氣,就連辛易捷都是一樣,唯獨羅殺生有些失望。

    他雖然想借此機會在應子魚身上出一口惡氣,但是相比之下,還是試煉大比重要得多,如果能夠不費吹灰之力白撿一個勝場,那麼就能保持巔峰狀態應對最關鍵的第五輪對決,獲得試煉資格的把握可就大多了。

    “那麼我要上嘍!”應子魚一改前面幾輪的慌張忐忑,自信的笑着對林逸伸出了手掌。

    “嗯,加油。”林逸與她擊掌道。

    應子魚當即精神抖擻的走到場中,看着對面的羅殺生深吸一口氣,心中暗道,好好看着吧,本姑娘是絕對不會拖大家後腿的,絕對不會!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