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貼身瞬打?!”衆人一驚。

    “嗯,這是一種拋開一切,只追求極限出招速度的戰鬥方式,一旦被這種高手貼身纏住,那就別想正常反擊了,因爲你纔出招到一半的時候人家早已出了好幾招了,所以只能被牽着鼻子走。”林逸道。

    “哇,聽起來似乎很厲害啊!”衆人紛紛驚歎,不過隨即就有些幽怨了:“老大太偏心了吧,這麼厲害的東西只教子魚卻不教我們……”

    “呵呵,你們要是想學我隨時都可以教,不過這只是一種戰鬥方式罷了,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的。”林逸說着看了場中的應子魚一眼,其他人不好說,這妮子上手速度倒是出乎意料的快,似乎天生就是修行貼身瞬打的料。

    場中兩人仍在激鬥,果然如林逸所說,看樣子羅殺生確實是被應子魚給徹底牽制住了,他的殺生刀在被人貼身之後本就難以發揮威力,更何況應子魚用的還是貼身瞬打,哪怕只是剛剛有個雛形,在築基初期這種層次卻已足夠給人一個措手不及了。

    “貼身瞬打果然很有效啊,那傢伙完全找不到反擊的機會,真的就是子魚牽着鼻子走啊!”吳臣天眼睛大亮道。

    不過雨冰卻還是有些皺眉:“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子魚還是沒能真正對他造成威脅,這麼下去很快就會體力不支了吧?”

    “貼身瞬打是一種只要貼身就很容易佔據主動的戰鬥方式,而弊端卻是每一擊的威力會大幅削弱,而且體力和真氣消耗都很快,確實不適合打持久戰。”林逸點評道。

    “這麼說子魚豈不是危險了?”宋凌珊聞言擔心道。

    “你錯了,昨天我突然發現子魚身上有一項很強的特質,特別適合貼身瞬打,你們只要看下去就知道了?”林逸神秘一笑。

    “很強的特質?”衆人聞言一愣,一個個目不轉睛的盯着場中應子魚的表現,一時間並沒有看出任何異狀,不過漸漸的,衆人神色都變了。

    這場對決已經持續了足有一炷香時間,以應子魚這樣激烈的戰鬥節奏,照理應該已經快撐不住了,出招速度必然會逐漸減慢纔對,然而此刻她的表現卻是恰恰相反,非但沒有減慢,反而似乎有越打越快的跡象,不僅如此,從羅殺生的動作來看,就連威力都比一開始增強了不少!

    “怎麼會?”衆人不禁疑惑不已。

    “越戰越勇,後程發力,子魚似乎就是這種難得一見的極品體質呢。”林逸笑着解釋道,正常人都是體力消耗之後就越來越弱,但有一種人,卻反而能在這種情況激發出遠比平常更加強大的實力,應子魚看着嬌小柔弱,不過恰恰有着這種強悍體質,可見她以前做小太妹不是偶然,而是骨子裡就有着這種基因。

    “後程發力的體質?!”衆人大吃一驚。

    而就在他們吃驚的同時,場中局勢已經徹底進入了白熱化階段,隨着應子魚的出招節奏越來越快,招式威力越來越強,一直採取龜縮防守姿態的羅殺生明顯開始變得力不從心了,短短片刻之內,他已經連着被擊中了五招。

    雖然他的護體真氣擋下了大部分威力,但接連中招還是累積不少傷害,此刻儼然已經有點受傷,就算傷勢並不重,可多少也影響到了他的行動,這是惡性循環的開始。

    “看這樣子,結果應該很快就會出來了。”辛易捷有些詫異的點了點頭,局勢到這一步已經一目瞭然,應子魚出乎意料的強勢表現徹底佔據了上風,如果羅殺生再不拿出絕地反擊的強力手段,那麼對決很快就要結束了。

    這一點身爲當事人的羅殺生心知肚明,可惜這是他第一次見識貼身瞬打,一時間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應對,面對節奏如此之快的貼身攻勢,他甚至連完整的招式都使不出來,反擊更是無從談起。

    “敗在一個羸弱不堪的小丫頭手下,這種狗屁倒竈的蠢事怎麼可能發生在本大爺身上!”眼看着被一步步逼到絕境,羅殺生終於準備狗急跳牆豁出一切了。

    林逸看着這一幕嘴角微微一翹,雖說貼身瞬打是一種極爲強勢的戰鬥方式,但並不是無敵,只要選對策略就能與其周旋。

    想要對付貼身瞬打,那就必須要做到以下兩點,其一是決不可輕易被對方貼身,其二是被對方貼身之後必須第一時間重新拉開差距,哪怕拼着以傷換傷的代價也要在所不惜。

    然而羅殺生完全沒有做到這兩點,甚至連意識都沒有意識到,這個時候豁出一切雖然是跟第二點有點不謀而合的意思,只可惜爲時已晚,沒有足夠的耐心和手段,只靠一時衝動的狗急跳牆就能破解的話,貼身瞬打這種在天階島都備受推崇的戰鬥方式未免也太弱了。

    羅殺生情急之下考慮不了太多,竟是十分突兀的直接使出了雪殺式,自從他第一輪敗在宋凌珊手下之後,這一招雪劍派標誌性殺招的破綻就已變得衆人皆知,所以每一次使用都必須極爲謹慎,否則很容易就被人剋制。

    旁邊衆人一陣咋舌,這種時候只要應子魚順勢攻擊他咽喉這個明顯的破綻,對決就直接宣告結束了,這種攻擊正常情況下也許不容易做到,不過以應子魚的貼身瞬打,抓住機會對她來說輕而易舉。

    結果,應子魚卻完全沒有理會的意思,仍舊繼續着原來的節奏,快速攻擊着羅殺生身上各處,唯獨不包括咽喉這個破綻。

    “這小丫頭居然看穿了?”羅殺生不喜反驚,他的狗急跳牆其實就是一個假象而已,他就想用這一招雪殺式引對方上鉤,事實上他壓根就沒有完整施展雪殺式的打算,從開始施展的那一瞬開始他就已經準備好變招了。

    “呵呵,我是該說聰明反被聰明誤呢,還是該說蠢人多作怪?”林逸見狀不由失笑道,羅殺生的勾引在他看來實在是小兒科,別說是他,旁邊宋凌珊衆人也都第一時間就已經察覺到了。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