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至於應子魚本人有沒有察覺到,那倒是不一定,只不過就算她沒有察覺也絕對不會理會,因爲她是最注重掌控主動權的貼身瞬打,哪怕不惜錯失對方的破綻,也絕不能跟着對方的節奏走,除非有一擊致命的絕對把握,這是林逸在教她貼身瞬打的時候重複強調的第一鐵則。

    砰!就在羅殺生耍弄心機的片刻工夫,應子魚一連串攻擊硬是當場將其擊倒在地,然而即便如此她也沒有停下動作,對着倒在地上的羅殺生仍舊一通窮追猛打,絲毫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呃……好凶殘……”衆人看得眼皮直跳,雖然說只要羅殺生沒有親口認輸或者直接昏迷過去,對決就還沒有結束,就算倒地也可以繼續趁勢追擊,可這種試煉大比一般人都會點到爲止,像應子魚這麼兇殘追擊的卻是少見。

    別說其他人,就算林逸衆人也都看得不寒而慄,果然應子魚骨子裡就是一個狠人啊。

    片刻之後,看着地上毫無還手之力就快被活活毆死的羅殺生,辛易捷終於有點看不下去了,只得站出來阻止道:“好了,本場對決到此爲止,老夫宣佈應子魚獲勝,羅殺生一勝三負,淘汰出局。”

    “啊?這就結束了?”應子魚聞言悻悻收手,仍然帶着一臉意猶未盡的表情。

    “差不多就行了,留點體力給下一輪吧。”林逸不由汗顏,看了眼地上一片悽慘狼狽的羅殺生,遇上應子魚這麼個對手實在是倒了八輩子血黴啊。

    “好吧,不過林逸哥哥你教我的貼身瞬打真的好棒啊,打着打着感覺整個人都燃起來了,讓人慾罷不能呢!”應子魚興奮的抱住林逸手臂道。

    衆人聞言莞爾,這應該不是貼身瞬打的效果,而純粹就是拜她自己的特殊體質所賜吧!

    應子魚的獲勝給大家開了一個好頭,接下來上場的雨冰、康曉波衆人不出意外的全部過關,紛紛以三勝一負的戰績順利獲得太古試煉資格。

    這樣一來,林逸衆人就只剩下兩個人要征戰最後的第五輪,應子魚和冷冷。

    不過以應子魚現在的狀態來看,下一輪應該沒什麼好擔心的,至少在築基初期這個層次,貼身瞬打還是一種十分棘手的戰鬥方式,絕大數人都會措手不及,若沒有高人指點,應該沒人能夠擋住應子魚的貼身瞬打攻勢。

    現在有點令人擔心的反倒是冷冷,雖然她如今的實力很強,不僅擁有碎冰體質,而且還開發出了畫地爲牢這樣的強力招式,不過她現在剛剛晉級築基大圓滿,同時面臨着體力真氣不足的困境,如果沒能及時恢復過來,說不定就會重蹈第四輪覆轍,那可就麻煩了。

    “林逸哥哥,要不然你也給冷冷姐姐來一次單獨特訓,那不就萬事大吉了。”應子魚提議道,她自己就是一個活生生例子,以林逸的層次和眼力,單獨特訓的效果毋庸置疑。

    “也好。”林逸點點頭,轉而看向冷冷:“就眼下來說,無論畫地爲牢還是其他方面都還有極大的提升空間,針對性特訓一下應該會有所收穫,你自己覺得呢?”

    “這個……”冷冷卻是猶豫了一下,隨即堅定搖頭道:“貪多嚼不爛,現在我連築基大圓滿的實力都沒有好好鞏固,畫地爲牢也還沒有熟練掌握,所以我覺得特訓還是留給以後吧,這一次我想憑自己的努力去克服。”

    “那好吧,我相信你,加油。”林逸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這麼做固然有點風險,不過他倒是覺得很欣慰,正如冷冷自己所說的貪多嚼不爛,能夠意識到這一點算是難能可貴了。

    試煉大比第五輪,沒有人選擇越級挑戰,畢竟會留到這一輪的都是經過四輪鏖戰,最終獲得兩勝兩負的弟子,這個時候已經容不得半點意外,與其選擇越級挑戰,還不如老老實實參加第五輪比試,至少這樣難度還小一點,獲得太古試煉資格的把握也更大一些。

    築基大圓滿高手只剩下四人,而當辛易捷抽出第一組對決名單的時候,所有人都吃了一驚,目光一下子全部集中到了場中兩人身上,冷冷對陣端木玉!

    “哦?看樣子被我趕上了一場好戲啊!”雪劍鋒饒有興致的笑了起來,經過這幾天的療養,冷冷那一招極限版畫地爲牢給他留下的凍傷已經痊癒,不過因爲這個緣故,他這幾天都沒能在場督戰,所以也沒能特意針對林逸一夥,要不然衆人未必會有這麼順利過關。

    好在這一場抽籤結果沒有讓他失望,雖然他不得不承認,冷冷的實力確實非同小可,尤其那一招畫地爲牢更是驚世駭俗,一般的同級高手很難與之抗衡,但端木玉可不是尋常角色,何況從上一場來看冷冷的狀態實在算不上好,這一場對陣端木玉的勝算並不高。

    如果端木玉能夠就此淘汰掉冷冷,雖然對雪劍鋒來說只是差強人意,但也算勉強有個安慰了。

    此刻不僅是雪劍鋒,其他衆人也都紛紛露出了看好戲的神色,畢竟這可是一場難得的焦點對決,雙方都是話題十足的焦點人物,尤其這一場還是最後的對決,無論結果如何都勢必有一方要被當場淘汰,到底會是誰呢!

    “請。”冷冷率先對着端木玉微施一禮。

    “請。”端木玉則是瀟灑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面上表現得泰然自若,心下卻在暗暗提防,告誡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對方使出畫地爲牢,連雪劍鋒這個金丹初期高手都差點遭殃,如果換做她被困住,那就一切都結束了。

    兩人見禮完畢,全場氣氛一下子就開始變得無比緊張起來,旁邊衆人連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靜靜等待着兩人正式動手。

    對峙片刻之後,冷冷終於率先開始行動了,她一上來就全力以赴,一副直接就要使出畫地爲牢的架勢來。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