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她想速戰速決?”端木玉一驚,不過她對此其實並不意外,既然上一輪就已經出現體力真氣不支的情況,那麼哪怕經過兩天的休整也不可能真正完全恢復過來,尤其對上強敵的話,速戰速決可以說是唯一的選擇。

    事實上不僅是冷冷,端木玉自己也是同樣的想法,她面臨着和冷冷同樣的困境,如果不能想辦法速戰速決,之後局勢會發展成什麼樣可就真心很難說了。

    砰!兩人幾乎同時出腿,但卻誰也沒有碰到誰,因爲彼此都是直奔對方最致命的要害而去,這無關乎招式命門,而直接就是以命換命的打法!

    衆人不由齊聲倒抽一口冷氣,一個個目瞪口呆,就算這一場勝敗直接關係着太古試煉資格,那也用不着一上來就這麼拼命吧?

    宋凌珊衆人更是看得心跳都漏了一拍,就連林逸都不禁挑了挑眉,好在兩人並沒有真的就這麼以命換命,都在最後時刻選擇了收腿。

    衆人剛鬆一口氣,然而緊接着兩人立馬又上演了同樣的一幕,衆人的心頓時又提到了嗓子眼,直至兩人身形再次分開才放鬆下來,簡直就跟過山車一樣。

    “不太妙啊,這樣下去恐怕就要與速戰速決的策略背道而馳了。”端木玉看着對面一臉認真再度衝上來的冷冷,一邊再次用以命換命的辦法將其逼退,一邊暗暗皺眉。

    她這是沒辦法的辦法,因爲忌憚傳說中的碎冰體質,她不敢正面接冷冷的招,否則就算有護體真氣也會逐漸被其影響,一旦速度受限,等待她的就是畫地爲牢了。

    所以,她只能用這種方式強行將冷冷逼退,只是這樣一來就會逐漸演變成互相對拼體力和真氣,場面過不了多久就會失控,到時候如果還是這種情況很可能就會收不住招,那就真的變成同歸於盡了。

    眼看着冷冷再一次攻過來,端木玉改變了策略,手心驀然掉下一張枯葉,整個人隨之消散無形,蕭瑟秋意瞬間席捲全場,一葉落而知天下秋。

    “好戲來了!”衆人頓時精神一振,按照端木玉之前的習慣,葉落知秋之後緊接着就該是一葉如山,馬上就會分出勝負了!

    不料就在同一瞬間,一股徹骨冰寒跟着籠罩全場,源頭正是來自冷冷。

    “畫地爲牢?”衆人又是一驚,紛紛面面相覷:“可是連端木玉的人影都看不到,就算這樣也能施展畫地爲牢嗎,而且覆蓋範圍這麼大,太誇張了吧?”

    “雖然是畫地爲牢,不過卻是以自己爲目標的畫地爲牢,冷冷這一次果然很拼啊。”林逸見狀不由笑了笑,畫地爲牢理論上是鎖定對手纔會施展,不過特殊情況下也可以像現在這樣以冷冷自己作爲目標,碎冰體質對此有着放大效果,足可將畫地爲牢的範圍擴大數倍,可是這樣一來就算冷冷自己也會被凍傷,只不過不像一般人那麼嚴重罷了。

    衆人還沒有明白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安全起見,辛易捷再次帶領衆人後退了好一段距離,每個人幾乎都快退到海岸邊了才停下來,生怕被冷冷的畫地爲牢給誤傷到。

    冷冷周圍空空蕩蕩,方圓百米之內找不到半個人影,不過誰都知道端木玉必然隱匿這片空地之中,等待着一擊必殺的機會。

    可是,她到底在哪?

    包括辛易捷在內,所有人都在努力尋找端木玉的身影,只是這注定是無用功,前面四輪比試端木玉至少用了三次,除非她自己主動現身,否則哪怕是辛易捷這樣的金丹初期高手也別想鎖定她的位置,真要那麼容易就被人破解,葉落知秋也就不會成爲葉靈派的招牌了。

    當然,林逸是唯一的一個例外,葉落知秋能夠騙過金丹初期高手,但想要騙過他這個層次的存在,那就未免太假了。

    只可惜冷冷不是林逸,衆人察覺不到端木玉的位置,她也同樣察覺不到,所以她纔將畫地爲牢用在自己身上,要不然就不用這麼冒險了。

    “這個冷冷果然很強!”端木玉看着這一幕暗暗皺眉,她確實是靠着葉落知秋隱匿了身形,但只能瞞過對方的感知而已,那股子徹骨冰寒她感受得清清楚楚,甚至因爲蕭瑟秋意的緣故,她感受得比旁人還要清晰得多,這種徹骨冰寒是真會要人命的。

    這並不奇怪,真正令端木玉感到意外的是,畫地爲牢的威力居然能夠在短短三招之內就提升到如此程度,幾乎完全顛覆了她之前的判斷!

    之前冷冷與雪劍鋒一戰,要說全場所有人之中觀察得最用心的,她端木玉絕對是其中之一,畢竟兩人可都是她很有可能將要對陣的強敵。

    身爲葉靈派的帶隊師姐,端木玉的洞察力絕對一流,這可是葉靈派入門的最起碼要求,雖然只看了一次,但她就已經看出了幾分畫地爲牢的名堂。

    端木玉很清楚,這是一個需要招式鋪墊的強力殺招,鋪墊越多,威力越強!

    也正是因爲有着這樣的判斷,端木玉從一開始就十分堅定的準備速戰速決,不僅可以避免真氣和體力透支的風險,同時還能剋制對方最令人忌憚的畫地爲牢,正好一舉兩得。

    如果不是她自己的葉落知秋同樣需要一定時間的蓄勢,端木玉絕對第一時間就會施展出來,當然只是跟對方周旋三招的話,也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卻沒想到僅僅三招之後,冷冷的畫地爲牢居然就已達到了如此強度,甚至比之前對付雪劍鋒的時候還要更強一些!

    這麼說,難道自己之前的判斷完全錯誤了?端木玉的信心不禁有些動搖,她的一切推測畢竟只是基於表象,說實話只觀察過一次就能有這樣的結論已經很不簡單了,只可惜她終究不知道畫地爲牢的原理。

    碎冰氣息的存在纔是畫地爲牢的基礎,想要留下足夠多的碎冰氣息,自然就必須要有足夠多的招式鋪墊,可如果目標是冷冷自己的話,本身就是碎冰氣息的源頭,又哪裡用得着什麼招式鋪墊?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