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請到$>>>棉_._.花_._.糖_._.小_._.說_._.網<<<$】

    就算沒辦法直接拉攏,那也至少先要搞好關係,絕對不能成爲敵人,否則林逸一怒之下將本門派的對克招招式大肆宣揚出去,那可就玩笑開大了。

    林逸很快就意識到了衆人這個心理,雖然他從來就沒有要拿這種事情做文章的打算,不過這樣倒也不是什麼壞事。

    “既然結果已經出來,那麼就到此爲止吧,冷冷和端木玉你們可以專心退場療傷了,千萬不要留下什麼後遺症。”辛易捷當即道。

    “且慢,我認爲這次投票根本就不公平,所以不能作數。”雪劍鋒再次跳出來反對。

    “哦?這可是大家當場投票,沒有任何暗中聯絡的機會,老夫倒想問一問,怎麼就不公平了?”辛易捷皺眉道。

    “我想以這些投票人的層次,未必全部都能看懂這場對決的內涵吧,讓一羣連內涵都未必看得懂的人來當評委,這樣的結果怎麼能作數呢?爲了確保結果的公平性,我建議按照太古聯盟的一貫傳統,由金丹期高手投票決定。”雪劍鋒肆無忌憚道。

    此話一出,衆人的臉色頓時一個比一個難看,居然當面說自己這些人層次不夠,這傢伙未免也太不把人放在眼裡了吧?!

    不過雪劍鋒說這話倒也並不是毫無依據,以往太古聯盟的每一次大小比試,確實都是由金丹期高手來擔任評委,只有他們纔有足夠的眼力看清楚築基期弟子對決的全部內涵,要不然就像雪劍鋒說的,一般築基大圓滿高手還真未必看得懂冷冷和端木玉到底做了些什麼。

    可真要照他說的由金丹期高手決定,在場總共就只有他冰無情還有辛易捷三人,只要不出意外,冰無情肯定是跟他一邊,豈不就是由他說了算了?

    “強詞奪理,就算是由金丹期高手擔任評委,那也必須來自不同門派,現在哪有那個條件?”辛易捷當場駁斥。隨即便決意道:“衆意難違,老夫宣佈本場對決的勝出者是……”

    就在這時,林逸忽然打斷道:“既然雙方不分上下,那就算作平手如何?

    “平手?”辛易捷聞言一愣。爲難道:“可是從來沒有過平手的先例啊,而且這一場直接關係到太古試煉資格……”

    “難道就不能讓她們兩個同時獲得試煉資格嗎?這樣雖然有些破例,但特事特辦,我想就算太古聯盟高層也不會這麼不近人情吧,畢竟這可是兩個難得一見的天才弟子。讓她們之中任何一人淘汰出局都會很遺憾吧。”林逸道。

    本來端木玉能否獲得太古試煉資格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看了這場對決之後,這個女人的決心着實令他有些動容,而且林逸也對枯葉回春這個招式十分感興趣,天嬋寄過來的天階島門派心法彙總上面可沒提到這一招,所以乾脆賣個順水人情,說不定以後還能找機會套一套詞呢。

    辛易捷沉吟了片刻,最終點頭道:“不錯,師叔祖說得有道理,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端木玉爲了這一場對決連枯葉回春都用上了,再要強行判她輸就太不近人情了,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宣佈兩人平手!”

    對於這個結果,其他衆人都是沒有什麼異議,一是賣林逸人情,二是這個結果對他們來說本來就毫無影響,大不了也就是多一個端木玉獲得試煉資格而已,而且端木玉還剛剛用了枯葉回春,三個月之內根本無法恢復正常。就算獲得試煉資格也只有象徵意義罷了。

    “慢着!”雪劍鋒再一次跳出來打斷道。

    “你到底想怎麼樣?”三番兩次被這傢伙無禮打斷,辛易捷這個老實人終於也怒了,神色不善道:“按照投票結果明明是冷冷勝出,如今宣佈平手已經是很照顧你的面子了。雪劍鋒,你可不要得寸進尺!”

    “這個……”雪劍鋒噎了一下,這一刻他居然在對方身上破天荒的感受到了實質性殺意,老實人發怒果然很可怕。

    噎了片刻,雪劍鋒最終還是選擇了悻悻閉嘴,現在不僅僅是辛易捷這個老實人發怒。就連其他所有人都在神色不善的盯着他,這麼下去完全是犯衆怒的節奏,只是爲了這點小事毫無必要啊。

    如此一來,試煉大比第五輪的揭幕戰就以平局結束,冷冷和端木玉同時獲得了太古試煉資格。

    端木玉一邊虛弱的喘着粗氣,一邊勉強擡頭看着林逸道:“謝謝……”

    她很清楚如果不是林逸堅持,這一場對決肯定是算冷冷勝出了,那樣一來她就當場被淘汰出局,失去試煉資格事小,影響葉靈派聲譽事大,所以她纔會心存感激。

    “不客氣。”林逸說着看了她一眼,見她不僅十分虛弱,而且因爲跟冷冷拼得太過激烈,冰牢鏡碎的時候又距離冷冷太近,所以凍傷得十分嚴重,便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來幫你療傷怎麼樣,我想以你現在這個狀態應該很難自我恢復吧?”

    “可是……”端木玉有些猶豫,她現在已經進入枯葉回春的虛弱期,體內真氣十分微弱,想要完全靠自我恢復就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了,何況冰牢鏡碎這種程度的凍傷不是想恢復就能恢復的,除非有這方面的特效丹藥。

    “反正我也要給冷冷療傷,不介意的話你就一起來吧,舉手之勞而已。”林逸笑了笑。

    端木玉猶豫了片刻,最終點頭道:“好,那就麻煩了。”

    以她在葉靈派的地位和背景,如果提出要求的話門派高層肯定會想辦法,不過她這麼虛弱的狀態能不能服用丹藥都是一個問題,一個不小心,救命丹藥說不定反而變成了致命毒藥,與其如此,還不如冒險相信林逸一回。

    她跟林逸素不相識,不過也許是由於林逸之前種種神奇表現確實深不可測的緣故,她對林逸反倒頗有幾分信心,如果林逸沒有替人療傷的能力,想必也不會冒然提出這種邀請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