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嘁,連端木玉也不放過,真是個色中餓鬼。”雪劍鋒看着這一幕撇了撇嘴,不過整個人卻是透着明顯的酸味,他可是做夢都想把林逸換成自己呢。

    讓宋凌珊衆人將冷冷和端木玉扶到一旁僻靜空地坐下,林逸當即便坐下來給兩女療傷,冰牢鏡碎的凍傷很麻煩,哪怕服用大還丹也難有多少效果,只能靠真氣療養。

    冷冷倒還好說,她畢竟是這一切冰凍傷害的源頭,就算自己也被凍傷,那也不會太嚴重,可是端木玉就麻煩了,她不僅凍傷得很嚴重,更棘手卻是這種極度虛弱的狀態,哪怕真氣療傷一不小心都極易傷上加傷,要是服用大還丹的話那就更不用說了。

    好在林逸神識感知遠比以往在天階島時候還要敏銳得多,真氣控制也要更加精細敏銳,要不然恐怕還真會束手無策。

    感受着體內一點點微不可查但卻分明存在的細微變化,端木玉頓時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這個林逸居然真有如此神乎其神的療傷手段!

    “別亂動,要不然真氣失控可別怪我。”林逸皺了皺眉。

    “對……對不起……”端木玉臉色一紅,連忙壓下心中震驚,竭力保持身體不再亂動。

    片刻之後,冷冷體內的傷勢已無大礙,對林逸說了一聲後便到一旁繼續自我療養,而此時端木玉的傷勢卻纔剛剛恢復了一小半而已。

    “有個問題我很好奇,不知道你能不能替我解答一下?”林逸療傷過程中忽然開口道。

    “嗯?”端木玉一怔,隨即反應過來:“這纔是你替我療傷的目的?”

    “不用緊張,只是一個常識性的問題而已。”林逸笑了笑,問道:“枯葉回春應該是個代價很大的招式吧,能說一說嗎?”

    “提前透支生命力,外加三個月的虛弱期。”端木玉毫不掩飾道,這本就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太古聯盟稍微有點資歷的人都一清二楚。

    “那麼效果呢?付出這麼大的代價,肯定是恢復到巔峰狀態了吧,爲什麼我看起來不太像呢?”林逸繼續問道。

    “你看出來了?”端木玉一驚。

    “廢話,如果當時你真是恢復到巔峰狀態,面對冷冷哪用得着那麼束手束腳?我想就是因爲體內真氣不足,所以纔不敢冒然使用強力招式吧?”林逸推測道。

    即便是以他的眼光來看,葉落知秋搭配一葉如山都是一套十分簡單無解的連招,別說只是築基期,哪怕在金丹期都會十分有效,對付那個狀態的冷冷應該不在話下。

    端木玉沉默了片刻,這才緩緩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隱瞞了,我使用的並不是完全版枯葉回春,所以狀態並沒有恢復到巔峰,而只是恢復了不到一半而已。”

    “原來如此,那麼說虛弱期也不會有三個月那麼長了吧,能趕上太古試煉嗎?”林逸頓時恍然,這個端木玉果然不是那種一門心思只爲門派聲譽而活着的女人,能夠在那種情況下使出不完全版的枯葉回春,不僅證明了她的資質超羣,同時也證明了她的腦子也很靈活。

    “如果順利的話應該可以。”端木玉點點頭,這次太古試煉千年一遇,無論如何她都不想錯過。

    “那就祝你一切順利了。”林逸說着忽然起身,淡淡道:“凍傷都已經清除乾淨了,接下來的事情只能靠你自己慢慢恢復,失陪了。”

    “哦,多謝。”端木玉感受了一下體內情況,果然除了仍舊極其虛弱之外,其他已經一切正常,不由又驚又喜,眼看着林逸就要離去便問道:“話說你爲什麼要幫我?難道是看上我了?”

    “噗!”林逸身形一個踉蹌,差點被她這句話噎到,這個女人說話有點直接過頭了吧?

    “怎麼?難道不是嗎?”端木玉反而一愣,在她想來,林逸既然無緣無故向自己示好而且主動給自己療傷肯定是有所圖謀,總不可能真是爲了問剛纔那個常識性的問題吧,除了自己的姿色之外,難道他還看上了其他什麼東西?

    姿色這兩個字雖然跟端木玉的男兒氣質不太搭調,不過不可否認的一點是,她本身確實是一個特立獨行的美女,在太古小江湖並不乏追求者,只是一直以來沒人能夠入她眼界罷了。

    “呃……”被她這麼看着,林逸反倒有些尷尬了,想了想便道:“如果我說是爲了找機會偷學一下枯葉回春你信嗎?”

    這話雖然玩笑的成分居多,但見識過枯葉回春的逆天效果之後,林逸要說一點都不心動那是假話,這一招固然有着令人髮指的後遺症,可瞬間恢復巔峰狀態的強大效果在某些時候還是非常有用的。

    不過對於有着玉佩空間源源不斷補充靈氣的林逸來說,枯葉回春的價值倒也沒有那麼大,只能算是一個不錯的備用底牌而已,當然,其中研究價值還是很大的。

    “你想學枯葉回春?”端木玉認真看了一眼林逸,沉吟了片刻後搖頭道:“這是我們葉靈派壓箱底的招式,不能隨便教給外人,而且掌握這一招對資質要求極爲獨特,就算葉靈派弟子也沒幾個能夠練成的。”

    “哦,那就算了,我也只是一時心血來潮而已,再見了。”說話間林逸就只留下了一個遠去的背影。

    “這個林逸……還真是一個讓人看不透的傢伙啊……”端木玉若有所思道。

    冷冷和端木玉的這場對決雖然拖延了不少時間,不過第五輪對決場次本來就很少,基本上每一組都只有寥寥兩三場對決,而且普遍都結束得極快,其中值得一提的是築基中期小組對於林逸來說還有一個熟面孔,費養生。

    這傢伙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林逸一夥,不過作爲最早投靠過來的太古聯盟弟子,林逸多少還是給了他一些優待,在他前兩輪接連戰敗之後教了他一些對克招式,沒想到這傢伙倒也爭氣,接下來居然連戰連捷挺了過來,尤其這第五戰的表現更是可圈可點,竟是硬生生拿下了實力本該在他之上的同級高手,爆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冷門。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