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麼說神識之河也可能是假的了?”有人連忙問道。

    “那倒應該不至於,畢竟幾乎所有涉及到這個試煉之地的古籍上都有提到神識之河的事情,不過到底這神識之河是個什麼樣就不好說了,只能等大家自己去親眼見證摸索,也許這真是一條可以淬鍊神識的傳奇之河,但也說不定是一條危機蟄伏的兇險之河,大家自己小心就是。”辛易捷說道。

    衆人面面相覷,要說他們對本次太古試煉最期冀的事情,莫過於這條傳說中的神識之河,辛易捷這麼說簡直是當頭澆下一盆冷水。

    “不管怎麼樣,各位好自爲之,等到你們傳送過去之後,老夫會在這裡留守一個月,你們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可以想辦法傳送回來,不過若是等到一個月之後,這裡海潮就會重新漲回來,那就沒有辦法了,到時候你們就只能去尋找另外一個單向傳送陣直接回太古小江湖了,至於那個單向傳送陣的地圖每人都有一張,只是跟實際也許會有偏差。”辛易捷最後叮囑道。

    換句話說,一個月之內衆人還有見勢不妙反悔退出的機會,畢竟這個試煉之地千年纔開放一次,如今變成什麼樣了誰也不知道,要是處處危機而又直接斷了衆人的退路,以致一衆天才弟子都全軍覆沒的話那就玩笑開大了。

    不過等到一個月之後,那就連反悔的機會都沒有了,哪怕之後遇到的事情再兇險莫測,那也必須硬着頭皮找到另外一個單向傳送陣,否則就只能困在試煉之地等死。

    辛易捷當即開始擺放大量靈玉準備啓動傳送陣,林逸則和宋凌珊衆人相視一眼,照辛易捷這個說法,此一去太古試煉想要回來可不太容易,如果不能通過傳送陣直接回來的話就只能取道太古小江湖了,到時候所需耗費的時間可就難以估量了,一個不好拖上幾年甚至幾十年都很正常。

    好在衆人早已做好了這方面的心理準備,事先也都已經跟親朋好友打過招呼,有彼此相互照應,就算時間拖久一點倒也關係不大。

    一切準備就緒,傳送陣終於開啓傳送,白光閃過,林逸衆人眼前的景象頓時一變。

    “怎麼這麼黑?!”衆人一開始還以爲是眼睛沒有適應,但等了好一段時間仍是漆黑一片,這才嚷嚷起來,就算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晚上,那也不至於一點亮光都沒有吧。

    “大家別慌,這是一個山洞。”林逸出聲安慰了一句,提醒邊上的宋凌珊衆人道:“肉眼看不見可以用神識,這也是你們以後必須要適應的重要手段,要多熟悉一下。”

    等到了一定層次之後,基本上所有人都是以神識作爲感知的第一手段,真要是完全靠眼睛的話,連對手的身法都很難跟上,更別說與人對抗了。

    “果然是個山洞,而且很窄很深。”冷冷點頭道,她是林逸一夥人中實力第二高的存在,同是築基大圓滿高手,反應自然要比宋凌珊衆人快得多。

    其他人也都反應過來,紛紛用神識感知着周圍的環境,雖然沒有了視覺色彩效果,但對形狀輪廓的感知反而更加細緻分明。

    “古人怎麼會把傳送陣設在這麼幽深的洞窟之中,簡直嚇死人啊。”衆人咋舌不已。

    “不管怎麼樣,先出去再說。”有人說着便率先朝洞口方向摸索而去,其他人也都沒有繼續逗留原地的意思,先後跟着去了。

    唯獨林逸卻留下來好好打量了一陣腳下的傳送陣,這個傳送陣的構造跟中轉羣島的那一個完全一致,理論上只要塞進去足夠多的靈玉就能開啓傳送,不過正如辛易捷所說,等那邊一個月之後會再次被海水覆蓋,黑石梅花陣也必然會再次生效,到時傳送陣還能不能使用可就難說得很了。

    就在這時,前方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淒厲的慘嚎,隨後就是一陣慌亂,之前出去的人竟是全數逃了回來,唯獨兩人除外,一個是雪劍鋒,一個是冰無情。

    “大家小心!”林逸當即示意宋凌珊衆人結成一個相互守望的防禦陣型,這是爲了應對太古試煉中可能遇上的種種危機而特意演練的,不過這個陣型防守有餘進攻不足,只能讓衆人更加安全一些罷了。

    衆人不敢怠慢,能夠將這麼多太古聯盟精英弟子嚇得如此狼狽,威脅肯定不小。

    果不其然,等前方衆人逃回來之後,一羣恍若火光一樣的存在也尖嘯着緊追而至,而且數目極多,看樣子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這是什麼?”宋凌珊衆人見狀一驚,這些東西速度極快,眨眼就鋪天蓋地的壓了過來,前方逃得比較慢的一個築基初期太古弟子被它們追上,竟是在一瞬間就被肢解成一地碎肉,而且還滋滋冒煙,場面慘不忍睹。

    “火蝠!”林逸頓時脫口而出,這東西他曾在天階島的萬物志上面看到過,乃是一種極爲兇殘嗜血的靈獸,雖然個體實力單獨拎出來並不強,頂多只有築基初期的樣子,但它們從來都是集體活動,就像現在成千上萬鋪天蓋地,那威脅可就不是一般築基期高手能夠應付的了。

    衆人之中實力最強的莫過於冰無情和雪劍鋒這兩個金丹期高手,若是他們倆肯全力出手,應付這羣火蝠本該不在話下,可惜倆人完全沒有這個意思,而是直接穿過火蝠羣揚長而去,只剩下一羣築基期高手被圍堵在這裡。

    火蝠羣緊逼而至,前車之鑑就在眼前,衆人不敢再有保留實力的念頭,忙不迭使出各自最拿手的武技招式進行反擊,轟隆聲不絕於耳,場面一時間變得極爲熱鬧。

    只不過火蝠個體太小,速度極快,反應又極爲靈敏,衆人雜亂無章的攻擊幾乎很難命中,一時間俱都焦頭爛額,只能抱頭鼠竄。

    “擒賊擒王,應對火蝠羣最重要的是找出火蝠王,只要能夠殺掉火蝠王,它們自然就會退走。”林逸沉聲指點道。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