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怎麼會?”冷冷不由大驚,碎冰氣息乃是她一切實力的根本所在,要是連碎冰氣息都派不上一點用場,那她想要對付這等怪物可就真心難了。

    “它的羽毛太厚了吧!”宋凌珊衆人連忙在身後提醒道,除非句芒衝進來,否則他們不敢冒然出擊,只能用這種方式幫忙。

    冷冷這才反應過來,對方的羽毛很厚,而且最外層還堅硬如甲,就算被碎冰掌打中,碎冰氣息也無法侵入體內,自然也就起不到什麼實質性的效果。

    既然打中翅膀沒用,那就換其他地方,尤其是那些羽毛稀疏的地方,比如說對方那張瘮人的人臉!

    冷冷心念一動,當即便用碎冰掌朝對方臉上招呼,結果句芒竟然也不阻擋,臉上反而掛着一絲極爲人性化的陰笑,等到冷冷的碎冰掌快要呼在它臉上,它才忽然張嘴,口中隨之吐出一道綠色的毒氣。

    毒氣所過之處就連頑石都被腐蝕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小洞,多虧冷冷反應夠快及時收手,險之又險的避開了這道綠色毒氣,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這東西太特麼陰險了吧!”衆人看得目瞪口呆,雖然他們也知道很多靈獸的靈智非同小可,可就算如此,靈獸普遍也都傾向於直來直去,真正喜歡耍心機的其實並不多,而像句芒這樣憋着勁陰人的更是少之又少。

    冷冷也是被嚇了一跳,見識了對方毒氣的厲害之後,頓時放棄了往對方臉上招呼的念頭,對方這臉可不是什麼有機可乘的破綻,而根本就是一個故意引人上鉤的陷阱啊。

    Wωω▲ Tтkā n▲ C〇

    一時間,冷冷有些束手無策,好在她總歸是有着築基大圓滿的實力,只要小心應對,這隻句芒倒也一時傷不到她。

    不過,冷冷纔剛跟它周旋了幾招,句芒突然間就改變了策略,一爪子將其掃開之後,竟是直撲宋凌珊衆人而去!

    “臥槽!”吳臣天衆人一驚,這傢伙不愧是長了一張人臉的存在,知道專挑弱者下手,賊精賊精的!

    “大家頂住!”宋凌珊連忙大喊,衆人震驚歸震驚,但並沒有到驚慌失措的份上,以她爲箭頭人物硬是扛住了對方句芒的第一次衝擊。

    論實力,宋凌珊的實力在衆人之中僅次於林逸和冷冷,試煉大比之後成功再次突破,如今已是築基初期巔峰高手,然而即便如此在句芒這種存在面前仍然不堪一擊,不過她可不是一個人,林逸讓衆人特別演練的防禦陣型足可承受住遠遠超出他們本身實力的攻擊,即便是築基大圓滿高手一時間也別想攻破,正如眼下的句芒。

    一擊不中,句芒臉上露出了一個略顯意外的表情,它怎麼也想不到明明只是一羣不堪一擊的軟柿子而已,居然能夠扛住自己的突襲!

    而此時冷冷已經再次纏了上來,剛纔這一下着實令她嚇出了一身冷汗,得虧宋凌珊衆人的表現足夠給力,否則真要是有誰被其偷襲導致喪命的話,她非得內疚一輩子不可。

    句芒故技重施轉身就是一記腿爪,它雙腿修長,爪子又極其銳利,當速度快到一定層次之後威脅非同小可,就算是冷冷這樣的築基大圓滿高手也不敢輕易硬接,何況冷冷從來也不是那種正面硬碰硬的剛猛風格。

    不過這一次冷冷卻出奇的沒有選擇後退,而是硬咬着牙用碎冰掌接了下來,沒辦法,她不敢再退,否則就會給對方第二次突襲宋凌珊衆人的機會,雖然第一次有驚無險,但第二次可就說不好了。

    噗!冷冷猛地吐出一口鮮血,以己之短攻敵之長終究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事情,從她覺悟的那一刻開始,受傷吐血就已在所難免。

    “嘰裡咕嚕?”句芒明顯一怔,它赫然發現自己的腿爪居然沒能夠及時收回來,而竟是被冷冷死死抓住,時間越長便越有一股徹骨冰寒從腿爪之上傳來,逐漸傳導到其他部分,乃至於全身上下都開始出現凍僵的跡象。

    “太好了!冷冷姐幹得漂亮!”應子魚大喜,當即就要迫不及待衝上來幫忙,她還想讓這長相瘮人的東西好好嘗一嘗自己的貼身瞬打呢。

    “不要!”冷冷衆人被她這個冒失的舉動嚇了一大跳,句芒只是被她的碎冰氣息影響而已,還遠遠沒到將其徹底凍僵的份上,就應子魚這點實力衝上來無異於送死。

    就在這時,句芒轉過臉來張口就是一道綠色毒氣,冷冷可以壯着膽子正面硬接它的腿爪,但這玩意可不敢碰,連忙鬆開了它的腿爪側身避開,這毒氣稍微沾到一點說不定就要死人的。

    “嘰裡咕嚕!”句芒那張詭異的人臉上驀然閃過一絲猙獰的厲色,逼退冷冷之後,再次直撲宋凌珊衆人而去,而這一次它鎖定的目標更加明確,就是站位明顯有些冒進的應子魚!

    “子魚快退回來!”宋凌珊衆人見狀大急,就算他們已經組成了防禦陣型,彼此之間可以分擔掉絕大數壓力,但那也需要一個箭頭人物作爲主心骨。

    這個人可以是宋凌珊,可以是吳臣天,也可以是雨冰,但不能是其他任何人,因爲衆人之中只有他們三個是試煉大比之後再次突破的築基初期巔峰高手,其他人包括應子魚在內都還只是築基初期,根本無法擔當大任。

    可是應子魚此刻的站位太過冒進,衆人要麼將她排斥於防禦陣型之外,要麼強行令其成爲防禦陣型的箭頭人物,無論哪一種,應子魚都勢必處於極爲危險的境地,尤其她還是句芒首選的攻擊目標,結果簡直不堪設想。

    “額哦……”應子魚被句芒盯得毛骨悚然,頓時就懵住了,雖說自從學會貼身瞬打之後她的表現就極爲活躍強勢,似乎面對絕大數同級高手都能佔到上風,但說到底她還只是一個不經世事的小姑娘而已,其他各方面的素質遠遠無法同宋凌珊衆人相提並論,正如眼下。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