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跟着他一起的其他人可就慘了,這些人實力遠遠比不上靈天佑,反應也遠不如他來得敏銳,一旦被狐狸盯上壓根連逃生的機會都沒有,只能束手就擒,也虧了是貢品要活的,要不然他們這些人都得死在這裡。

    總共二十多人,最終整整二十人淪爲這隻狐狸的貢品,其他零星逃掉的幾人都是學着靈天佑的思路分頭逃進密林,總算成功逃過一劫,畢竟相比起整整二十人的貢品,狐狸總不可能爲了這區區幾個人而因小失大。

    何況這些人個體實力並不突出,逃進密林只能算是飲鴆止渴,其中隱藏的各種危險比起大路必然只多不少,就算是靈天佑也不敢保證說能全身而退,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相比起靈天佑這一路的悽慘狼狽,端木玉這一路同樣好不到哪裡去,她這邊人數要少很多,實力倒是普遍不弱,都是一些兼具膽魄與野心的太古聯盟弟子。

    在絕大數人看來端木玉的實力雖強,但還遠遠無法同林逸等人相提並論,就連築基後期巔峰的靈天佑也能壓她一頭,選擇跟她同路便意味着選擇了安全保障最低的一路,不過同時也意味着選擇了最具競爭價值的一路,一旦遇上什麼機緣重寶,所有人都能夠爭上一爭。

    若是換做其他兩路,尤其是林逸衆人這一路,這種事情他們根本想都不用想,除非避開大路自己去孤身闖密林,否則根本別想從林逸衆人手下撈到湯喝,而端木玉這一路卻不一樣,他們不僅可以爭一爭,而且還有實實在在爭到手的機會。

    值得一提的是,費養生也在這些人之中,他本來是可以跟林逸衆人走的,至少比起其他那些毫不相干的太古聯盟弟子來說,他喝到湯的機會多少要大一些。但他的野心顯然不只這麼一點。

    只可惜,費養生他們沒有等來機緣重寶,反而等來了一隻獨眼巨熊,就跟其他幾路出現的強大靈獸一樣。這也是一頭堪比金丹期高手的強悍存在,對於端木玉衆人來說乃是不折不扣的災難。

    最終,端木玉僥倖逃過一劫,其他所有人包括費養生在內集體成爲貢品,一個都沒有幸免。

    擎天壁。這是整個太古試煉之地絕無僅有的一處懸崖峭壁,而對於其他靈獸來說,這也是一處不可輕易接近的禁區,因爲這裡是太古句芒一族的大本營。

    擎天壁之上密佈着大小不一的洞穴,每一個洞穴都有句芒棲身,零零總總加在一起足足有着數百隻之多,而最高處那個巨大洞穴的主人正是太古句芒王。

    “吾王!”當看到太古句芒王拖着一身重傷狼狽逃回來的時候,大大小小所有句芒都震驚了,雖說太古句芒王的實力並沒有強大到無敵的程度,可至少在空中乃是罕有敵手。正常就算不敵也不會這麼吃虧,今天這是什麼情況?

    “您受傷了?”一隻老句芒連忙迎了上來,它是這裡最老的長者和最具智慧的智囊,同時也是醫術最爲精湛的醫者,當即開始替太古句芒王檢查傷勢。

    “遇到點麻煩。”太古句芒王臉上有點掛不住,不管怎麼說,被林逸這麼一個人類嚇跑終歸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

    “難道是赤鱗蛇乾的?”老句芒推測道,赤鱗蛇的地盤就在隔壁,彼此之間動手是家常便飯,而以赤鱗蛇的實力確實也足可重傷太古句芒王。只不過它自己也絕對不會好受就是了。

    “它已經死了。”太古句芒王含混的說了一句。

    “真的?”不僅是老句芒,就連其他大大小小的句芒聽到這話都齊刷刷面露大喜之色,赤鱗蛇乃是它們的世仇,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

    “難怪您會受傷這麼重。連脫影而出都動用了,不虧,不虧。”老句芒連連點頭,隨即道:“那咱們是不是趕緊派一些句芒去接收赤鱗蛇的地盤啊,要不然可就白白便宜給別人了?”

    赤鱗蛇乃是獨居生物,它一死。那一片地盤自然就空出來了,這可是一塊肥肉啊。

    “這事兒你看着安排吧。”太古句芒王隨口道。

    “是!”老句芒喜滋滋的應了一聲,頓了頓才道:“對了大王,那位大人的特使來了,就在您的洞庭內等着呢。”

    “吾知道了……”太古句芒王心頭一沉,這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自己剛剛在林逸手上栽了這麼大一個跟頭,怎麼向特使交代啊?

    邁步進入極爲寬敞的洞庭之內,四面可見雕樑畫棟,古風古韻富麗堂皇,就算人世間也少有這般格調的所在,若是不知情的外人進來,絕對不會認爲這是太古句芒王的洞府。

    這一切都是太古句芒王的得意之作,太古句芒一族雖是人面鳥身,但無論思維還是習俗都自發向人類看齊,上上下下俱皆崇尚人類文化,但凡稍微有點地位有點層次的句芒,洞府之中必然都帶着幾分太古人文氣息,太古句芒王則是它們之中的極致。

    當然崇尚歸崇尚,這改變不了人類在它們眼中的口糧地位,該學習的學習,該吃的還是得吃,這是兩碼事兒。

    以往每次回到自己的洞府,太古句芒王那都是心情愉悅,這一次卻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如果不是心知自己逃不過去,它甚至都想扭頭就跑。

    心懷忐忑的走進洞府,太古句芒王一眼就見到了桌上一個小小的影子,乍看起來就是一條白白胖胖的小蟲子,但它卻絲毫不敢掉以輕心,甚至反而心裡一個哆嗦,差點當場跪下。

    “特使大人久等,吾失禮了。”太古句芒王屏着大氣畢恭畢敬的行禮道。

    “說清楚一點,你到底是失禮了,還是失利了?”小白蟲的聲音又尖又細,給人的感覺就像小孩子一樣,只是莫名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

    “呃……”太古句芒王神情一窒,心知特使既然來這裡肯定已經掌握情況了,只得老實交代道:“回稟特使大人,吾失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