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具體說一說。”小白蟲的語氣有些莫測。

    “是,吾遇到的那羣人類貢品之中有一個高手,只一招就幹掉了赤鱗蛇,之後又用同樣的招式令吾重傷,幸虧吾有脫影而出這個保命技,若不然恐怕也早已步上赤鱗蛇的後塵,而且那個人類似乎還會飛,總之深不可測。”太古句芒王沉聲道。

    “是嗎?那個人類叫什麼?”小白蟲隨口問道。

    “好像是叫林逸。”太古句芒王趕緊道,林逸本人沒有自報家門,但應子魚這些人卻是提過幾次,它記下來並不奇怪。

    “林逸?”小白蟲記下了這個名字,饒有興致道:“能夠一招擊殺赤鱗蛇的人類倒是少見,居然還能夠飛,如果這樣的貢品能夠多來幾個,我想大人一定會很高興的。”

    “是是,那個林逸再厲害也逃不出大人和特使您的手掌心,貢品就是貢品,他的命運從踏進這裡的第一步開始就已註定了。”太古句芒王賠笑道。

    “好了,還是說一說你自己的事情吧,讓這麼多送上門來的人類貢品從手指縫裡溜走,你準備怎麼辦啊?”小白蟲看着它道,明明是仰視,但卻給人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強大壓迫感,令人心驚膽戰。

    “這……”太古句芒王頓時急得冷汗都下來了,抓不到人類貢品會是一個什麼下場它一清二楚,那種場面它甚至連想都不敢想,連忙道:“特使放心,吾一定將功補過,及時送上足數的人類貢品。”

    “將功補過?說說看你準備怎麼個將功補過?”小白蟲忽然笑了,不置可否道:“據我所知那些人類貢品早已出了你的地盤,到了人家的地盤就是人家的貢品,你要是去搶就是壞規矩,那可是要重罰的。”

    若非如此,太古句芒王和赤鱗蛇之前就不用那麼磨嘰了,只有在自己的地盤上纔可以肆意行動,這是最起碼的規矩,而且是那位大人親自定下,無人膽敢違抗。

    “這個……那個……”太古句芒王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一點其實在回來的路上它就已經想到,當時想的就是偷偷去別的地盤偷人,以它的空中優勢足可做到神不知鬼不覺,誰想得到連自己窩都還沒有回呢,人家特使就已經在這兒等着了。

    “這樣吧,我來給你點一條生路。”小白蟲淡淡道。

    “特使大人請說,吾代表太古句芒一族上上下下感激不盡。”太古句芒王連忙道。

    “你把你們族的所有句芒都撒出去,不管是誰的地盤,讓它們去搜尋每一個落單的人類貢品,發現之後能活捉的活捉,不能活捉的就往大人方向驅趕。”小白蟲吩咐道。

    “是,謹遵特使大人吩咐。”太古句芒王聞言大喜,這個任務雖然不難,但是放眼整個太古試煉之地也就它們太古句芒一族能夠做得到,因爲它們是唯一成規模的空中勢力。

    “當然,你自己就不用去了,目標太大容易招惹不必要的麻煩。”小白蟲補充了一句,普通一兩隻句芒就算去了其他靈獸的地盤也不會怎麼樣,人家一般不會放在眼裡,可是太古句芒王不一樣,這傢伙要是隨便飛躍別人的領空那就跟宣戰沒什麼區別了。

    “那吾該做些什麼呢?”太古句芒王問道。

    “你麼……”小白蟲頓了頓,上下打量着太古句芒王,饒有深意道:“你先吩咐下去再說吧。”

    “是。”太古句芒王當即照做,一聲令下,上上下下所有大小句芒當即全體出動,這纔回過頭找小白蟲彙報。

    “特使大人還有什麼要求儘管吩咐,上刀山下油鍋,吾絕對沒有二話。”太古句芒王還在忙着表忠心,別看這位特使其貌不揚,但這可是那位大人的全權代言人,手中權力之大非同小可,就算是它這樣的一方霸主也不得不卑躬屈膝。

    “我餓了。”小白蟲說道。

    “什……什麼?”太古句芒王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還以爲自己聽錯了。

    “我睡了幾百年,我餓了。”小白蟲重複了一遍。

    太古句芒王這回總算是聽明白了,不禁有些咋舌,只得硬着頭皮問道:“那您想要吃點什麼東西,吾去想辦法。”

    人家特使長得白白嫩嫩的,吃的東西跟他們太古句芒一族肯定不一樣,但既然對方有這樣的要求,它無論如何都必須想辦法滿足才行。

    小白蟲卻是笑了,一對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太古句芒王道:“不用那麼麻煩,你就行了。”

    “啊?”太古句芒王一時愣住,沒等他反應過來,小白蟲便已猛然從桌子上彈了起來,如炮彈一般瞬間貼在了它的臉上,無論怎麼掙扎都始終無法甩脫。

    “乖乖不要掙扎,這樣你還能少點痛苦。”小白蟲全身泛着瘮人的紅光,隨着時間推移,紅光越來越耀眼,越來越妖異,令人心悸不已。

    食腦蟲!太古句芒王直到這時才忽然靈光一閃,終於想起了這位特使大人的來頭,這可是大名鼎鼎的食腦蟲啊!

    在那位大人出現之前,食腦蟲幾乎是整片太古試煉之地的一個噩夢,所過之處盡是腥風血雨,死在它手下的強大靈獸不知凡幾,直至有一天遭遇了那位大人才消停下來,之後就成了那位大人的特使。

    太古句芒王對於這段歷史一清二楚,照理來說不該這麼粗心大意,只是它剛剛被林逸刺激過,而且這位特使又沉睡了整整數百年,之前的兇威已經令人下意識淡忘,直到此刻才終於回過味來。

    只可惜這時候爲時已晚,食腦蟲已經牢牢紮在它的臉上,它甚至都來不及掙扎,一根細長的口器便已穿透它的腦殼直搗腦髓,眨眼之間腦漿便被吸食得一乾二淨,太古句芒王就此成了一具無腦的屍體,直直的倒了下去。

    片刻之後,食腦蟲心滿意足的從它臉上爬了下來,乍看起來還是一條白白嫩嫩的小白蟲,只是背上多了一道五彩的痕跡,跟太古句芒王那一身羽毛如出一轍。手機用戶請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