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真要說起來,這個時候最能幫得上忙的其實應該是代理島主奧田州,即便他自己沒有元神投射的親身經歷,但至少可以出面詢問南天極光,而且還可以諮詢島主閣負責這方面的管事人員。

    只可惜奧田州畢竟是一個純粹的外人,而且還是地位極高的大人物,之前爲了寄信的事情就已經連着勞煩了他兩次,天嬋幾人心中已然有些忐忑不安了,這要是稍微出點狀況就又巴巴的跑去找他出面,未免就太過得寸進尺,就算對方不說,自己這邊心裡也過意不去。

    很快,魏申錦就找來了蔡中揚和侯關啓,兩人匆匆走進房間,一見到林逸這個狀態不約而同露出驚訝之色,面面相覷。

    “兩位師兄看出什麼了?”天嬋見狀連忙問道。

    “他還沒醒吧?”蔡中揚和侯關啓對視了一眼問道。

    “沒有,怎麼了?”天嬋和雪梨雙雙搖頭,到現在爲止林逸的氣息雖然強得無以復加,甚至導致樓下都一片大亂,不得不臨時關門歇業,但確實沒有要醒過來的意思。

    “既然沒有醒來,那他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蔡中揚一臉莫名。

    “這種情況?”天嬋和雪梨聞言一愣。

    “這種情況你們也都經歷過的,不正是突破之前的徵兆麼!”侯關啓解釋道。

    “突破?林逸這是要突破了?”兩女這才終於反應過來,她們是典型的當局者迷,因爲太過擔憂居然忘了這似曾相識的一幕正是突破之前的獨有徵兆,只不過林逸現在已是玄升初期,突破的動靜之大遠遠超出了她們的預料而已。

    “看起來應該是這樣,可是老夫有一點想不明白。他既然還沒醒來,那又怎麼可能突破呢?”蔡中揚百思不得其解。

    突破對於修煉者來說乃是至關重要的頭等大事,哪怕天資再高。這個時候也必須是全力以赴纔有成功的可能,至於無意識狀態下的睡夢中突破。這種事情放眼整個修煉界都是前所未有的事情,睡一覺醒來卻發現自己突破了,這可能嗎?

    至少在蔡中揚和侯關啓的認知當中,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然而林逸眼下的狀態卻是正在一點點顛覆他們的認知。

    “是啊,他總不能睡覺的時候都還在修煉吧?”侯關啓同樣覺得不可思議。

    “如果只是睡覺的時候修煉,那老夫倒還容易理解一些,畢竟他可是林逸啊。又不是普通人,做出一些顛覆常理的事情並不奇怪,可他現在是元神投射啊,明明元神都不在這裡,拿什麼控制真氣運行?”蔡中揚搖頭苦笑。

    人在睡覺的時候意識還在活動,放在修煉者身上也就是元神還在正常狀態,只不過是一種下意識的自我控制罷了,這種情況下進行修煉雖然也很少見,但是嚴格來說並不難想象,可林逸現在根本連元神都不在。而且還不是單純的修煉,而是直接就要當場突破了,這特孃的讓人哪兒說理去?

    就在衆人說話的同時。林逸身上的氣息赫然已經突破了原來的極限,衆人只覺無形之中一股強大的氣波從林逸身上盪開,齊刷刷後退了後幾步,這才踉蹌着穩住身形。

    而後,就是一陣難以置信的沉默。

    眼睜睜看着林逸的氣息一點點恢復平穩,逐漸回到了原來那種微不可察的狀態,蔡中揚和侯關啓兩人瞠目結舌,半天才面面相覷着說出幾個字:“玄升初期巔峰……”

    剛纔還只是一種大膽的猜測,現在則乾脆成了活生生的現實。這天底下居然真有人能夠在無意識甚至無元神的狀態下突破,而且還是在玄升期這樣的高級層次。實在匪夷所思,若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們也絕對不敢相信。

    天嬋幾人同樣目瞪口呆,不過相比起突破,天嬋和雪梨還是更關心林逸此刻的狀態,生怕林逸出點什麼不可測的意外。

    “你們放心吧,他的狀態跟之前一樣,沒什麼大礙。”侯關啓仔細檢查了一邊林逸的身體,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各項體徵都十分平穩。

    “哦哦,那就好。”天嬋幾人這才放下心來。

    “不過他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怎麼突破的呀?”蔡中揚仍然皺着眉頭百思不得其解。

    “得了吧,這事兒對咱們來說太離奇了,靠咱們自己想是想破腦袋都不可能弄明白的,只有等他醒來之後再問了。”侯關啓苦笑着搖了搖頭。

    天嬋和雪梨相視一眼,在她們看來突破什麼的都無所謂,只要林逸身體沒有問題就行,等待林逸平平安安的元神歸來,這就是她們最大的心願。

    這一次風波有驚無險,把天嬋衆人都嚇了一大跳,不過遠在太古試煉之地的林逸這個當事人自己卻是對此渾然不覺。

    “什麼情況?”林逸自言自語的嘀咕了一句,他剛剛嘗試突破的時候感覺起來明顯跟以前有點不一樣了,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種將要突破的跡象,但是這種頗爲微妙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然後就又陷入了原來的那個瓶頸,無論他怎麼嘗試怎麼摸索,那個壁障始終就在那裡巋然不動。

    這種情況換做其他人肯定要鬱悶好一陣子,難道撈到一根救命稻草,結果卻發現真的就只是一根稻草而已,想想都讓人鬱悶到死,但林逸的心態倒是保持得很好,並沒有太過往心裡去。

    探頭看了下方靜坐休整的衆人一眼,結果剛好與擡頭往上看的冷冷對視,兩人不禁相視一笑。

    這次太古試煉對於所有人都是一個不小的考驗,而衆人之中要說壓力最大的,則非冷冷莫屬,她是林逸之外的第二號高手,每次遇到攔路靈獸她都是不折不扣的主力,同時一定程度上還要擔負起保護宋凌珊衆人的任務,壓力之大非同小可。

    當然,這是林逸有意爲之的結果,冷冷這一年來硬生生從築基初期突破到了築基大圓滿,唯有大量生死實戰才能讓她儘快鞏固實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