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天的成果甚至抵得上她一個月的苦修,這種機會可不是隨隨便便想有就能有的。

    兩人對視,一切盡在不言中,冷冷微微點了點頭便繼續埋頭調理狀態,一天下來她的消耗不小,不出意外明天她還得承擔起主力責任,容不得半點懈怠。

    一夜無話,等到天亮之後衆人基本上都已恢復到最佳狀態,當即便在林逸帶領下繼續趕路。

    接下來一連兩天,衆人的經歷可謂有驚無險,雖然途中沒少遇到各類攔路靈獸,但絕大數都只是築基期級別的存在,甚至都不需要林逸出手,只要冷冷和宋凌珊衆人就能解決,對於衆人來說倒是成了一段不折不扣的實戰鍛鍊之旅。

    至於偶爾遇上堪比金丹期高手的強大靈獸,基本上林逸一個真氣丹火炸彈過去也都能解決,再不濟也能將對方嚇跑,只要不是想之前那樣一下子冒出兩隻以上,問題都不大。

    當然,金丹期靈獸普遍都有專屬地盤,一塊地盤只能有一個主人,除非剛好踩在分界線上,否則遇上這種情況的概率並不算高。

    然而到了第三天晚上,林逸衆人卻迎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冷冷衆人照例集體養精蓄銳,林逸則習慣性的守在樹幹上警戒,忽然神情一動,就在他神識感知的最遠端,分明有一頭飛行靈獸正在快速朝自己方向接近。

    “句芒?”林逸微微一愣,那頭飛行靈獸展現出來的輪廓極爲模糊,但從翅膀判斷多半就是之前打過交道的太古句芒了。

    林逸的第一反應就是太古句芒王追上來了,但他很快就否決了這個判斷,因爲對方的體型並不大,跟太古句芒王那巨大體型相去甚遠。頂多也就是一頭普通句芒。

    只是普通句芒當然沒什麼好怕的,別說是林逸,即便是冷冷衆人經過這幾天的實戰鍛鍊也足可從容應對。然而林逸的表情卻有些凝重,說不清爲什麼。那頭句芒總給他一股子莫名危險的氣息,這可是他當初面對太古句芒王和赤鱗蛇的時候都沒有過的感覺。

    “有東西從天上過來了,大家小心戒備。”林逸不敢怠慢,當即給下方冷冷衆人提了個醒。

    冷冷衆人頓時如臨大敵,他們很清楚這東西肯定非同小可,要不然以林逸這幾天的習慣根本不會這麼緊張慎重,甚至都根本不會出言提醒,而會讓他們自己去察覺。藉此考驗他們的臨陣反應能力。

    這幾天來林逸所扮演的角色並非是純粹的守護者,而是一個教官,只是眼下在沒有弄清楚那東西的實力之前,顯然不是考驗衆人的時候。

    片刻之後,那東西距離衆人只剩下最後的一里之遙,雖然對方身上縈繞着一股莫測氣息可以瞞過絕大數人的神識感知,可在這個距離林逸要是還看不清楚對方的真面目,那就白混這麼多年了。

    “蟲子?”林逸一愣,明明有着一對句芒族的巨大翅膀,結果身體居然是一條白白嫩嫩的蟲子。這個畫面着實詭異到令人覺得有些滑稽可笑,怎麼會是一條蟲子?

    “蟲子?什麼蟲子?”下方冷冷衆人聽得莫名其妙,他們的神識感知範圍可沒有這麼遠。就算真有這麼遠,也識破不了對方身上那股莫測氣息。

    林逸沒有回答,也並沒有半點掉以輕心,無論對方的形象再怎麼滑稽可笑,越來越強烈的危險直覺卻是不會騙人的,在修煉界,以貌取人者一般都活不長,而林逸從來都不是其中一員。

    眨眼之間,對方跟林逸之間便已剩下不過二十米的距離。從容落在對面的一棵大樹樹幹之上,剛好與林逸正面相對。

    “你是林逸?”食腦蟲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着林逸道。

    林逸聞言微微一驚。他能猜到對方是衝着自己這羣人來的,但卻沒想過對方居然能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當即直言不諱的問道:“你怎麼知道?”

    “簡單,因爲我把太古句芒王給吃了。”食腦蟲回答得相當坦率。

    這個回答頓時把所有人都給震住了,下方冷冷衆人面面相覷,忍不住懷疑這傢伙是不是在吹牛,這麼小的一條蟲子能夠吃掉體型龐大的太古句芒王,開什麼國際玩笑?

    林逸卻是若有所思,他一時也無法想象對方是怎麼吃掉太古句芒王的,但他在直覺上選擇了相信,因爲這確實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傢伙,遠比太古句芒王更加危險!

    “那麼……你是誰?”林逸繼續問道。

    “特使,用它們的話來說,就是那位大人的特使。”食腦蟲依舊十分坦率。

    “特使?”林逸眼神微微一閃,因爲他看到對方背後那對巨大的翅膀一瞬之間消散無形,這下對方的形象就成了一條徹頭徹尾的白嫩蟲子,越發顯得人畜無害了。

    林逸打量食腦蟲的同時,食腦蟲也在打量着他,至於下方冷冷這些人,食腦蟲卻是連多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令它感興趣的似乎就只有林逸一個人。

    “你也是來抓捕貢品的?”林逸繼續試探性的問道,這傢伙的表現跟之前遇到過的所有靈獸都截然不同,之前所有靈獸包括太古句芒王和赤鱗蛇在內,最在意的從始至終都是貢品數量,對於他這個棘手人類幾乎都毫無興趣,跟這個蟲子特使截然相反。

    “算是吧。”食腦蟲的回答不置可否,它是特使,不像太古句芒王那樣爲了活命必須提供足額的人類貢品,它就算什麼都不幹也不會受到任何的懲罰,不過既然遇上了,順帶着來點舉手之勞也無所謂。

    “好,我沒有問題了。”林逸點點頭,而就在他說完這句話的同時,下方冷冷衆人會意的同時往前奪路而去,這是他們之間早就約定的暗號,雖然晚上這麼做十分危險,一不小心就會遇上前方其他不可預測的危機,但是強敵當前,總比大家都留在這裡要好得多。

    食腦蟲見狀並不驚訝,背後猛然又重新冒出了那一對翅膀,朝着逃跑衆人立馬就是太古句芒族標誌性的招式之一,風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