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也要帶走!”費養生一臉的決然,就這樣他都已經心疼得出血了,要是連這麼一袋都不能帶回去的話,他這輩子非得遺憾到死不可。

    “隨你便。”林逸懶得再勸,如果換成是冷冷衆人他根本不會廢話,老早就收進玉佩空間,到時候直接給他們煉成丹藥再分掉就得了,可惜這是費養生,能夠提醒一句就已是仁至義盡了,畢竟這貨還遠遠不是真正的自己人。

    見林逸這副表情,費養生心頭不禁有些忐忑,小心翼翼的問道:“前輩,您不會丟下我不管吧?”

    “你說呢?”林逸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以彼此之間的關係,嚴格來說剛纔救他一命就已是很厚道了,接下來這貨真要變成了拖油瓶,換做任何一個正常人都不可能再護着他,林逸自然也不會例外。

    “呃……”費養生十分爲難的看着自己這一大袋靈藥,他當然也知道林逸就算不至於讓他自生自滅,那也絕不會在他身上耗費太多的力氣,更不會爲了他而冒風險,一旦出了什麼突發變故,他必須得保證自己的逃跑求生能力,否則就是一個死。

    可是這麼多的珍稀靈藥總不能全扔掉吧?費養生糾結了半天,最後一咬牙總算把一整袋珍稀靈藥都給倒了出來。

    這貨倒還有點魄力!林逸頓時有些另眼相看了,以費養生的層次能夠倒出這麼一大袋珍稀靈藥,無異於一個世俗界普通人放棄億萬大獎,這其中所需要的魄力和覺悟可不是一點兩點,那可是相當難得的。

    結果還沒等林逸誇獎兩句,費養生立馬又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袋子,挑挑揀揀的將他認爲最值錢的那幾株珍稀靈藥給裝了起來。至於剩下的那一大半靈藥他也沒有放棄,而是依舊裝回了原來的那個大袋子。

    林逸無言以對,他已經看明白這貨的打算了。有句話叫做人爲財死鳥爲食亡,真是一點不假。

    “前輩您不介意吧?”費養生訕訕賠笑道。他的算盤很簡單,如果沒出什麼特別危險的意外那就全部都揹回去,而要是情況危急,那他就棄大袋留小袋,不管怎麼樣反正不能入寶山而空回,那還不如讓他去死呢。

    “不介意,你自己的事情當然是你自己做主,何況你還這麼機智。”林逸帶着幾分玩味道。

    “前輩您說笑了……”費養生老臉一紅。不過既然林逸沒有出言反對,那他就不會自己放棄,還是那句話,這可都是大把的靈玉啊。

    兩人繼續往前,不多久前方出現了一條河,河面足有七八米寬,乍看起來風平浪靜,河水緩緩流動清澈見底,透着一股難以言喻的清涼氣息,令人精神一振。

    “神識之河?!”費養生見狀頓時大喜。整個太古試煉之地最重要的莫過於神識之河,這也是他來參加太古試煉的最大目的,此時驟然見到這麼一條透着幾分玄妙氣息的河流下意識就當成了神識之河。

    林逸卻是搖了搖頭。眼前這條河雖然確實不是普通的河流,但要說這就是傳說當中的神識之河,那未免太過牽強了,畢竟無論是地理位置還是各種相關描述,神識之河都跟眼前這條河相去甚遠。

    這麼深不可測的地底下居然會與這麼一條清澈見底的河流,看起來跟地面河流毫無二致,怎麼想都很詭異吧?

    費養生卻管不了這麼多,忙不迭快步衝了上去,小心將他那兩袋靈藥放在一旁。然後伸手就要去舀河水喝,神識之河的河水可以極大增強神識。這幾乎是所有有關神識之河的傳說版本中都存在的一種共同說法,而最直接的利用方式莫過於喝到肚子裡去。

    如果換做冷冷衆人。林逸肯定要出言阻止,無論如何都要先搞清楚這條河的底細再說,可既然是費養生那就沒話說了,反正也不是特別熟,人家這麼興高采烈的就不要打擾他興致了,再者說只是喝點水應該也不至於危險到哪裡去纔對……

    結果費養生手剛一伸到水裡去,還沒來得及舀水呢,清澈見底的河水中卻忽然伸出一隻長滿細碎鱗片的手,反而率先一把將其抓住,只聽得嗷嗚一聲,費養生當場就被拖了下去,而且連掙扎都掙扎不動!

    這一幕不僅是費養生本人被嚇得魂飛魄散,甚至就連林逸都吃了一大驚,因爲他的神識時刻都在感知着周圍,從頭到尾完全都沒有察覺到河水之中居然還隱藏着這樣的怪物!

    要知道即便是食腦蟲那樣的強悍存在,也從來沒能瞞過林逸的神識感知,畢竟他那可是玄升期的元神啊,而眼前這條河距離林逸才不過十步之遙,這麼一個怪物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是渾然不覺,這種事情單是想想都把林逸驚出一身冷汗。

    也得虧這是費養生,否則出事的要是換成冷冷衆人之中的任何一個,林逸非得自責到死不可。

    費養生被拖下去之後,短短不過眨眼的工夫,河面便重新恢復了之前的平靜,肉眼看去完全看不出半點端倪,依然是那麼清澈見底,既無法發現剛纔那隻怪物,也找不到費養生的蹤跡,給人感覺就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倒是有點兒道行,不過在我面前裝神弄鬼,這合適嗎?”林逸雙眼眯成了一條細縫,緩緩朝河邊走去,這條河從一開始就給他一種古怪的感覺,而他現在已經明白古怪的根源在什麼地方了,就在剛纔那個怪物身上。

    很快,林逸就在費養生剛纔出事的位置停了下來,靜靜的看着河底,雖然還是看不出半點異樣,但他的神識卻已感知到了一點端倪,那個怪物也許能夠完美隱匿掉自己的蹤跡,可它剛剛卻把費養生一起拖了下去,想要當着林逸的面把費養生也藏匿得天衣無縫,那難度實在是大到離譜了。

    不過林逸並沒有異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