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不知道對方具體有着什麼樣的能力,也不知道對方的實力到底有多強,這種時候當然不可輕舉妄動,至於費養生就只能讓他多吃點苦頭了,運氣好的話林逸還能救他一命,可如果那個怪物沉住氣一直不冒頭,那就只能怪他自己命不好了,畢竟總不能讓林逸三番五次的冒險去救他這麼一個外人吧。

    好在老天爺總算又眷顧了他一回,那個怪物見林逸站在岸邊遲遲不動,終於忍不住再次出手,一隻長滿鱗片的手極其突兀的從河水中伸了出來,情形和剛纔如出一轍。

    這一次它的目標是林逸的腳踝,意圖顯而易見,它就是想跟剛纔對付費養生一樣將林逸拖下河去,只要到了水裡就是它的天下。

    它的動作不可謂不快,不僅出水時機突兀得毫無徵兆,出水之後更是連一點波紋都沒有盪開,速度又快得驚人,一般人就算想要提防也沒那個實力,可惜它遇上的是林逸。

    林逸至少有不下十種辦法應付它的這次偷襲,而這一次爲了確保萬無一失,他用了最無解的辦法。

    那隻手明明都已經抓住了林逸的腳踝,然而下一瞬卻忽然抓空,緊接着林逸出現在了旁邊,揚手就是一道藍色電弧,藉着將其電麻的機會一把將其拽了出來。

    結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看着這個怪物詭異至極的造型,林逸頓時都給驚呆了。

    乍看之下像是一個四五歲的小孩子,不過全身都長滿了密密麻麻的黑色鱗片,背上盯着一個不大不小的烏龜殼,頭頂則凹下去一個坑,坑中還積了不少的水。這等尊容是個人都得被嚇一跳。

    “河童?”林逸腦海中忽然閃過這個念頭,眼前這個形象跟民間傳說中的那種水怪如出一轍,河童也叫水虎。乃是在《本草綱目》之中都有過記載的水怪,不過一直都以爲是以訛傳訛的傳說而已。沒成想今兒竟然在這個地方遇上了一隻活的。

    “你知道我?”河童咕嚕着開口吐出人言,同時極爲戒備的緊緊盯着林逸。

    它嚴格來說是兩棲生物,水中是它的天下,上了陸地同樣可以活動自如,但是很明顯它只有在水裡纔有強大的自信,如今驟然被林逸抓上岸來頓時緊張不已,看它的架勢並不是要對林逸發起攻擊,反而是要想辦法逃回河裡面去。

    “呵呵。真是傳說中的河童啊,這趟太古試煉還真是長見識了。”林逸聞言不禁失笑道,先是句芒,現在又是河童,太古試煉果然是名不虛傳,果然很有點回到太古時代的意思。

    “人類,你想怎麼樣?”河童仍舊極其戒備的緊盯着林逸。

    “不怎麼樣,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林逸表現得很輕鬆,事實上也確實沒什麼好緊張的,這隻河童被抓出來之前着實令他緊張了一陣。畢竟能夠瞞過他神識感知的絕不會是好對付的善茬,然而現在卻已毫無擔心的必要,因爲這傢伙頂多也就是一頭築基期級別的靈獸而已。對林逸根本造不成實質性的威脅。

    至於它爲什麼能夠瞞過林逸的神識感知,那多半是河童的天賦能力了,畢竟這傢伙在有些傳說之中可是相當於河神一樣的存在。

    “離開這裡,離開百草園,否則你會後悔的!”河童出言威脅道,只可惜它的身材實在是太過矮小,而且還是被林逸給活活拽上來的,這點威脅並沒有什麼威懾力可言。

    “原來這裡是百草園。”林逸點點頭,上下打量着它道:“那麼你是這裡的主人?”

    “我不是。我只是這裡的園丁,如果被我的主人發現你就死定了。趕緊離開這裡,人類!”河童再次驅趕道。

    “你的主人是誰?”林逸沒有搭理。反而繼續饒有興致的問道。

    “我的主人是……”河童說到這裡忽然頓住了,眼珠子一眨,頭頂凹陷積累的那些水忽然沖天而起,隨即如雨水一般傾灑而下,而它的身形一接觸到這些水頓時就消融無形了。

    “看着挺憨厚,沒想到倒還挺狡猾。”林逸搖了搖頭,身形一閃忽然出現在右前方空地處,毫不猶豫就是一記狂火千腿。

    砰!伴隨着一聲悶響,一個瘦小的身影驀然在林逸腳尖顯形,而後毫無懸念的倒飛而出,重重摔在數十米後的靈藥堆中。

    “你……你怎麼可能看得到我?”河童顧不上傷勢,蓋着厚厚鱗片的臉上硬是擠出了一副極爲震驚的表情,入水無形乃是它們河童一族的天賦能力,就算實力比它們強得多的存在都察覺不了,沒想到卻在一個人類面前失手了。

    “很奇怪嗎?”林逸反問了它一句,誠然這傢伙融於水中的能力十分了得,就像它剛纔隱藏在河中的時候確實可以說天衣無縫,就連林逸的神識都無法察覺。

    不過這其中的原因至少有五分是因爲清澈河水帶給人下意識的麻痹大意,而現在沒有了這個干擾因素之後,林逸即便不能完全鎖定他的位置,卻也能發現一些跡象和端倪,這就已經足夠了。

    河童明顯有些被噎得說不出話來,正如林逸的判斷,它本身並不是什麼實力強悍的存在,如果在河中它還能強一點,足可以對付絕大數築基期級別的靈獸和人類修煉者,可一旦到了地面就要孱弱得多了,說到底它唯一能夠倚仗的底牌就只有一張,那就是它們河童一族的天賦能力入水無形。

    而現在,入水無形已被林逸破解,它自己又被攔在地面根本回不到河裡,心理防線就算還沒被徹底擊潰那也差之不遠了。

    “人類你想怎麼樣?”河童帶着幾分驚惶看着林逸,指了指周圍遍地的珍稀靈藥道:“如果你現在就離開,我可以讓你帶走一些靈藥,否則如果驚動主人的話,人類你就死定了。”

    林逸聞言不由笑了,這隻河童倒有點意思,打不過自己就開始軟硬兼施,當即玩味道:“你覺得這點垃圾靈藥就能打發我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