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可都是難得一見的珍稀靈藥,怎麼會是垃圾?”河童連忙爭辯道,它是這裡的園丁,可以說在場每一株靈藥都是它的心血,不過一見林逸兩手空空的樣子頓時就沒話說了,這個人類好像還真看不上它培育的這些靈藥。

    愣了一下,河童忽然說道:“我可以給你一種更加珍貴的靈藥,但你必須離開這裡。”

    “哦?拿來看看!”林逸饒有興致道。

    河童聞言就往河的方向走去,見林逸伸手阻攔便道:“靈藥在河裡面。”

    “好,如果你敢騙我,我就炸了這條河,毀了你的這個百草園。”林逸警告道,說實話他信不過這隻河童,但也並沒什麼好擔心的,就河童這點實力即便放虎歸山也無所謂。

    河童小心翼翼的繞過了林逸,直至它順利回到河中才鬆了一口氣,看着仍舊留在原地的林逸眼珠子滴溜溜直轉,如果沒有剛纔這句警告,它還真有可能直接躲起來不出現了,可現在卻不行。

    一旦真把林逸給惹惱了,炸了河流毀了百草園都是小事,萬一要是把它主人給引出來,壞了它主人的大好事,那它可就真心完蛋了,十條命也不夠死的。

    果然,沒過多久它就重新在河面冒頭了,手中託舉着一顆小小的珠子,如清澈河水一般透明無暇,恍若夜明珠一般散發着醉人的幽光,一看就知不是凡物。

    “這顆水珠給你,趕緊離開這裡吧人類。”河童託着小珠子道。

    “拿過來給我。”林逸語氣十分平淡,但卻不容置疑。

    河童猶豫了一下,它明顯不想離開河水,否則它會很沒有安全感,尤其還要面對林逸這樣一個危險的人類修煉者。但是它沒有選擇的餘地,它要是敢說一個不字,接下來林逸會做些什麼可就很難說了。它實在承擔不起那樣的後果。

    最終河童還是乖乖走過來將水珠遞給了林逸,林逸接到手中微一錯愕。他還以爲這水珠跟其他珠子一樣肯定是硬的,沒想到入手之後居然是軟的,真就是一顆水珠,只不過最外邊天然包裹了一層透明的水膜而已。

    “這東西有什麼用?”林逸有些好奇的問道,在天階島走南闖北好幾年他也說得上是見多識廣了,但還真沒有見過這種水珠,不過眼力還是有的,他可以感受出來這水珠確實不簡單。單純只是拿在手上都讓他覺得渾身清爽。

    “水珠可以清心靜氣,最主要的用途是療養神識,若是神識受創,服用之後便可以在極短時間內恢復如常。”河童一五一十的介紹道。

    “當真?”林逸聞言一喜,難怪他拿在手上感覺如此舒爽,敢情是專門療養神識的東西,別忘了他現在可是元神體啊,這東西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不折不扣的大補。

    有了這顆水珠之後,林逸的底氣頓時就更足了,畢竟元神受傷乃是大麻煩。真要是受到什麼重創,他那點自療能力幾乎很難派上用場。

    正如上次受傷基本上就是靠着星墨炭才恢復過來,而經過這麼多個月接連不斷的使用。星墨炭的神識能量已經被消耗得所剩不多,一旦再次受到重創,到時候還能不能順利恢復過來就很難說了,說不定就是元神崩潰的下場。

    這陣子林逸正爲此發愁呢,他維持元神體需要時刻消耗神識能量,而今星墨炭便是他唯一的神識能量來源,一旦全部消耗完,那麼距離他重回天階島的日子也就爲時不遠了,若是在此之前倒無所謂。可現在冷冷衆人全都在這危機四伏的太古試煉之地,他怎麼能夠放心回去?

    好在星墨炭剩下的這些神識能量還能供他繼續維持一段時間。但有個十分重要的前提,那就是不能受傷。一旦受傷,療傷所需耗費的神識能量那就非同小可了,至少是維持平常所需的千倍萬倍,星墨炭剩下的這點神識能量根本經不起這麼大量消耗。

    這也多虧是林逸的自保手段極多,而且摸索出了半元神狀態和元神狀態這樣近乎無解的手段,其他先不說,現如今想要重傷林逸可不容易,就連食腦蟲那樣的存在也做不到,也正因此那塊星墨炭才能堅持到現在,要不然隔三差五就受傷的話,神識能量早就見底了。

    然而在這危機四伏的太古試煉之地,意外時時刻刻都在發生,就算是林逸也不敢擔保說自己就一定不會受傷,萬一真的受傷了,星墨炭這點殘餘的神識能量又完全不夠用,那該怎麼辦?

    現在,河童拿出來的這顆水珠給了他一線希望,雖然遠不如星墨炭那樣可是時刻提供神識能量來得用途廣泛,但如果真能夠如河童所說療傷神識的話,那多少也算替他解決一個心頭之患,至少不用那麼提心吊膽害怕受傷了。

    “當然是真的,好了,我已經把我最好的寶貝都給你了,人類你趕緊走吧。”河童催促道,對它來說拿出水珠就已是犯規矩的事情了,林逸要是在這裡糾纏久了被它主人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林逸將水珠收了起來,忽然嘴角一彎道:“我有說過要離開這裡嗎?”

    “你竟敢耍賴!卑鄙無恥的人類!”河童頓時急了,他是千方百計想要趕緊把林逸趕走,爲此不惜連水珠都貢獻出來了,哪想得到林逸居然是這副嘴臉,人類一向卑鄙無恥,這話果然一點不假!

    “喂喂喂,說話可要負責任啊,有一句說一句,我什麼時候說過你給我水珠我就離開這裡了?”林逸看着它道。

    “嗚……”河童歪着腦袋想了半天,愣是想不出該怎麼反駁,因爲林逸從頭到尾確實就沒有說過類似的話,只不過是它自己一廂情願而已。

    “這樣吧,你再給我來幾顆水珠我立馬就走,我保證說話算話,一言九鼎。”林逸當即道,水珠這東西當然是多多益善,就只有這麼一顆的話,那豈不是受一次傷就沒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