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再來幾顆?”河童聞言頓了跳了起來,一時間甚至都忘了林逸碾壓級的實力,指着他腦袋破口大罵道:“你這個貪心不足的無恥人類,這可是百年才能蘊育一顆的水珠啊,你以爲有多少?”

    林逸愣了一下,不禁有些詫異的看着這個小孩子一般的河童,雖然長得是詭異了一點,還帶着幾分小狡猾,但總體來說還是比較憨厚耿直的,尤其現在這副急眼的樣子還挺有意思。

    片刻之後河童自己也反應了過來,連把手給縮了回去,同時還退出好幾步,看着林逸後怕得結結巴巴道:“你……你趕緊走吧,我手裡沒有水珠了,一顆都沒有……”

    “真的?”林逸卻是不信,質疑道:“既然是百年蘊育一顆,而這裡至少有千年以上沒人來過,怎麼會只有一顆?就算沒有十幾二十顆,十顆八顆總該有的吧?”

    這片太古試煉之地千年纔開放一次,也就是說人類修煉者上一次踏足這裡最起碼是一千年以前了,何況這個地方如此偏僻詭異,一般人根本發現不了,說不定都已經幾千年沒有來過人了。

    “十顆八顆?你是瘋子嗎?”河童頓時又要暴走了,不過面對林逸的壓力終究還是不敢太過放肆,只得強忍着怒氣耐心解釋道:“一整條河,在我們河童一族的守護下百年才能蘊育出一顆水珠,等蘊育成型之後還需要不斷的滋養才能徹底成型,更何況我們還要耗費更大的精力去滋養聖水珠……”

    “聖水珠?”林逸眼睛一亮。

    “呃……”河童突然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不該說的東西,連忙改口道:“什麼聖水珠,我說的就是水珠而已,總之水珠就只有一顆,你就算打死我也沒有第二顆了。”

    “是嗎?”林逸似笑非笑的盯着它。

    河童不由有些心虛。想了想道:“大不了我把那個人類也還給你……”

    “那個人類?哦,你說費養生啊。”林逸聞言汗顏,他已經快忘了這一茬了。畢竟不是自己人,他對費養生的事情是真不怎麼上心。也得虧河童不是什麼兇殘的靈獸,要不然這麼久過去早就吃得連渣都不剩下了。

    沒過多久,費養生就被河童拖死狗一樣拖了上來,看樣子並沒有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害,只不過是暫時失去了意識而已,這會兒嘴裡還在吐着水泡呢……

    “你走吧,趕緊走吧,否則我保證你會死在這裡。絕對的!”河童近乎哀求道,它當然不關心林逸的死活,可問題要是被主人發現被人類修煉者闖了進來,連它也要跟着受罰,說不定還要給林逸陪葬呢。

    “這樣吧,我也不爲難你,回答我幾個問題,弄明白了我就走。”林逸道。

    河童猶豫了片刻,心知這麼拖延下去不是辦法,可是它又打不過林逸。只得硬着頭皮道:“好吧,這是你自己說的,不準反悔。”

    “好啊。這裡到底有幾隻河童?”林逸問道,這並不是他真正關心的問題,只是純粹好奇罷了。

    “就我一個。”河童乾脆利落的答道。

    “你們河童一族就你一個?”林逸愣了一下,他還以爲既然是一個種族,那就應該跟太古句芒族一樣有好多呢,怎麼着還得有個太古河童王纔對,沒想到居然就這一根獨苗。

    “本來有很多,不過百年前出了一次大事故,大家都被主人殺了。只留下我一個負責打理百草園。”河童帶着幾分傷感道。

    “那麼你的主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難道你不恨他嗎?”林逸順口問道,照對方所說這簡直是滅族之仇了。應該不共戴天才對,怎麼還會繼續替那個主人做事?

    河童沉默了一下。片刻才道:“我不能告訴你。”

    “好吧,那我問點別的。”林逸也不堅持,轉而問道:“這條河有什麼特殊之處嗎?是不是傳說中的神識之河?”

    “神識之河?這怎麼可能是神識之河?”河童頓時用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林逸,撇嘴道:“神識之河那可是第一大河,河寬足有百丈以上,我這條河纔多寬?這河本來根本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只不過因爲有我們河童一族的守護才變得與衆不同而已。”

    這個回答並不意外,林逸原本也壓根就不覺得這會是神識之河,便繼續問道:“最後一個問題,告訴我聖水珠的事情。”

    “這……”河童陷入了猶豫,心底暗恨自己嘴賤居然把這東西給說漏了嘴,依着這個人類不依不饒的德行,這事兒要是不弄清楚是肯定不會走了。

    最終,河童只得硬着頭皮解釋道:“聖水珠原本是我們河童一族的至高聖物,據傳乃是最早蘊育出來的第一代水珠,經過祖祖輩輩無數年的滋養,其作用已經遠遠超出了一般水珠的範疇,也正是因爲聖水珠的原因我們纔會被主人看重,不過百年前大家集體供養聖水珠的時候出了意外,聖水珠出現了一道裂痕,主人一怒之下就把大家全都殺了……”

    “哦,原來如此。”林逸這才恍然,心道這個河童一族也真是慘,至高聖物被人搶了不說,全族還得巴巴給人做奴隸,供養聖物出了一點問題就被近乎滅族,如此悲慘的命運也真是沒誰了。

    “我該說的不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你這下總該走了吧?”河童眼巴巴的看着林逸道,生怕林逸又來個說話不算話,那它可真沒轍了。

    “好啊,既然這樣那你告訴我該怎麼離開吧。”林逸當即十分爽快的點頭道。

    要說他對對方口中的聖水珠一點想法都沒有,那絕對是假話,但是有想法不代表就一定要去搶奪,畢竟那個所謂的主人既然能夠將河童一族輕輕鬆鬆玩弄於股掌之間,實力必然非同小可,想要從那種存在手中搶奪聖水珠的難度可想而知,哪怕對於林逸來說也是一次並非必要的冒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