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更關鍵的是,林逸現在當務之急是跟冷冷衆人匯合,遲則生變,他實在不敢在這裡浪費太多時間。

    “好,你跟我來!”河童聞言一喜,只要林逸肯儘快離開這裡,就算讓它一路把林逸二人給禮送出去它都不介意。

    然而就在此時,遠處忽然傳來一陣嗡嗡聲,雖然距離較遠尚還看不清對方的模樣,不過林逸的神識感知卻已早早鎖定了對方的位置和形態,是一隻體型足有成人大小的巨型毒蜂。

    “巡守蜂!它怎麼會來這裡?”河童見狀陡然一驚,林逸倒沒什麼反應,它反而緊張得一塌糊塗,頓時手足無措,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你很害怕?”林逸看了它一眼。

    “我……”河童聞言緊張得結結巴巴道:“要……要是被它發現……你死定了……我也死定了……”

    “不過這傢伙感覺起來並不強啊?”林逸有些詫異道,那隻巡守蜂長相是比較嚇人,看起來似乎確實不怎麼好惹,可說到底也就是築基期級別的靈獸而已,林逸想要對付它不過就是舉手之勞。

    “它不強?”河童下意識就要反駁,畢竟對於它來說任何一隻巡守蜂可都不是好惹的,可仔細一想林逸剛纔的表現,對於這個人類來說區區一隻巡守蜂好像確實沒什麼好擔心的。

    “看在你送我那顆水珠的份上,我可以替你解決掉它,保證神不知鬼不覺。”林逸提議道,說實話他對這隻河童並沒有什麼惡感,反而倒覺得這傢伙其實還不錯,能幫一把就幫一把。

    “不可能!”河童連忙搖頭。

    “什麼不可能?你不是說被它發現咱們就都死定了嗎。難不成你還要幫着他對付我不成?”林逸有些詫異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就算你實力再強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消滅掉任何一隻巡守蜂,因爲它們是共腦。一旦其中一隻巡守蜂出事,其他所有巡守蜂都能第一時間察覺。所以不管怎麼樣,只要被它發現你的存在,主人和其他巡守蜂就都知道了。”河童苦着臉道。

    “共腦機制?那倒是真有些棘手了。”林逸不禁皺了皺眉,這樣一個機制的存在確實有些無解,哪怕他能秒殺對方都沒有用,只要被對方發現就直接意味着局勢失控了。

    如此一來,留給林逸的選項就只剩下逃跑這一項了,若是隻有他自己倒無所謂。除非他自願,否則來再多巡守蜂也別想察覺到他,可問題是地上還躺了一個人事不知的費養生,人家巡守蜂的速度可不慢,而且蜂類的感知能力一向不差,林逸帶着這麼一個拖油瓶可沒有把握做到滴水不漏。

    說話的工夫,那隻巡守蜂已經直衝着這個方向而來,目的十分明確,饒是林逸都有些緊張了,難不成它已經發現自己了不成?

    河童遠比林逸更加驚慌。情急之下連忙拖着地上的費養生跳進了河裡,同時對林逸道:“你也進來,我用入水無形掩護你們。它應該發現不了。”

    林逸愣了一下,他其實沒必要跟着跳進河裡,但爲了體驗一下對方的天賦能力,還是跟了過去。

    河童帶着林逸和費養生沉入水中之後,林逸很快就感覺到自己身上覆蓋了一層淡淡的水膜,感覺起來沒什麼份量,不過等到身體被這一層水膜完全覆蓋之後,神奇的一幕發生了,林逸發現自己的元神體居然變成了跟河水一樣的透明色。乍一看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

    林逸很快就揣摩出了其中的幾分原理,這應該是一種十分高明的保護色。事實上,自然界中很多生物多多少少都有幾分保護色。但能夠像河童這麼不着痕跡的卻是少之又少。

    當然,入水無形絕對不會是一種單純的保護色,否則它頂多只能迷惑肉眼,卻無法迷惑神識感知,真正欺瞞神識感知的是它這一層水膜,因爲表面覆蓋了這層水膜的緣故,在神識感知之中林逸整個人的質感都變得跟河水一樣,根本無法區別。

    林逸不由暗暗稱歎,不愧是河童一族的天賦能力,入水無形果然高明。

    沒過多久,巡守蜂就已逡臨河面上空,同時發出一種怪異而尖銳的神識傳音:“河童!出來!”

    河童心中頓時一個咯噔,不過也不敢輕舉妄動,只得一邊用入水無形小心藏匿林逸和費養生二人的身形,一邊緩緩在河面冒頭。

    “河童!主人召你過去!”巡守蜂繼續用神識傳音道。

    河童聞言稍微鬆了一口氣,看這架勢對方還沒有發現林逸和費養生,便道:“可是我要留下來值守百草園,這是主人的命令。”

    “你過去,換我來值守,這是主人的最新命令。”巡守蜂生硬道。

    “呃……”河童頓時又爲難了,它自己倒是無所謂,可它一走就無法繼續用入水無形藏匿林逸和費養生二人,這樣勢必露出破綻,那就功虧一簣了。

    “還愣着幹什麼?主人在等着呢!”巡守蜂催促道。

    “巡守蜂大哥,你能不能透露一下主人召我過去幹什麼?”河童眼巴巴的問道。

    “主人準備讓那些貴賓親眼見識一下聖水珠,需要你暫時掩蓋住那道裂痕,所以才叫你過去。”巡守蜂如實答道。

    “哦。”河童恍然點頭。

    “還不趕緊去?”巡守蜂再次催促道,依照主人的酷烈作風,如果河童遲遲不過去,到時候就該輪到它這個負責傳話的傢伙倒黴了。

    河童倒是想去呢,可它怎麼敢就這麼去,想了片刻終於靈光一閃道:“那個……我剛剛聽到前邊有一聲不小的動靜,也許是爆炎果炸了,也許是有什麼東西闖進來了,安全起見還是過去確認一下比較好。”

    “真囉嗦,我來就行了,你趕緊去吧,讓主人等急了沒你好果子吃!”巡守蜂說罷便迅速遠去。

    河童沒敢亂動,直至巡守蜂離開了數裡之遠才終於鬆一口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