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嗎?那還是比不上護法大人威風,麾下這麼多小弟供你差遣,一呼百應雄踞一方,我就不同了,孤家寡人一個,頂着一個特使的名頭居然還被這些小嘍囉冒犯,真是汗顏吶。”食腦蟲語氣莫測道。

    “特使大人過獎了,恕我多嘴一句,以你食腦蟲那麼大的名頭誰敢給你做小弟啊?”俊秀男子出言反諷道,在食腦蟲眼裡所有靈獸都是它的食物而已,如果跟在它身邊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變成口糧了,除非腦子有坑,否則誰敢做它小弟?

    “也是,我獨來獨往孑然一身才能讓那位大人真正放心,不像護法大人你忠心可鑑,不過我也奉勸一句,護法大人你還是悠着點比較好,人多嘴雜,萬一哪個不長眼的蠢材觸了那位大人的逆鱗,恐怕連護法大人你也得吃不了兜着走。”食腦蟲嘿嘿笑道。

    “不勞費心,特使大人這次來不會就是來找我嘮嗑的吧?”俊秀男子上下打量着它道。

    “那倒不是,聽說護法大人新婚大喜,我剛好又在附近,彼此共事一場,於情於理怎麼着也該過來道賀一聲不是嗎?”食腦蟲說道。

    話是這麼說,不過這傢伙兩手空空,不僅一上來就當衆殺了三角猿猴立威,剛纔更是直接出手搶奪聖水珠,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來道賀的,來者不善才是真的。

    只是,既然它腆着臉這麼說了,俊秀男子也不好當面反駁,至少面上不好當衆撕破臉皮,便道:“那我倒要多謝特使大人賞臉了。”

    “客氣,我可是空手而來,只要護法大人你不介意就好。畢竟我不像你家大業大,手頭也沒什麼拿得出手的寶貝,所以只能厚着臉皮過來捧個人場了。”食腦蟲道。

    “哪裡哪裡。特使大人肯來捧場就是蓬蓽生輝。”俊秀男子淡笑着迴應道。

    “哦?護法大人如此體諒那真是太好了,不過我還有個不情之請。還希望護法大人能夠答應。”食腦蟲繼而說道。

    得寸進尺!在場一衆靈獸的心中幾乎同時冒出了這個字眼,食腦蟲的表現何止是光棍,簡直都堪稱流氓到一定境界了,也就是它食腦蟲,換做其他任何一頭靈獸敢在護法大人面前這麼放肆,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你不會是想要我的聖水珠吧?”俊秀男子似笑非笑道。

    “可以嗎?”食腦蟲眼睛一亮,聖水珠這種寶貝誰都想要,它自然也不例外。要不然也不會出現剛纔那樣明目張膽的搶奪動作。

    “特使大人,你來參加我的大婚喜宴,兩手空空也就罷了,居然還想反過來要我的寶貝,這樣真的合適嗎?”俊秀男子頓時樂了。

    “好像不太合適,那就算了。”食腦蟲放棄得相當乾脆,它的目的本來就不是聖水珠,這只不過是它一時心血來潮而已,當即轉而說道:“放眼全局,要說耳目最多者非你護法大人莫屬。所有的花草樹木都是你的耳目,地面上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逃不出你的掌控,所以我想勞煩護法大人幫我找一個人。”

    “人?”俊秀男子微微一愣。

    “不錯。一個人類修煉者,名爲林逸。”食腦蟲直接說道,它說這句話的時候壓根就沒想過林逸就在場內,只不過是它們不易察覺的元神狀態而已。

    “怎麼?特使大人跟這個人類有仇?”俊秀男子饒有興致道。

    “他是我的食物,除了我誰也不準動,誰動誰死。”食腦蟲肆無忌憚的威脅道,其實也難怪它對林逸如此上心,它盯上食物極少有失手的時候,區區一介人類居然能從它眼皮子底下從容逃脫。這更是前所未有的經歷,而越是如此便越證明了林逸的獨特和強大。這對它來說乃是史無前例的人類食物,一旦錯過也許會成爲一輩子的遺憾。

    “那我要是不答應呢?”俊秀男子神色頓時沉了下來。食腦蟲的威脅對其他靈獸管用,但對於它來說可就沒什麼效果了。

    “不答應?你就不怕我在這裡大鬧一場?你確定你的古井無波能夠經得起我折騰?”食腦蟲冷笑着斜眼睥睨道。

    不說彼此實力誰高誰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一旦真的大打出手,至少這地方絕對會被毀成一片狼藉,所謂新婚喜宴自然也就黃了。

    “你敢!”俊秀男子臉色一變。

    “你猜我敢不敢?”食腦蟲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同時褪去了蟲子本體,轉而變成了一頭極度猙獰可怖的怪物,身上每一個部位都是它吞食了其他強大靈獸之後臨摹出來的恐怖存在,這幾乎是一個集合了本地所有靈獸最強大一面的究極大殺器。

    氣氛陡然變得緊張起來,一時間劍拔弩張,在場其他一衆靈獸頓時都有些無所適從了,它們雖然都算是護法一系的小弟,但這麼高層次的戰鬥它們那點實力根本插不上手,就像剛纔的三角猿猴一樣,頂多就是當炮灰的料。

    所幸形勢緊張了片刻之後,雙方並沒有真正打起來,俊秀男子忽然大笑道:“好,不就是找人嘛,看在今天新婚大喜的份上,這點小忙我應下了。”

    “那就多謝護法大人了。”食腦蟲很快就恢復到了人畜無害的蟲子模樣,跟剛纔那個全身兇器的恐怖模樣完全就是兩個極端。

    “不送。”俊秀男子當即就要送客,今天雖是他的大喜日子,不過食腦蟲這樣的惡客無論換做是誰也吃消不起,他不怕食腦蟲,但是他怕食腦蟲壞了他的好事。

    “護法大人可真是無情啊,也不說留我喝一杯喜酒,既然如此那就罷了。”食腦蟲笑了笑,轉身朝着水簾洞方向飛去。

    見它如此配合,包括俊秀男子在內的全場所有靈獸都情不自禁鬆了一口氣,食腦蟲的喜怒無常實在是令它們壓力山大,食腦蟲要是不走,這一場喜宴可有的折騰呢。

    然而等快到水簾同的時候,食腦蟲忽然又停了下來,全場一衆靈獸的心頓時又提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