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林逸的第一反應,也是最有可能的情形,不過他仔細觀察了一番端木玉的神態舉止,跟之前並沒有任何不同,頂多就是多了幾分不自在的羞澀而已,這是理所當然的人之常情,任誰成爲別人新娘的時候也不可能一點都不羞澀,哪怕是端木玉這樣的奇女子。

    可是,端木玉怎麼會真的願意嫁給一頭靈獸,該不會是傳說中的一見鍾情****戀吧?

    林逸看得一頭霧水,不過此刻端木玉就在俊秀男子的身邊,他就算再疑惑也不敢湊過去問個究竟,畢竟那俊秀男子乃是可以與食腦蟲正面抗衡的存在,林逸這個元神真要是冒冒失失的湊過去,極有可能就會被對方察覺,到時候再想逃可就難了。

    何況話說回來,林逸現在也沒時間管端木玉的閒事,趕緊想辦法解決眼下的困境纔是正經。

    如果沒有這次意外之行,如果沒有聽到食腦蟲的那幾句話,林逸也許還會按部就班的繼續去尋找冷冷衆人,但是現在他改變了主意,如果不能夠確保藏形匿跡的話,就算他找到了冷冷衆人也沒有用,甚至反而會讓情況變得更糟,因爲到時候食腦蟲肯定會追過來。

    除非他能斬斷被食腦蟲發現的根源,便是面前這個號稱能夠掌控一切風吹草動的俊秀男子!

    可惜這又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僞命題,如果林逸有能力對付這個俊秀男子,那他就沒必要這麼忌憚食腦蟲了,畢竟兩者乃是同一級別的存在。

    與此同時,全場熱烈歡慶的氣氛還在繼續,在一衆靈獸的慫恿下,俊秀男子甚至還和端木玉當衆喝起了交杯酒。而令林逸大跌眼鏡的是,端木玉居然還乖乖照做了,沒有表現出半點的不虞之色。真是邪了門了。

    喜宴並沒有持續太久,倒不是這些靈獸多麼自覺剋制。而是因爲時辰到了,它們開始了新一輪的集體起鬨:“鬧洞房!鬧洞房!鬧洞房!……”

    林逸聽得一陣汗顏,說實話他其實也對這事兒挺感興趣的,如果不是害怕被發現,外加如今形勢危急刻不容緩,他甚至都不介意跟進去湊個熱鬧,他很好奇端木玉這樣一個有着男兒心的奇女子在洞房之中會有什麼樣的表現,不管怎樣肯定很有意思。

    “鬧洞房麼?嗯。既然是人類的傳統儀式,那就鬧洞房吧!”俊秀男子從善如流。

    然而就在他們簇擁着俊秀男子和端木玉走向後方的豪華大帳之時,某個無人在意的角落卻忽然發出了一個十分異類的聲音,準確的說,是一聲歇斯底里的驚叫。

    驚叫聲的源頭來自於費養生,這其實並不能怪他,任誰被河童這樣的怪物拖進水中失去意識,醒來之後又突然發現自己就在一大羣猙獰可怖的靈獸之中,本能的都會有一聲驚叫,除非他是個啞巴。

    只不過等費養生反應過來之後。他簡直連宰了自己的心都有,如果他不驚叫的話,以他所處的隱蔽位置。這些沉浸在鬧洞房旋律中的靈獸發現他的可能性並不高,而現在他卻成了全場唯一的焦點。

    “人類?”一衆靈獸面面相覷,換做其他地方它們肯定是一擁而上了,誰搶到算誰的,但這裡不行,這裡是護法大人的地盤,大大小小的所有一切都只能由護法大人說了算,它們擅作主張的唯一下場就是一個字,死。

    俊秀男子臉上也微微露出了一分詫異。不過他的目光只在費養生身上停留了不到一瞬就挪開了,淡淡道:“巡守蜂。”

    “在!”場中一下子飛起數十隻巡守蜂。

    “他怎麼進來的?”俊秀男子語氣莫測的問道。

    所有巡守蜂都沉默了。今天是大日子,這麼多靈獸齊聚一堂。它們絕對不敢掉以輕心,每一隻巡守蜂都已在盡力警戒,它們已經把它們能做的都做到了,從頭到尾都沒有片刻的鬆懈,本以爲萬無一失,卻沒想到居然漏了一個活生生的大活人進來,這怎麼可能?

    “好吧,自裁一半。”俊秀男子平平淡淡的說了一聲。

    一開始衆靈獸都還沒聽明白他這話的意思,直至巡守蜂開始捉對自相殘殺,它們才終於恍然大悟,所謂的自裁一半就是要讓所有巡守蜂自相殘殺死掉一半,護法大人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嚴苛啊!

    眼睜睜看着一隻只巡守蜂變成屍體從半空落下,費養生簡直看得頭皮發麻,他到現在爲止都還沒弄清楚情況,甚至都還沒注意到端木玉的存在,他只知道自己這一次死定了,那個男的連對自己手下都如此殘忍無情,他這個外來闖入者就更別想活過今天了。

    果不其然,那邊巡守蜂都還沒自相殘殺完畢,俊秀男子就已對費養生的命運做出了宣判:“殺了。”

    如果換做其他時候,人類修煉者即便被它們抓到了,那也不至於下殺手,因爲還要給那位大人上繳人類貢品,但是今天不一樣,今天是俊秀男子的大婚之喜,這個不知死活的人類竟然敢打攪他的好事,下場當然是非死不可。

    俊秀男子話音落下,距離最近的一頭靈獸當即就把費養生拎了起來,下一刻就要毫無懸念的捏斷他脖子,費養生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一瞬間甚至連叫都叫不出來,只能無力而徒勞的拼命掙扎。

    林逸看着這一幕有些猶豫,他心中牽掛的是冷冷衆人,此刻就連冷冷衆人的危機都沒辦法解決,若是冒然出手解救費養生,先不說在場這麼多靈獸,尤其還有跟食腦蟲同級別的強大存在,成功率可謂微乎其微,就算真的僥倖成功了,林逸自己也必然暴露,那還怎麼想辦法應對接下來的危機?

    只是就這麼眼睜睜看着費養生被人捏斷脖子,林逸終究還是有點兒於心不忍,雖然他跟費養生之間並沒有什麼真正的交情可言,而且之前就已有過一次救命之恩,不管怎麼說都已是仁至義盡了,可是見死不救這種事兒林逸真心做不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