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尤其此刻端木玉身上就穿着褻衣褻褲,自己的手完全就是跟她肌膚相親,無論換成是誰看到這一幕都會以爲是存心的,這下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好在端木玉並沒有繼續責怪的意思,從林逸身上下來之後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走過去撿剛剛自己脫掉的衣服,然而等她把衣服找出來一看,頓時就僵住了。

    被剛纔的真氣丹火炸彈波及,她的衣服上面破破爛爛全是破洞,這還怎麼穿啊?

    關鍵是除了身上脫下來的這一套,她根本就沒帶其他換洗衣服,接下來可怎麼辦,總不能就穿着這點褻衣褻褲出去試煉吧,就算她端木玉再怎麼灑脫那也還是女兒身,這次形勢所迫被林逸看見倒還罷了,若是再被其他人看見那還活不活了?

    “沒法穿了?沒事兒,我有。”林逸見狀連忙遞過一身衣服,正是玉佩空間裡給其他女孩子準備的,上次給霍雨蝶穿了,這次倒剛好又在端木玉這兒派上了用場。

    “這是世俗界的衣服?”端木玉接過衣服看了一眼,沒有二話直接就穿上了,還別說,她穿上之上頗有一股子都市女強人的氣質。

    林逸還在對着地上那具殘缺屍體若有所思,端木玉卻忽然來了一句:“你的紅顏不少啊?”

    “哈?”林逸看了看她,無緣無故怎麼來這麼一句?

    “除了跟你一起進來試煉的這些之外,我沒猜錯的話你在其他地方還有女人吧?”端木玉隨口說道。

    “你怎麼看出來的?”林逸頓時奇了。

    “因爲這身衣服的尺碼不對,跟你一起的那幾個都對不上。”端木玉篤定道。

    “呃……”林逸不由汗顏,這女人什麼眼神,連這都能看出來,這跟她一貫的男兒氣質不符啊?

    “你是個花心的男人。”端木玉得出了結論。隨後又問了一句:“你既然是一個元神,那這身衣服是從哪裡來的?”

    “權當是我變的吧。”林逸賣關子道。

    端木玉點點頭,沒有繼續多問。她是個明事理的,知道什麼事情該問什麼事情不該問。

    “好了。咱們先出去再說吧。”林逸招呼道,他現在隱隱有點奇怪,既然睡蓮護法已經被自己炸死了,那這個鏡中世界爲何沒有當場崩潰呢,難道這個空間並不是靠他能力維持,而已經是一個固化空間了?

    兩人當即穿過帳幕出來,好在最令林逸擔心的那種情況並沒有發生,這個通往真實世界的唯一出口並沒有就此堵上。否則可就抓瞎了。

    然而林逸和端木玉並沒有高興太久,等到他們穿過去之後才發現有些不對勁,前方的天梯根本就沒有出口,只是徒有其表罷了,林逸忽然心裡一個咯噔:“又一個鏡中世界?”

    “不會吧?”端木玉還不相信,在她看來睡蓮護法明明都已經死了,之前那個鏡中世界能夠遺留下來還算情有可原,怎麼可能又多出來一個鏡中世界?

    何況就算是鏡中世界,那也總不是憑空出現的,必須得跟真實世界相連才能映照出來。總不能剛纔那邊是鏡中世界,現在這邊也是鏡中世界,連個最起碼的真實原型都沒有吧?

    端木玉不信邪的親自登了一遍天梯。一開始沒有任何異樣,然而等往上爬了百丈左右之後,無論她怎麼嘗試都無法再往前一步了,前方朦朦朧朧一片,總有一股無形的界限阻隔着她,不僅完全看不清前方的情形,就連神識感知都毫無用處,就似真的到了世界盡頭一般。

    “沒用的,這就是那傢伙弄出來的鏡中世界。受能力所限,這個鏡中世界能夠映照出來的範圍就這麼點大。否則真要是可以無限擴大,甚至把整個世界都給映照進來的話。它就不是睡蓮護法,而應該是傳說中的創世神了。”林逸搖頭道。

    “那怎麼辦?”端木玉徹底被這個事實搞懵了,兩個都是鏡中世界,那還怎麼出去?

    “彆着急,他這個鏡中世界既然是照鏡子照出來的,那就必然有一處地方跟真實世界相連,只要我們細心一點,總能找到出口的。”林逸安慰道。

    端木玉點點頭,她本就不是普通女子,很多時候比起絕大數男人都還要灑脫大氣得多,遇到這種匪夷所思的情況發懵是正常的,但還不至於讓她失去鎮定。

    兩人當即沿着這個鏡中世界的邊緣開始摸索,好在方圓也就不過十里左右,花不了多少時間就能繞上一圈,否則真要是這個鏡中世界大到無邊的話,他倆可就真心沒轍了,當然,如果是那樣能不能這麼快發現貓膩都還是一個未知數,也許還以爲這就是真實世界呢。

    最終,兩人繞到了那塊帳幕跟前,彼此相視一眼停下了腳步。

    “其他地方都沒有半點異常,剩下的就只有這裡了。”端木玉沉聲道。

    “嗯,看樣子這塊帳幕就是這個鏡中世界的唯一出入口。”林逸點頭贊同,以他的神識感知理論上不會遺漏掉任何一點破綻,畢竟他的本體層次比起這什麼睡蓮護法高太多了,就算如今因爲元神體的緣故實力受限,那也頂多是因爲量太少的緣故,彼此元神之間那種質的差異是無從更改的。

    “也就是說,通往真實世界的出入口應該就在對面那個鏡中世界了?”端木玉說着毫不猶豫,當即就邁步穿過帳幕。

    “這女人倒是有夠果斷的。”林逸見狀不由失笑一聲,換做其他女人面臨這種處境就算不是驚慌失措六神無主,那也多半是躲在自己背後,絕不會像端木玉這樣果敢利索。

    緊跟着端木玉,林逸當即也穿過了帳幕,就在穿過的這一瞬間,忽然隱隱有一絲異樣感。

    “怎麼了?”端木玉回頭問道。

    “你有沒有覺得穿過來的時候有點怪怪的?”林逸皺着眉頭問道。

    “什麼怪怪的?”端木玉聽得一頭霧水,仔細想了想道:“我沒覺得有什麼不一樣啊,跟剛纔穿過去的時候一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