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剛纔之前呢?”林逸繼續問道,其實仔細回想起來,他這種怪怪的感覺剛纔也有,但是這種感覺在剛纔之前就沒有出現過。

    “之前?之前我就跟着他進來的時候穿過一次,已經忘了是什麼感覺了……”端木玉苦笑着搖頭道,這事兒並不能怪她,林逸能夠察覺到這點微不可查的異樣並不完全是因爲感知敏銳的緣故,更主要是因爲他之前爲了確保退路曾經反覆出入過好幾次,而端木玉就只有那麼一次,自然發現不了。

    只是,林逸就算察覺到了這一絲異樣也沒用,因爲他無法追查到這一絲異樣出現的源頭,既然連根源都找不到,所謂應對之策什麼的就更加無從談起了。

    “走吧,先好好探查一下再說。”林逸說了一聲便帶頭往前走去,不過沒走幾步就頓住了。

    端木玉見狀還有些疑惑,可是等她看了一眼面前的景象之後,自己也驚呆了,大帳還是那個大帳,各種佈景擺設跟真實世界也沒有任何不同,無論空間佈局還是一景一物都沒有半點異常。

    然而正是沒有半點異常,纔是最大的異常!

    別忘了,林逸可是在這個地方殺了睡蓮護法的,然而眼前既沒有那具殘缺不全的屍體,也沒有被真氣丹火炸彈餘*及的殘骸,反而是乾乾淨淨,一塵不染。

    “這不是剛纔的鏡中世界?”端木玉的表情不禁有些見鬼,同時又帶着幾分僥倖,如果這裡不是鏡中世界,那會不會是真實世界?

    無論換做是誰陷於這等處境,難免都會心懷一絲僥倖,就連林逸也不例外。只可惜等他和端木玉出去轉了一圈之後,這一絲僥倖頓時就粉碎了。

    這不是原來那個鏡中世界,卻也不是真實世界。而是又一個鏡中世界。

    不僅如此,這個鏡中世界同樣沒有任何的破綻。依然只有帳幕這唯一的一個出入口。

    重新回到帳幕之前,林逸和端木玉不約而同陷入了沉默,處境越來越複雜莫名,同時也越來越令人無所適從了,不僅兩邊都是鏡中世界,更關鍵是這鏡中世界居然還不是原來的那一個,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啊?

    許久,端木玉擡頭看着林逸。雖然沒有開口相問,但很顯然,她在問林逸接下來該怎麼做。

    “繼續試試看吧。”林逸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帳幕,既然找不出半點破綻,那就只能繼續硬着頭皮試驗下去,唯有等到摸索出了一定的規律,纔有可能找到破解之法。

    說着,林逸邁步就要穿過帳幕,不過在最後一刻忽然頓了一下,隨手從玉佩空間之中拿出一件衣服扔在地上。這是世俗界女孩子的衣服,放在這個鏡中世界乃是獨一無二的標誌物。

    端木玉頓時就明白了林逸的意圖,說道:“你是想驗證待會兒這個鏡中世界會不會變成另一個?”

    “沒錯。”林逸點點頭。他此刻已經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這件衣服某種程度上應該可以佐證。

    “只是一件衣服未必就能說明什麼,不如你我暫時分開,以我這個大活人作爲標誌物豈不是更加可靠?”端木玉大膽提議道。

    “不行。”林逸果斷搖頭,看着周圍這個鏡中世界苦笑了一聲:“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等我們再次回到這個地方,這件衣服十有*是會消失的,真要是那樣的話,你我一旦分開。基本上就很難再聚了。”

    “這……”端木玉聞言一驚,這種處境下兩人一起總比各自爲戰要好得多。尤其是對於她來說,跟着林逸多少還有一線機會逃出生天。可如果只有她自己的話,那就真的生機渺茫了。

    果然不出林逸所料,等他帶着端木玉穿過帳幕又穿回來之後,他剛剛丟下的那件衣服果然是消失無蹤了,這又是一個全新的鏡中世界。

    “你到底看出了什麼端倪?”端木玉忍不住問道。

    “這幾次穿過帳幕的時候,我大概知道爲什麼會有那種揮之不去的異樣感了。”林逸頓了頓,忽然轉而問道:“你照過鏡子嗎?”

    “當然。”端木玉一臉莫名。

    “那你有同時照過兩面鏡子嗎?”林逸再次問道。

    “同時照兩面鏡子?”端木玉一時沒有明白過來,等到林逸伸手比劃了一下之後才恍然,林逸這個意思就是站在兩面相對的大鏡子中間,彼此相互映照。

    “你的意思是一面鏡子只能映照出一個鏡中世界,但是如果有兩面相對的鏡子,那就可以相互映照出無數個鏡中世界?”端木玉一點就透,林逸的這個猜測倒是跟眼下的處境頗爲契合,除了這個可能性,其他都不好解釋。

    “不錯,這就是我剛纔說的那種異樣感的根源,一開始確認退路的時候,我是在真實世界和鏡中世界之間來回穿越,而現在則是在兩個鏡中世界之間穿越,兩者是不同的。”林逸解釋道。

    “那個差別微乎其微吧,你的感知竟然如此敏銳?”端木玉驚訝不已,她雖然沒有像林逸這樣多次試驗,但還記得一個大概,兩者之間的差別就算有,那也頂多就是千分之一甚至是萬分之一而已,林逸居然能夠準確捕捉到這一點,進而逆推出兩面鏡子的猜想,這等洞察力簡直是匪夷所思。

    “我就是一個元神,要是連這點感知都沒有的話,那豈不成廢物了?”林逸笑了笑。

    “可是我還有一個問題,如果真的如你所說是兩面鏡子的話,爲什麼它的屍體沒有了,你剛纔丟的衣服也沒有了?”端木玉皺着眉頭問道。

    兩面鏡子固然可以解釋這些鏡中世界的來源,但這一點卻還是解釋不通,如果這些鏡中世界是相互映照的話,理論上只要其中任何一個發生變化,其他也都該跟着變化纔對,而不會是無動於衷吧?

    “不,你誤會了,它這兩面鏡子所映照的本體只有一個,那就是外面的真實世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