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簡單來說,林逸就是在對方第二個分身屍體上神不知鬼不覺留下了微不可察的神識印記,等到對方用藕斷絲連將分身屍體回收之後,這個神識印記自然就轉嫁到了本體身上,這樣一來,林逸就在茫茫無數的鏡中世界找到了一個明確的座標。

    接下來,有了這個本體座標,他就可以進一步摸索這些鏡中世界的規律,最終才能走到這裡,否則就算林逸神識敏銳也別想找出任何的規律,正如睡蓮護法剛纔所說,它這個鏡花水月本身是無解的。

    不過,話說起來雖然輕巧,但這個摸索規律的過程其實並不容易,甚至對於絕大數常人來說,即便知道了本體座標也很難進一步摸索出任何的規律。

    世上大致可分爲三種人,其中九成九的人都只有在看人從一數到一百之後才能理解這一百個數字,這是普通人;而在剩下這百分之一中,又有九成九的人在知道數字一之後,就能自行往後推導出後面的九十九個數字,這是人才;剩下不到萬分之一的人,他卻可以自己找到數字一,之後的九十九更加不在話下,這是天才。

    毫無疑問,林逸可以划進天才的範疇,而端木玉雖然差一些,但至少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人才,回想一下剛纔林逸的所作所爲,她也能總結出鏡花水月的規律了。

    正如林逸一開始說的,鏡花水月的原理就是兩面鏡子相互對照,而這個睡蓮護法的本體就隱藏在其中的一個鏡中世界之中,林逸每穿過一個鏡中世界,都可以通過下在它身上的神識印記測算出彼此距離,近了或者遠了。

    這些鏡中世界的排序有一個十分基礎且直觀的規律,那就是依次分列在兩面鏡子的左右兩側。而經過一開始的幾次測試之後,林逸很快就明白了另外一個基礎規律。

    如果是直接穿過帳幕,那麼就會進入對面那側的鏡中世界。而如果是用倒退的方式,就會進入同一側的鏡中世界。只要摸清了這個規律,接下來要做的就是不斷試驗,逐漸接近最終目標。

    林逸就是這麼做的,只是端木玉之前不知道神識印記的事情,所以才繞得一頭霧水,否則她也應該早就反應過來了。

    “偵探?什麼意思?”睡蓮護*了一下。

    “哦,就是一個靠腦子吃飯的行當,不是聰明人幹不來的。你說不定還有機會成爲名偵探呢。”林逸玩味道。

    “哼,你這一手只要想通了就很簡單,也是因爲我一時大意才讓你得手,要不然我仔細檢查一下除掉你這個神識印記的話,你可就兩眼一抹黑,束手無策。”睡蓮護法開始有些後悔失策了。

    “這算是事後諸葛亮麼?”林逸瞥了他一眼。

    “事後諸葛亮?這又是什麼鬼名堂?”睡蓮護法顯然不知道諸葛亮是哪號人物,不過它也不會真的在意這些細節,轉而道:“話說回來,你這一手思路雖然簡單,但一般人想要做到這一點還真是難如登天。沒有那麼快的反應和洞察力,你就算之後能夠想到這個法子也沒機會了,而且就算有了神識印記這個參考座標。一般人也很難藉此摸索出我鏡花水月的內在規律,還是那句話,你是個人才。”

    “閣下這麼擡舉我,我都有點受寵若驚了。”林逸淡淡道。

    “錯了,我沒有擡舉人的習慣,從來都是實話實說,我之前說要把你困在這裡一輩子,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打算招攬你做我的副手。意下如何?”睡蓮護法忽然說道。

    “你要招攬我?”林逸和端木玉聞言相視一眼,雙雙露出了一副古怪的表情。

    “當然。特殊人才特殊對待嘛,難得遇上你這麼一個腦子靈光的知音。我要是就把你這麼弄死了,那該多可惜啊?”睡蓮護法此刻看着林逸的眼神確實帶着幾分欣賞,不過並非是人與人之間那種層次對等的欣賞,反倒更像是在欣賞某件古玩器物。

    “這麼說的話,我是不是還得受寵若驚啊?”林逸的表情頓時更加玩味了。

    “你應該受寵若驚,本來應該死在這裡,如今我卻開恩給了你一條活路,而且還是一條享不盡榮華富貴的康莊大道,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天底下這種好事可不多見,過了這個村兒可就沒有這個店了。”睡蓮護法最後通牒道。

    “呵呵,那我要是說不呢?”林逸反問道。

    “那就只有死路一條,都是聰明人,你應該沒那麼不識趣吧?”睡蓮護法的語氣漸漸冷了下來。

    “真不好意思,我這人吧,還真就不懂識趣兩個字該怎麼寫。”林逸神色自若的淡淡道。

    睡蓮護法聞言深深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該不會到現在都還在心存僥倖吧?你以爲你找到了我的本體,就真的有機會能夠逃出昇天了?我只能說,人類你想得太天真了,你能找到這裡確實很厲害,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是嗎?”林逸卻是不以爲然的嘿嘿一笑。

    睡蓮護法見狀一愣,不禁有些納悶,難道這人類還有其他什麼保命底牌不成?它當然知道林逸不是傻子,這個時候既然敢用這種態度對待自己,那必然是有所倚仗的,總不可能是腦子進水一心求死。

    “你笑什麼?”睡蓮護法第一次皺起了眉頭。

    “不爲什麼,純粹就是覺得好笑而已。”林逸聳了聳肩,一旁端木玉看得莞爾,說實話她從剛纔到現在都還挺緊張的,畢竟現在面對的可是睡蓮護法的本體,說一句壓力山大毫不爲過,不過現在見林逸這個樣子不由自主就跟着放鬆了許多。

    “好笑?哼,你別忘了這裡還是在鏡花水月的範圍,這是我的世界,我就是唯一的主宰!”睡蓮護法冷笑不已。

    “那要不讓我試一下?”林逸說着忽然接連砸過去兩個真氣丹火炸彈,既然明知這傢伙的本體就在這裡,他當然是早早就做好了準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