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到底怎樣才能對付如此無解的對手,端木玉實在想不出來。

    不過林逸卻表現得胸有成竹,睡蓮護法對他是藐視,而他此刻的態度儼然就是吃定對方了,如此表情着實把睡蓮護法都看納悶了,這個人類到底哪裡來的自信啊?

    “在那之前我想說一句題外話,睡蓮是諸多植物中的一種吧,那麼閣下跟那些靈藥有什麼區別?”林逸忽然問道。

    睡蓮護法聞言先是一陣莫名其妙,而後大笑不已:“不錯不錯,如果我沒有機緣巧合修煉到今天這個地步,確實只能算是一味靈藥,要不然我又怎麼會費盡心機弄出一個百草園呢,那些可都是我的同族啊,如果機緣夠好,它們之中說不定就會出現下一個我。”

    “哦,那我就放心了。”林逸淡淡笑了笑。

    “放心?放心什麼?”不僅是睡蓮護法,就連端木玉也都是一臉的莫名其妙,林逸這個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啊?

    結果,只見林逸伸手一揮,而後,什麼也沒發生。

    “裝神弄鬼!”睡蓮護法嗤笑了一聲,端木玉則看着林逸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既然林逸表現得如此成竹在胸,在她想來必然要施展一下壓箱底招式,至少威力比起剛纔的真氣丹火炸彈要強大得多才行,要不然怎麼可能對付得了睡蓮護法。

    萬萬沒想到,林逸從頭到尾一副雲淡風輕的架勢,逼都快給裝腫了,卻是這樣一個屁點動靜都沒有的結果,這令人情何以堪?

    林逸卻沒有半點尷尬的意思,反而依舊神情淡淡道:“你真以爲我什麼都沒做?”

    直到這時,端木玉才忽然反應過來。下意識驚呼了一聲:“我怎麼變成元神了?”

    鏡花水月雖是不折不扣的幻境,但困住的卻是他們的本體,從沒有把元神單獨抽離出來一說。一直到剛纔爲止,端木玉都還好好的。結果現在一眨眼卻成了元神!

    “抱歉,爲了方便你看場好戲,我擅自把你也拉了進來,放心,不會有事的。”林逸轉頭歉意的解釋了一句。

    “哦,沒事。”端木玉還是不太明白這到底怎麼回事,但既然是林逸做的,那她就沒什麼好擔心了。不知不覺間林逸已然在她心目中建立了一個相當可靠的印象,能夠令她下意識就這般信任的人,那可是真不多見。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睡蓮護法則是徹底驚愣住了,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端木玉還只是不明覺厲,而它明顯已經察覺出不對勁的根源了,當然,它跟端木玉不一樣,端木玉此刻是元神,而它則仍然是本體。

    “你……你到底做了什麼?爲何我感知不到其他的鏡中世界了?”睡蓮護法終於露出了驚容。這是它第一次失去掌控一切的自信,之前林逸做的那些事情固然令它意外,但本質上改變不了任何情形。就像孫猴子無論怎麼蹦躂也永遠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可是這一次不一樣,如來佛覺得有點罩不住了。

    鏡中世界還是那個鏡中世界,感覺起來似乎一點都沒變,但問題的關鍵在於,這個鏡中世界居然被單獨隔離到了另一片空間之中,而且它這個始作俑者毫無辦法。

    “這還不簡單,因爲我破除了你的鏡花水月啊。”林逸高深莫測的笑了笑。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睡蓮護法堅決不信,破解跟破除只有一字之差。意思也極爲相近,但放在眼下卻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概念。

    破解鏡花水月。意味着只需要找出鏡花水月的運行原理和破綻即可,難度很大。不過不是完全做不到,只要洞察力足夠強大就可以了,但是破除鏡花水月?

    不說這種事情絕對沒有可能,曾經有一個存在做到過這一點,可那是迄今爲止絕無僅有的一個,正是凌駕於它睡蓮護法和食腦蟲及其他所有大小靈獸之上的那位大人!

    除了那位大人,它實在無法想象還有誰能夠做到這一點,哪怕是面前這個智計百出的人類,那也絕無可能,畢竟彼此實力層次相差太大太大了,這根本就不是能夠取巧的事情。

    可是,如果不是破除,現在這一切又該怎麼解釋?

    “你不相信也無所謂,不過作爲地主我還是得打個招呼才行,歡迎來到我的世界。”林逸彬彬有禮的欠身道。

    “你的世界?”睡蓮護法和端木玉這一次幾乎是異口同聲,什麼情況啊,這裡明明就還是剛纔的鏡中世界,怎麼就莫名其妙變成他的世界了?

    不過很快他們就明白了過來,因爲鏡中世界在一瞬之間被肢解得支離破碎,轟然崩塌。

    “你剛纔怎麼說來着,在你的鏡中世界裡你就是獨一無二的主宰,不好意思借用一下,現在是我的世界,我就是這裡唯一的主宰!”林逸嘿嘿笑道。

    這話很裝逼,比起剛纔的睡蓮護法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有了這驚世駭俗的一幕作爲陪襯,無論端木玉還是睡蓮護法都絲毫沒覺得他是在裝逼,反而覺得這就是一句大實話。

    尤其是睡蓮護法,它此刻的驚駭程度遠遠在端木玉之上,要知道就算鏡花水月被破除了,剩下的這個鏡中世界仍然是實實在在的,而且因爲本體寄居的緣故,這是它所有鏡中世界掌控力最強的一個。

    結果,就是這個最牢靠的鏡中世界卻在它自己眼皮子底下瞬間崩潰,它甚至絲毫沒有反抗之力,這種震懾與驚駭簡直無與倫比。

    “你……到底是何方神聖?”睡蓮護法徹底不淡定了,此刻看向林逸的眼神再也不是之前那種居高臨下的輕蔑睥睨,而是前所未有的充滿了忌憚。

    “我就是我。”林逸回道。

    “然後呢?”睡蓮護法繼續追問。

    “嗯……”林逸歪着頭想了想,忽然來了一句:“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氣氛一陣尷尬,睡蓮護法和端木玉同時愣住,前者是太古試煉之地土生土長的靈獸,後者是太古小江湖的修煉者,他們實在是聽不懂這個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