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找我求情?”端木玉不無詫異的指了指自己,好笑的攤手道:“你確定沒有找錯人?這片空間又不是我弄出來的,他要怎麼做我說了又不算,你找我求情有什麼用?”

    “有用!肯定有用!你是他的女人,他爲了救你不惜以身冒險,可見你在他心中地位很重,你說話肯定管用,夫人你就救救我吧!”睡蓮護法苦苦求饒道。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呢!”端木玉皺了皺眉,她很清楚林逸留下來對付睡蓮護法壓根就不是爲了自己,就算真有解救自己的意思,那也只能是附帶原因,而絕不會是根本目的。

    這時林逸忽然笑道:“既然閣下都這麼說了,那我也不妨告訴你一件事兒,跟我爭女人的那些傢伙,你知道結局都怎麼樣啊?”

    “怎……怎麼樣?”睡蓮護法弱弱問道。

    “這個可就數不清了,有丟掉小命的,有丟掉小命根的,還有扭曲三觀從此人不人鬼不鬼的,你覺得你會是哪一種?反正我這人吧其他都沒什麼,就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平時都很好說話,可一旦有人跟我爭女人那就不行了,說真的,瘋起來連我自己都害怕。”林逸一本正經的隨口瞎扯道。

    睡蓮護法可不知道他是瞎扯還是真話,目光來回在林逸和端木玉身上游弋,這時候悔得連根兒都快青了,好好的乾點什麼不好,非得心血來潮找端木玉搞什麼雙修,這回好了,雙修沒搞成,自己反倒快被搞死了。

    “人類……哦不,前輩。我一開始真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你們不是有句話叫做不知者無罪嗎,看在我之前沒有對您下死手。也沒有真正跟她雙修過的份上,饒了我這一回吧?”睡蓮護法卑躬屈膝求饒道。

    “你別亂說!”端木玉這時忽然俏臉一紅。也不知道是因爲聽到雙修這個字眼害羞,還是因爲自己被說成是林逸的女人害羞,以她的一貫風格,這種女兒家的表情算得上是破天荒了。

    “我……”睡蓮護法還要爭辯,不過林逸卻沒有給它這個機會,當然也沒有就此解決掉它,而是將其單獨隔離關起來之後,自己就帶着端木玉的元神離開了玉佩空間。

    鏡花水月已被破除。睡蓮護法也被關了起來,兩人出來之後自然就回到了真實世界,端木玉的元神也自然回到了本體。

    大帳還是那個大帳,眼前也還是那個景象,不過在這麼多鏡中世界徘徊了這麼久,就算是端木玉都可以明顯感覺出其中的差異,哪怕所有地方都一模一樣,但真實世界給人的感覺明顯要更加踏實一些,鏡中世界再怎麼逼真終究還是虛幻,永遠弄不出這種獨一無二的真實感。

    不過端木玉還是有些不放心。生怕這又是另外一個更加逼真的鏡中世界,直至走出大帳看到外面的大小靈獸才終於放下心來,畢竟鏡中世界可沒有這些傢伙。不由鬆了一口氣道:“總算回來了,又是虛幻又是真實,感覺就跟做了一場噩夢一樣。”

    “呵呵,噩夢總有醒來的一天。”林逸在一旁笑道。

    端木玉看了他一眼,面帶感激道:“可是如果沒有你,這個噩夢也許永遠都不會醒,這次,真是多謝你了。”

    “別客氣,咱們是各取所需。”林逸搖了搖頭。本來他出手對付睡蓮護法就不完全是爲了端木玉,他只是害怕這傢伙找到冷冷他們。到時候把食腦蟲引過去罷了。

    “那也還是得多謝你。”端木玉認真道,不管林逸是出於何種動機。救了她總是事實,她端木玉從不是忘恩負義之人,這個情她必須得記在心上。

    兩人正說話間,不遠處一隻巡守蜂飛了過來,上上下下打量着林逸道:“你是什麼人?怎麼會跟我家夫人在一起?”

    “這個麼,用你家主人的話來說,我跟你家夫人就是姦夫****。”林逸促狹道。

    端木玉聞言不由又是臉色一紅,不無嗔怪的瞪了林逸一眼,心下則有些莞爾,之前只覺得林逸高深莫測,沒想到也是個好開玩笑的性子。

    “姦夫****?”巡守蜂半天才反應過來這四個字的意思,頓時把周圍其他所有巡守蜂全部都給招了過來,圍着林逸二人氣勢洶洶道:“你們好大的狗膽,竟敢給我家主人戴綠帽,大家一起將這個姦夫給碎屍萬段,至於夫人就留給主人親自發落!”

    一衆巡守蜂當即就要發起圍攻,不過林逸卻是淡淡一笑:“慢着,你們難道就不問問你們家主人怎麼樣了嗎?”

    此話一出,一衆巡守蜂同時愣住,彼此之間面面相覷:“是啊,主人不是應該留在大帳跟夫人洞房雙修嗎,怎麼這對姦夫****從裡面逃出來,主人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以睡蓮護法一貫以來的酷烈作風,它們可不覺得自家主人會寬容到被人戴綠帽都無動於衷的地步,除非……

    想到這裡一衆巡守蜂齊齊一驚,不過隨即就把這個荒謬的念頭從腦袋裡甩了出去,主人可是那位大人的護法,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強大存在,怎麼可能在區區一介人類身上陰溝翻船?

    可如果不是這樣,那又怎麼會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這時一個弱弱的聲音忽然從後方響起:“不好了!主人肯定是被他們合夥殺死了!這個人類十分可怕,剛纔一個眼神就差點把我殺死!”

    一衆巡守蜂聞聲看去,說這話的赫然是河童,這對它們來說可是正兒八經的自己人,當即不疑有他,河童的實力比起它們弱不到哪裡去,這個人類竟然一個眼神就差點殺死河童,這可是連主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啊!

    “竟有這事?”端木玉有些詫異的看了林逸一眼,經過剛纔的事情,饒是她已經十分高看林逸,甚至已經暗暗把林逸當成元嬰老怪級別的存在看待了,沒想到竟還是低估了,一個眼神就能殺死河童,這得是什麼實力啊?
最近更新小說